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聊天
    “不用那么费劲,我自己走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妙俊风的心里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罗娇怎么会在这?她为什么没有跟他们在一起?难道又有故事要发生了?

    “妙叔,又是个美女,今天美女们怎么竟往咱们这跑呢?我们是不是走桃花运了?”二柱在见到罗娇的模样后,傻呵呵的站在原地,露出一副憨态。

    “丫头!你和他们一起的?”妙俊风不相信罗娇能认出自己,自己现在就算是站在父亲的面前,他都不会认出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我和他们才不是一丘之貉,我是正好路过这,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罗娇眨着一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向妙俊风卖着萌说道。

    妙俊风和罗娇的过招次数多了去了,曾经的自己就在她这样的萌态下吃过亏。

    然而,没吃过亏的人又怎能和吃过亏的人相比呢?二柱在见到罗娇的萌娇模样后,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

    “二柱,你先回去吧!这姑娘有话跟我说。”妙俊风可不想让二柱纯洁的心灵受到二次伤害,适时对他当头棒喝了一声。

    “妙叔,不对吧!兴许她是来找我的呢?”二柱很想留下来,在这里真的很少见到像她这么可爱又美丽的姑娘。

    “你叫二柱是吧!你叔说的没错,我是来找他的,你可以暂时回避一下吗?我有话要跟他单独谈一下。”

    “好的!我不会走远,有事你喊一声就行!妙叔,您也是哦!”二柱没想到她会主动对自己说话,开心的提溜着锄头,鱼竿和鱼篓,跑到了百米开外的大石头旁。

    “说吧!你想找我谈什么事?对于供奉一类的职务我不感兴趣。”妙俊风在等了一会后,率先开口说道。

    “你是谁?”罗娇没有顺着他的思路来,用一双充满怀疑的目光盯着妙俊风问道。

    “我是谁重要吗?我只不过是居住在附近村子里的一位老人。”妙俊风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张口回道。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你知道我在问什么。”罗娇没有放弃,进一步追问道。

    “丫头,既然你对我的名字那么感兴趣,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妙明,奇妙的妙,明白的明。”

    “你不是修罗国的人,你来自皇庭。说!你潜伏到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罗娇的目光变了,变得更加狡黠。

    “没错,我来自皇庭,但跟皇庭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在这里隐居是感觉这里山好,水好,人好,空气好。

    至于有什么目的?丫头!是你想多了!我要真有什么目的,还会留下那么多见过我的活口吗?”

    “哼!那是你没把握!衣老要是在这,你保证不会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丫头,区区一个问地境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你信不信,要是我发起火来,两根手指就能夹死他!”

    罗娇一直观察着妙俊风。直到此刻,她终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位老人和皇庭,尤其是和那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很烦恼。”罗娇话锋一转,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让妙俊风的思路瞬间短路了。不过,很快他就接话道:“丫头,你的烦恼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谁让你姓妙呢?我原以为你和那个人有关系,妙这个姓可是很少见的。”罗娇的脸上显出了淡淡的失望之色。

    “嘿嘿!丫头思春了。老朽看出你说的这个人是个男人,而且是和你关系匪浅的男人。”

    “关系匪浅到不至于,欢喜冤家到是真的。也许在他的心里我就是一个坏女人,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坏女人。

    可他为什么就不明白,我也有我的苦衷呢!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能让我自主的选择我的婚姻,想让父皇以及臣民们知道,我罗娇不输于历史上杰出的皇子。”

    “哎哎哎,怎么说着说着还梨花带雨了呢?赶紧把泪珠收起来,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一个老人家为老不尊的欺负了你!

    丫头,你这么做可不厚道啊!别看我长得像个恶人,可我确确实实是个老实人。”

    “咯咯咯...”妙俊风的话让罗娇破涕为笑。

    “我就和二柱一样喊您妙叔吧!妙叔,刚才我听您说,您要带他去帝都。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和你们一起呢?”

    “丫头,你也知道你的身份摆在这,老朽可不想太引人瞩目或者直接被大风给卷跑了。”

    “妙叔,我看您也不像个怕事的人啊!为什么您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难道我在你的眼中就那么可怕吗?”

    “可怕是有的!自古红颜多祸水,老朽可不想引火上身,让灾祸凭空而降。”

    “放心啦!不会的,我保证!我只是觉得和您在一起,感到很温暖,很亲切,让我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你看,老朽刚说祸从天降,这祸就来了。你这话要是让你的父皇和母后听到了,你觉得的他们会放过老朽吗?”

    “他们不是您想象中那样!父皇很仁慈,母后很仁爱,正因为他们的仁慈和仁爱,才让一些怀有野心的家伙有了蠢蠢欲动的心。”

    “你的话我明白了,这也是你为什么不得不举办才子宴的原因。”

    “是的,在我心里我很希望他能赶来,只要他来了,一定能够技压群雄,摘得桂冠。现在想想,其实嫁给他也不错。”

    “这话你应该当面对他说。”妙俊风对声音的控制很辛苦,身为当事人的自己说不心虚那绝对是说谎。

    “他失踪了,也有人说他死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你不会想替他报仇吧!”

    “我有这个打算!想要当我夫君,必须要先灭掉皇庭。这样不仁不义的皇庭,没有必要存在世上!”

    “丫头,你这个决定修罗皇知道吗?你要知道,你的这个条件可不是一般的天才可以做到的。即便是修罗皇都没有把握灭掉皇庭啊!”

    “这个我知道,因为在我心里,能灭掉皇庭的只有他。”

    “哈哈哈...,可爱的丫头。原来在你心里还是忘不掉他,认为他还活着。假如他能听到今天你说的话,一定会被你的话感动的。”

    “也许吧!只可惜,我这话不会再说第二遍。”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