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绿流水
    捧着赤金蚕甲的罗娇,把目光从它的身上转向了妙俊风。

    假如不是年龄不符,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不合,自己一定会认为他就是那个挨千刀的。

    “试试看,合不合身。没有了蚕虫器灵,这件护甲顶多只能在王境强者的面前晃一晃。若是遇见皇境强者,我劝你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它可受不了皇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绿风调整好心态,温和的笑容再次在他脸上露出。

    “妙叔,您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早知您是炼器宗师,晚辈也就不在此献丑了。

    俗话说相逢不如偶遇,今日能够有幸在此见到您,不知能否请您为大家展示一下炼器宗师的风采,同时,也让晚辈在您的身上学到经验。”

    “你说话到直接,嗯,可以!我就试试让这件赤金蚕甲重新诞生器灵吧!”妙俊风第二次把赤金蚕甲夺了过来。

    这一次他可没有像上次那样着急,而是一步步的走向了炼器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绿风的眼里,妙俊风身上的气势在不断攀升,一股迫人的精气神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很早以前我就说过,炼器炼的不是器,而是人的心。心无止境,器无疆界,大师也好,宗师也罢,炼器之道在于心。”

    赤金蚕甲从妙俊风的手上缓缓升起,红色的光泽在护甲表层流光波动。

    “起!”

    四色精神之火从妙俊风的掌心内发出,如同一个渔网,把赤金蚕甲完整的包裹在内。

    光是这一手,就让绿风情不自禁的呼吸加重起来。

    对精神之火的操纵是衡量炼器师的又一个方面。精神之火操控的好,哪怕你只是一个炼器学徒,也能够炼制出精品符器。

    当然,受到自身境界和修为的限制,炼器学徒的运气再好,也炼制不出炼器大师炼制的符器,顶多也就是炼器师炼制出的符器。

    心的感悟,对道的理解,以及对符器的钟爱。三种情感化作三条彩色的光带,轻柔的飘入渔网中,把赤金蚕甲缠绕起来。

    七彩的光晕在下一瞬绽放而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情景在大家眼前展现。

    这里不是梦境,也不是仙境,而是普普通通的炼器室。可就是在这样的炼器室内,却让天地灵气疯狂的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

    受这里的影响,正在炼器的其他炼器师,炼器的成功率和档次是“哗哗”的往上蹿升着。

    “赤金蚕甲的器灵应该充满灵动,再加上是给女孩子使用,器灵应该是萌萌的,可爱的。”妙俊风一边说着,另一支空闲的手则不断的对光晕中的赤金蚕甲打出一道道光印。

    迅疾的动作,复杂的光印,有条不紊的解说,从容淡定的神态,让此刻的妙俊风尽显宗师之风。

    “此时不醒,更待何时,醒来!”

    伴随着妙俊风的一声大喝,一个圆滚滚,胖嘟嘟的红色蚕宝宝在渔网的上空闪现。

    它的眼睛很大,也很讨喜。这样的眼睛配合着憨态可掬的身体,让一直盯着这里的罗娇立刻激动地跳了起来。

    “赤金蚕甲,皇境巅峰级别,主防御,在受到攻击时,会释放蚕火。蚕火的威力相当于皇境小成强者全力一击的水平,蚕火持续时间五秒。

    火蚕器灵,当它与主人心神相通时,可以增加蚕火威力,具体提升多少,因人而定。

    最后,我想说,我炼制的这套护甲,是成长型护甲,器灵也是成长型器灵。

    这件符器日后能够成长到何种境地,就要看穿戴它的人如何对它了。好了,就说到这里,下面开始起拍。”

    “咳咳咳...,妙叔!您是不是弄错什么了?”罗娇本来还听得好好地,但转眼就被妙俊风最后的话给呛着了。

    “哪里错了?我炼制的赤金蚕甲没有问题啊!”妙俊风一脸无辜的回道。

    “赤金蚕甲是没有问题啦!但你最后说的话是不是有问题呢?你真当你是拍卖师啊!”罗娇瞪着他,略带火气的说道。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太投入了,这人老了,思路总是会跑偏。拿着吧!丫头!这是你的。”

    罗娇兴高采烈的接过赤金蚕甲,毫不客气的把它穿戴在了身上。

    “妙叔,趁您兴致正高,您能不能也帮我炼制一件符器啊?我想要一套战甲!”二柱实在忍不住了,冲到妙俊风的面前,拉着他的手,急切的说道。

    “别急,有大人物来了,等与他会面结束,我再帮你炼制。”妙俊风嘴上回着二柱的话,眼睛却始终盯着炼器室的大门。

    “吱”的一声,炼器室大门被打开了。一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身穿锦袍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呀!真是失礼了!不知宗师大人到访,还请恕罪啊!”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绿风的父亲,绿流水。

    “城主大人客气了,我们只是路过此地,恰巧遇见少城主。老朽也是一时手痒,才在此炼制一件符器,若有不周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

    两个人都很有礼节,但只有他们二人才知道,浓重的火药味已然在他们内心弥漫,只要一个引子,瞬间便可以爆燃。

    “拜见父亲,您怎么来了?”绿风很恭敬的迎上前去,向绿流水行了拜见之礼。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从你带着贵客踏入这里,我就知道你们来了。要不是你得罪了贵客,为父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你。

    为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年得志,一定要戒骄戒躁,不可一心想着速成之法。炼器之道没有捷径,唯有一步步,踏踏实实的积累,才能获得无上的成就。

    说,你可知错了?”

    “孩儿知错了。”要说绿风最畏惧的人是谁?无疑就是站在眼前的绿流水。

    “知道错了,还不去向贵客赔罪!”

    “哈哈哈...,免了,免了。我们也有年轻的时候,年轻人做事就这样,我们就不要为难他了!绿风是个不错的孩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未来不可限量啊!”

    妙俊风的话让绿流水心中的火药味顿时稀释了些,只要不是来找茬的,那就是自己的朋友。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更何况眼前的老者还是一名炼器宗师。说不定日后就有用到他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