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收徒风波 四
    “打断一下,我刚才收到唐老的消息,说您是来给徒儿说亲的,不知道是也不是?”百里会不想再让柳翠鸣跟妙俊风聊下去,他们越是熟络,对自己接下来要进行的事就越不利。

    “怎么说呢?说亲不假,但事情还没进展到那个程度。他们俩才认识多久?这么快就把亲订下,那万一二人在日后的相处中,性格不合?这个责任我可担当不起!”

    妙俊风的话让唐纯仪的老脸为之一红。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意思怎么就变了呢?

    “哦?那能否请您说出您的来意呢?”百里会心思通达,可不会绕进妙俊风的言辞陷阱中。

    “收徒!我要收百里翠鸣为徒弟。”

    妙俊风的话,不仅让百里一家人愣在原地,就连二柱也是惊讶当场。

    “妙叔,我父亲是帝都制符师公会的会长,高阶制符宗师,修为更是达到了问地境。您觉得他会答应您,让我成为您的徒弟吗?”

    百里翠鸣这下可不糊涂,她走到妙俊风的身旁,略带歉意的向他点明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傻丫头,我要是没底气会说这句话吗?我现在就问一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不要说谎,不要害怕,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二柱在一旁心急如焚,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心里对师父的提议千百个赞成,可也不想让师父在他们面前难堪。

    师父的本事是大,可不代表他在符箓一道上也有过人的天赋。

    倘若师父真有这样技压群雄,文武通吃的本事,那也忒逆天了!

    “我,我,我不知道。”百里翠鸣低下头,仿佛在一瞬间长大不少。

    “傻丫头!这是你的心里话,我不怪你。”妙俊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老先生,翠鸣还小,不懂事。她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如今正是阳春三月,我们可以到后花园坐坐,今晚的月色还是不错的。”柳翠鸣眼见气氛不对,连忙上来圆场。

    “多谢夫人好意,天色不早,我们就不打扰了。

    占卜一说上合天理,下应人和,但若求卦之人心存怀疑,即便是上上签,也会沦为中下签甚至是下下签。

    二柱,我们走吧!感情的事你自己做主,选择好了就不要后悔。”

    百里会和唐纯仪没有挽留妙俊风。按照他们的理解,妙俊风是觉得自己面上无光,下不来台,只好告辞离去。

    可柳翠鸣就不这么想了,女人的第六感向来灵验,再加上她还是一名占卜师,对自己的直觉更是深信不疑。

    “噌”的一声,二柱把正大光明匾从地上拔了出来,背在身上,默默的跟在妙俊风的身后。

    拔出正大光明匾仅仅是刹那的瞬间,但却让百里会捕捉到了其中蕴含的法则波动。

    “小兄弟,请问你身上所背符器出自哪位宗师之手?”百里会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横跨一步,拦在二柱的身前问道。

    “这是我师父炼制的。”因为师父的事,二柱对百里会生不起一点好感。

    “再请问一下,这件符器是你师父何时炼制的?”

    “今天下午。”

    “今天下午?最后一问,敢问这符器中蕴含的法则可是光明法则?”

    “是的。还请您让一下,我快追不上师父了。”

    “二柱,你能等一下吗?伯母有话对你说。”柳翠鸣看出二柱是个憨厚的老实人,也许能从他的口中知道些什么。

    “伯母?有什么事您说吧!”二柱脸红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喊过谁一声伯母。

    百里会向唐纯仪递了个眼神,让他把百里翠鸣拉到一旁。

    “我就随老先生,喊你一声二柱了。伯母不是外人,是翠鸣的母亲。我对你这孩子印象不错,也不反对你跟翠鸣做朋友。

    但伯母有一件事很困惑,想要请你为我解答,不知你愿不愿意?”

    柳翠鸣的话对二柱的杀伤力很大,他想都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

    “二柱,你师父的修为境界你知道吗?”

    这个疑问,让百里会和唐纯仪的眼睛为之一亮。这也是他们想知道的。

    “不知道,但我知道师父的炼器水平达到了什么境界。因为下午师父在炼器时,我就站在他的身旁。”

    “真是个诚实的孩子。让伯母猜猜,你师父的炼器级别不会到了高阶炼器宗师级别了吧!”

    “具体是哪一级别我不清楚,但我看到师父在炼器时,释放出的精神之火有五种颜色,赤橙黄绿青。”

    “器王!”百里会和唐纯仪震惊的同声喊道。

    得罪一个炼器宗师不可怕,凭借自己的身份和人脉,丝毫不惧。

    可若得罪一名器王,那就摊上大事了!炼器宗师在器王的眼中就是个蝼蚁,能达到器王境界的炼器师,自身的修为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柳翠鸣到没有他们那么震惊,她很庆幸相信了自己的直觉,拦下了二柱。

    一旦二柱走出这个门,那百里府今后将会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在这个敌人的身后,会有数不清的高手为其卖命。

    “唐老,麻烦你把妙老请回来。我要当面对他赔不是。”百里会深呼一口气,面露后悔之色。

    “你是当会长当久了吧!既然要亲自当面道歉,为什么要让唐老去追呢?应该是你去把他请回来才对。

    你不是一直想进一步成为符王吗?虽然道不同,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说不定在他的启发下,你便可以推开那扇门,迈入符王的境界。”

    家有贤妻就是好!在柳翠鸣的劝说下,百里会衣袍一摆,抬腿就跑。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失态了,但为了符王境,丢点面子还不是毛毛雨般的小事。

    “妙老,请留步!妙老,是我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把您这尊大神不当回事。我向您赔罪了,还请您留步!”

    妙俊风听到了从后面传来的呼声,但他的脸上却没有笑容。

    “老小子,怎么来的这么慢!再晚一点,我这叫脚就要跨出大门了!”

    从后面追来的百里会,在看到妙俊风把即将迈出门的脚收回来后,抬起手臂,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自从成为高阶制符宗师,已经很久没有因为一个人一件事而出现如此慌张的神态。

    “妙老请留步,我在这向您赔罪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既然开始,那就要做足。百里会俯身一拜,向妙俊风拱手作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