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收徒风波 五
    “百里会长不必如此,我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既然百里翠鸣不愿当我的徒弟,我也不会勉强她。

    强扭的瓜不甜,难道就因为我是器王,便要她改变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吗?

    不必,大可不必!”

    百里会听出了妙俊风话中的含义。他确实没有因为刚才的事生气,他度量很大,是自己一伙人把他给想偏了。

    “妙老,小女顽皮,自小就被我们宠坏了。想我堂堂高阶制符宗师,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教导不好,她到现在才勉勉强强达到制符大师的境界。

    我也想让她成为您的门徒,可担心会损了您的门面。您也知道,徒弟在外行走,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也代表了身后的师门和师父。”

    “我知道,这世上在乎面子的人有很多,可面子又不能当饭吃。我觉得自身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有实力的人走到哪都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你瞧,在你家大门口不正有一对父子被人前后簇拥着吗?”

    顺着妙俊风的话往外一瞅,夏侯见父子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刚好来到自己的府门口。

    “百里兄,你我真是心意相通啊!知道我要来,您早早地就来门口迎接我们了。不知道站在您身旁的这位是?”

    夏侯见一发话,围着他的那群人立刻安静下来。同时,他们也把目光转向了妙俊风。

    百里会明白在没有得到妙老允许的情况下,对他的身份是一定要保密的。

    “夏侯兄,他是夫人的远房表哥,下午才到府上。我俩正单独说着悄悄话,不想被您给撞个正着!”百里会的解释天衣无缝,脸上的表情也很自然。

    “哈哈哈...,该不会和以往一样,又是有事相求吧!”夏侯见跟百里会的关系不错,见到过不少次亲戚上门。

    “这次不是,夏侯兄里面请,我们客厅一叙。”

    在知道妙俊风只是百里会长的远房亲戚后,那群人的目光说变就变,心思也开始在夏侯先锋的身上打转。

    妙俊风没有理会这群人,他在和夏侯见父子打了招呼后,放下的脚再次抬起,一步跨出,潇洒的离开了。

    百里会的心里“咔擦”一声,心想糟糕,自己可能按照平时的习惯,言辞间把他给忽略了。

    “妙老,请留步。”百里会也顾不得许多了,张口就大喊一声。

    “不留了,我跟你不熟。既然夏侯会长来了,您还是跟他谈正事要紧!”妙俊风头也不回,径自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快步而去。

    不等百里会再度开口,夏侯先锋为了在未来岳父的面前争表现,大声厉喝道:“喂!百里会长让你留下就留下,摆什么谱啊!你知道百里会长是什么人吗?在学会摆谱前,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

    妙俊风的脚步停下了,他不是爱惹事的人。但若事惹到了自己头上,那自己总得表示一下,免得日后麻烦不断。

    百里会这下真的急了,夏侯先锋的意图自己明白,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他说出那番话。

    炼器宗师在他面前都是蝼蚁,更何况你这个炼器大师呢?即便你天赋极高,在制符一道上也是天才,达到了制符大师的级别。但在他的面前,你必须得夹起尾巴做人。

    “小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老朽的耳朵不太好,没有听清。”妙俊风回过神,一脸笑容的说道。

    “夏侯...”,百里会刚想出言阻止,就被夏侯见拉到了一旁。

    开什么玩笑,假如今天来的只有自己父子二人,不用百里会阻止,自己也会去阻止。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这群人非富即贵,若是让先锋在他们的面前丢了脸,那他日后的前途可就毁了!

    即将举行的群英会,拼的不仅是实力,还有人脉和声望。

    只要在群英会上绽放光彩,就算进不了前三甲,也会被国内的大小势力看到。日后在国内行走,他们多少都会给点颜面。

    倘若运气爆棚,进入了前三甲,那从此以后,便会成为国内势力疯狂拉拢的对象。无论是地位还是名气,都会一路直上。

    为了儿子的前程,眼前的机会就不能放过。这是他打响名头的第一仗。

    “我说你知道百里会长是什么人吗?在学会摆谱前,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夏侯先锋把头发一甩,往前走出一步。

    “年轻人,你的父亲难道就没有教过你,对人要有礼貌吗?对长者要用敬称您,对长者说话的语气要温婉,而不是跋扈。”

    “我夏侯家的家风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敬语我会用,但不是对你!”夏侯见发现这个老头不仅啰嗦,还真的很会摆谱。

    “好吧!今天我就当着众人和你父亲的面,教你如何做人!让你知道人不可貌相的道理。”

    妙俊风这边左脚刚抬起,那边右脚就踹到了夏侯先锋的身上。

    “嗖”的一声,夏侯先锋如离弦之箭,往后蹿出百米,摔倒在地。

    他扶着肚子,站起身来,满腔怒火的吼道:“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正大光明的打我一拳!你这个为老不尊,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好!如你所愿!”妙俊风今天憋了一天的火气终于有发泄的地方了,只可惜不能杀死他。

    夏侯见在夏侯先锋被踹飞时,立刻把目光转向了百里会。

    在百里会对他传音说了几句后,他握紧拳头,站在原地,复杂的眼神寸目不移的盯着妙俊风。

    一步一成势,一步一憾天。

    妙俊风的气势在走出九步后,逼得站在附近看热闹的人不得不往后退出百米。

    他们都如此狼狈不堪了,更别说被这股气势牢牢锁定的夏侯先锋了。

    “年轻人,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吗?你父亲的威名总归是你父亲的,他庇护不了你一辈子。你之所以能自负到现在,那是因为你坐井观天,没有遇见真正的强者。

    今天我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饶你一命!若有下次,你就到黄泉去哭诉吧!”

    妙俊风点到即止,没有以势压人。假如真的一拳打到他的脸上,那和夏侯家的结就变成死结了。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回去后我一定对先锋严加管教。前辈有时间,不妨到夏侯家做客,我们夏侯家的大门随时为前辈敞开。”

    “嗯!”妙俊风对他点了一下头,再次向马车停的位置走了过去。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