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收徒风波 六
    “师父,等等我!”二柱从后面追了上来,迈着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咚”的小跑着。

    “妙叔,我愿意做你徒弟,您收下我吧!”百里翠鸣比二柱抢先一步,追到妙俊风面前。

    “翠鸣,你我师徒缘已尽。有缘再会吧!”妙俊风一改往日亲切和善的形象,变得冰冷不近人情。

    “妙叔,我错了,还不行吗?”百里翠鸣哭了,哭的很伤心。

    “牛二,去皇宫。”

    “妙老,您...”牛二话说一半,被妙俊风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我知道你是一位隐士。驾车吧!时间不早了。”

    车轮声响起,二柱在经过百里翠鸣的身边后,想开口说点什么,但终究一个字也没说。

    现在的师父令他感到畏惧,他不敢揣测师父的心意,更不敢逾越去做师父不允许的事。

    “百里兄,你害苦我啦!既然是我炼器界的前辈,你怎么不早说啊!”夏侯见比百里会更加心急如焚。

    若是能得器王指点,自己卡在高阶炼器宗师数十年的瓶颈有可能就要松动了。

    一个境界一个世界,从他刚才散发出来的气势看,他至少是一名中阶器王。

    “哎!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有个伴心里安稳些,我得去看下我的宝贝女儿了!她这次可是亏大了!”

    “什么亏大了?你给我说清楚!她可是我未来的儿媳妇啊!”夏侯见跟在百里会的身后追了上去。

    百里府今晚的风波很快就在帝都内传开了。神秘老者的身份也开始在特定人群中广为流传。

    牛二在送妙俊风到皇宫门口后,就被妙俊风预先支付了十天的车钱。他让牛二明天一早到这里来接他,他想去帝都的风景名胜区逛逛。

    翌日清晨,牛二准时来到皇宫的门口。令他没想到的是,妙俊风更早的来到了约定地点,此时正在对二柱指点什么。

    “师父,您今天去风景名胜区浏览,我就不跟着了。我怕我会分心,一旦分心了,这牌匾我就扛不住了!”

    “为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跟为师走吧!整天闷在屋子里会闷出病的。”妙俊风登上马车,钻进车厢,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车轮声响起没多久,牛二就发出了“律”的声音。

    “牛二,怎么回事?”

    “妙老,百里夫人的马车挡在了我们前面。”

    妙俊风钻出车厢,往马车的前方看去。只见柳翠鸣独自一人站在马车旁,对自己颔首微笑。

    “百里夫人,您这么早前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与老朽相商?不过,若是为了收徒的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谈为好。”

    “老先生,我来此有那么一小部分原因是为了翠鸣,但更多的是为了占卜的事。”柳翠鸣没有隐瞒,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占卜的事?若是百里夫人不忌讳的话,请上车吧!我们在车厢内详谈。今天老朽打算好好的游览帝都,有您这样一位导游在,想必老朽今日的旅途应该会相当愉悦。”

    马车的车轮声再度响起,车厢内柳翠鸣率先开口说道:“老先生,实不相瞒,昨晚在您走后,我用占卜之术为您占了一卦。

    卦象显示您已经死了。为此我又连卜两下,可结果全都一样,卦象显示的结果和第一卦完全相同。

    我对自己的占卜术很有自信,出错极少。连续三次占卜,出现的结果完全一致,说明...”

    “说明我应该死了,对吗?”妙俊风知道她不好意思开口,把话接了过来。

    “百里夫人,占卜问卦是先人传下来的宝贵财富。我们若是利用的好可以趋吉避害,但若利用不好便会为自己招来灾祸。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下可变的一。然而,天机不可泄露,推测太多,有违天道人和,让原本自然的轨迹会人为化的进行转变。

    你要知道,轨迹一旦转变,意味着和轨迹相关的一切都会发生变动。

    这个变动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坏,可不管好坏,对于泄露天机的人来说,上天降下的惩罚是避免不了的。

    你有一个疼爱你的丈夫,一个活泼的女儿,一个美满的家庭。占卜一道不如就此放下,把它放在心里,不要再去深究了。

    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倘若我开口回答了你的问题,就等同于泄露了天机。天机一旦泄漏,我刚才说的事就会发生。

    群英会即将开始,变数也将出现。我不希望你成为这个变数的导火线,这份后果你承担不起!”

    “多谢老先生,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把这件事放在心里,谁也不会告诉的。

    那您和翠鸣的事,难道就没有转机了吗?她昨晚可是哭了一晚上。”柳翠鸣趁势把话题引到了百里翠鸣的身上。

    “我已经把选择权交给她了,只是她没有珍惜。我与她的师徒缘分靠的是心缘,并非是我自身的实力。

    你可以假想一下,若是我想收徒,会有多少青年才俊趋之若鹜的跑到我这里来,一心想要拜入我的门庭。

    老朽懒散惯了,不想做这些费心费力的事。老朽现在只想把跟在车后的二柱教导好。他若可以出师,老朽兴许就会离开这里,到另一个地方去游戏红尘。”

    “老先生,缘这个东西不可捉摸。兴许你和翠鸣之间的师徒缘分会峰回路转的转回来呢?”

    “会吗?缘,妙不可言。倘若师徒之缘真的转回来了,那老朽自然不会拒绝。顺从本心,顺应天意,何乐而不为!”

    “那妾身就代翠鸣谢谢您了。我相信您与翠鸣的师徒缘会很快再次出现的。”柳翠鸣发自内心的为女儿高兴。

    眼前的这位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强者,能被他收入门下,那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百里夫人,您知道涌进帝都的青年才俊现在都会去哪儿吗?老朽想去他们那转一转。”

    “老先生,他们聚集的地方妾身还真知道。只是不知老先生为何想去那里?”

    “呵呵,凑热闹,沾沾年轻人的朝气。”

    “老先生谦虚了,您也不老啊!他们当中一些人,我估计活得还没您长呢!”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一生是长是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一生是否精彩过,是否活得充实且不留遗憾。

    遗憾是种缺陷美,这种美我们还是少点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