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群英会 十三
    起初的气势较量只能让大家感觉到,但并不能看清是如何较www..la

    可慢慢的,妙俊风的气势化成了一个放大版的他,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挺立于天地间。

    司徒浪的气势所化没有像妙俊风那样神圣,反到充满了黑暗阴森的气息。一袭黑袍的身影让人判断不出,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金光耀眼,黑芒吞噬。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在此刻发生剧烈碰撞。

    金色的妙俊风挥手就是一拳,黑暗身影抬脚就是一蹬。

    “嘭”的一声响起,肆虐的气浪在半空中展开,引得下方刮起一道道吹掀衣衫的强风。

    金身和黑影对这一击似乎都不满意,他们各自往后退一步,比拼着蓄势的速度,准备发动最强的也是最后的一击。

    “轰”“轰”两声,金身与黑影回归本体,紧接着演化成一金一黑的两个光团,对准彼此,激射而去。

    在它们的一撞之下,天空中出现了波纹状的涟漪。

    没有实质的能量波动,也没有强劲的地风在地面上吹起。两股气势似乎随着涟漪的波动而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星空中。

    “司徒浪,第一轮较量你似乎没有占到上风啊!在气势上,连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都比不了,我看你的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别想用言语来激我,之前的只不过是牛刀小试。正式的现在才开始。假如一招就把你给打死了,那这生死之战也太无趣了!”

    “好大的口气啊!赶紧的,让爷爷我看看你究竟有何德何能,放出如此大的惊人之语!”

    一沓符箓被司徒浪用精巧的手法拿捏手中。只见他唇语连动,随后一声大喝,将符箓掷向了妙俊风。

    十二道符箓在飞掷的过程中,散发出幽寒的黑光。在黑光不断强盛的变化中,符箓也是化为了一只只黑色的魔猿。

    十二只魔猿面露凶相,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将妙俊风围了起来。

    对它们来说,妙俊风实在是太渺小了。他的个头只到自己的大腿,孱弱的身子跟自己简直就没法比。

    妙俊风咂了一下嘴,向自己正对面的魔猿抬脚走了过去。

    魔猿见他向自己走来,并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在它看来,眼前这个家伙对自己一点威胁也没有,只要吹口气,就能把他给吹得远远地。

    妙俊风的脚步在离他还有三步之遥时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向魔猿友好的笑了笑。之后,举起自己的手臂,伸出食指,对着魔猿的右腿就是一点。

    “嗦”的一声,就在魔猿准备放声大笑的时候,它发现自己的任务结束了。因为连符箓本体都没有恢复的它,直接化成了遍地的尘埃。

    全场寂静,更别说与妙俊风同台对战的司徒郎了。他可以说是离妙俊风最近的人,可即便如此,他也不知道妙俊风是如何做到,一指击杀的。

    “我感觉到你们害怕咯!不要害怕,你们本来就不是活物,死了还可以再出来嘛!来来来,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

    妙俊风脚步连动,身形挪转,带出道道残影。

    当他再次站定之时,十一只魔猿有序的分解开来,步入第一只魔猿的后尘。

    “司徒浪,还有什么招就赶紧使出来,要不然可没机会咯!到了黄泉你可别怪我以大欺小。

    别傻站着了,哎!谁让我心善呢!让你的式神陪你并肩作战吧!瞧你那傻样,我要真是你爷爷,一定会一巴掌拍死你!”

    这一回司徒浪被妙俊风的话给气着了。他憋着心中的恨意和杀意,把式神黑螳螂召唤了出来。

    “你我一起,诛杀这个老贼!”

    司徒浪取出一套符箓,快速地划破指尖,让鲜血滴到这套符箓上。

    下一刻,受到鲜血滋润的符箓,流光一闪,化成一套黑色铠甲,主动地穿戴在司徒浪的身上。

    “杀!”司徒浪抬手一招,一把黑色的符文剑被他握在了手里。

    黑螳螂的速度比司徒浪要快,一双前臂更是发出夺命的寒芒。可它为了配合司徒浪,不惜放慢速度,让自己的优势瞬间降为了平势。

    “哎!如此好的式神在你手中简直糟蹋了!也罢!就让我解脱它,超度你吧!”

    强大的法则波动自妙俊风身上散发而出,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全场。

    “你感悟的竟然是死亡之道!这怎么可能?”司徒浪在感受到死亡气息后,情绪顿时紧张起来。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世界很大,世界的精彩又岂是你这样的渺小之徒可以窥伺到。来吧,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去黄泉世界参观一下吧!”

    似缓实快的右掌拍到了黑螳螂的身体上,它连表现的机会都没有,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这片世界。

    左掌横移,妙俊风不会心慈手软,对林家的利息该收点了。凭他姑爷的身份,足以让自己在大家的面前暴露真实的实力。

    “道友请手下留情,他是我林家的姑爷。不看僧面看佛面,林家的面子还请道友赏脸。”

    声音化作一道水晶墙壁挡在了妙俊风和司徒浪的中间。

    “咔擦”一声,在妙俊风的左掌拍到水晶墙壁上后,水晶墙壁毫无悬念的化成了漫天的飞屑。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你以为隐藏在队伍里我就感觉不到了吗?身为林家的长老这样也太掉身价了吧!”

    妙俊风攻势一收,侧身向着皇甫从龙坐的方向望了过去。

    话不惊人与不休,说的就是妙俊风。他每每出言总能带动全场的节奏。

    “父皇,林家的长老来了,这事有点不正常啊!”罗娇赶忙向罗乾坤传音说道。

    “的确如此,也不知道妙老是无心之举还是早有所料。不管怎么说,他这一次是帮了朕大忙。”

    “那父皇您现在还不准备出面吗?现在牵扯的可不仅仅是皇庭了,还包括世家。”

    “不急,我们要对妙老有信心。”

    西人国一方,斯麦挠有兴致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幕。身为政治家和军事家的他,很乐意见到眼前的一幕。

    “大家先不要急,我们可以再等等。他们双方斗的越厉害,我们能获取到的利益就越多。”斯麦在沉思了片刻后,张口对身后的三方势力轻声提醒了一下。

    “妙老,你这是何苦呢?我若是现身,这结局可就不好收场啦!”林家长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有什么不好收场的?死一个是死,死两个也是死,大不了把皇庭的人都留下就是!”

    妙俊风的话让在场之人知道了“疯狂”一词的真正含义,同时也认为这是他在知道自己活不久后的最后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