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重整大军
    妙家军在解决完所有的对手后,没有出现死亡人员,但受伤的有不少。

    此时的他们个个如血人一般,除了一双眼睛能让人看清外,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是血色的。

    鲜血流淌,死尸遍地,鲜血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原本应该出现在两军交锋地的修罗场,此刻却出现在了西线大军的军营外。

    “军营内的小的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晓得去清理一下战场吗?难道说你们很喜欢这样的环境吗?”

    妙俊风的话音刚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下一刻,身在军营中的将士们便争先恐后的冲出大营,抢着清理军营外的战场。

    妙俊风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身为一名合格的统帅,一定要让全军将士秉承你的意志。不管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一往直前。

    翌日清晨,妙俊风把全营将士集中到一起,他将要对整个西线大营进行大的变动。

    “人都齐了吧!按照我手上的资料,如今我们整个大营的将士除去后勤兵种,加起来足有十五万人。

    下面,请欧阳策,张龙,赵虎等十二位副将出列。从即刻起,本帅将你们的职位提升至将军,所率人马由之前的一千人调整为一万人。

    每路人马的将士人选和之前一样,你们自己去选。剩下的三万人分成两部,一部由二柱将军统领,一部由罗娇公主统领。

    本帅的手上不掌兵。谁让本帅仁慈呢?正所谓慈不掌兵嘛!

    等调整结束,本帅给你们半个月的磨合期。磨合期结束后,本帅会率领你们和紫衫王老小子好好的战上一场。

    倘若你们死了,本帅不会替你们感到悲哀。假如你们胜了,本帅也不会替你们感到高兴。

    身为士兵要有士兵的觉悟,身为将军要有将军的觉悟。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条路,那行走在这条路上会出现的一切可能,我们都要坦然面对。

    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要当将军,除了天生命好一出生便在显贵家族外,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一路向上,不断努力,别人死了,你却还活着。

    不死是一种大运气,在大运气的滋养下,你若是当上了将军,只要你好好珍惜,近则安慰自己一路的心酸历程,远则福荫子孙。

    将士们,本帅说的话你们应该听明白了吧!对你们上战场,本帅只有一条宗旨,那就是不死,宁愿活着也别死了。

    当然,这也不是说,为了不死就投降当俘虏。将士们,当俘虏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们内心不坚,在当了俘虏后,受到蛊惑,而让自己成为不忠不义之人。

    假如真有那么一天,请你们放心,为了你们的气节,本帅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们,不让你们违心的做出自己不想做之事。

    原西线大营有官职的将士们,你们不要担心本帅会一碗水端不平。你们的表现本帅会看在眼中,记在心上。

    将军有错,本帅会罚。士兵有功,本帅会赏。只要你们忠心为国,一心杀敌,做好团结,你们心中所期望的美好愿景很快便会实现的。

    不要问本帅哪来的自信,自信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好了,说的太多,本帅嘴都渴了。大家都散了吧!接下来除非是重要的事,你们可以直接向本帅汇报,其它的事就直接向你们的上峰汇报吧!”

    等到大家都散去了,二柱和罗娇一起走到妙俊风的面前,欲言又止的捯饬了半天。

    “二柱,还是你说吧!你说的通俗易懂。”妙俊风没有看罗娇,直接把目光望向了二柱。

    “师父,我哪会带兵打仗啊!您一下让我率领一万五千人马,我这心里有点悬。”

    “傻小子,没有谁一生下来什么都会。就算老朽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一步步成长到现在的。不要小瞧了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

    你跟在为师身边那么久,耳濡目染的也学了不少兵法,你现在差的就是实际的运用。为师希望有一天你会成为叱咤风云的军中人物,而不是一直跟在为师身后的傻石头。”

    “师父,我就想一直跟在您身后,什么大将军,大元帅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不管您去哪,我都要跟在您身后,除非您不要我这个徒弟了。”

    “傻小子,你不努力变强,日后如何为师父征战沙场呢?想要留在为师身边,就得好好努力,不断变强。

    不然,为师所走的道路处处充满危险,为师可不想让我的宝贝徒弟死在了为师的征途上。”

    “哎!师父,您早说嘛!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请您放心,我一定把我手下的队伍带的哦哦叫!”二柱心中的石头被妙俊风的一席话给击得粉碎,让他顿时欣喜万分。

    “妙老,您还在生我的气吗?您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我的气呢?”罗娇见二柱把自己的事处理完了,赶忙说起自己的事。

    “罗娇,我对你没什么好生气的。等忙完了眼下的事,也是老朽离开这里的时候。老朽相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路人,不值一提。”

    “妙老,您就不能原谅我吗?您到底要我怎样做才能原谅我呢?”罗娇说着说着,眼眶红润起来,连声音也是变得颤抖哽咽。

    “老朽说了,老朽没有生你的气。既然没生气,又何来原不原谅的说法呢?是你太纠结了。放下心来,好好的训练你手下的将士,老朽不希望半个月后,你所带之兵是所有人中最差的。”

    罗娇没有吭声,只是用一双幽怨的眼神盯着妙俊风。

    被这样的眼神一盯,妙俊风的心里也不好受。他也不想这样,可信任不是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建立起来的。建立起来的信任一旦被推倒,想要再度建立,那是难上加难。

    “你回去吧!不要把情绪带到日后的训练中。你要是在战场上出了事,老朽可不好向乾坤那小子交待。”

    妙俊风说完,身形一晃,如清风般,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与其喋喋不休,不如一走了之。就让时间来洗刷这是是非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