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垂垂老矣
    吹面不寒杨柳风,此时虽没有杨柳,但生长在一旁的参天古树却为妙俊风的背影平添了一股岁月沧桑的孤独之感。

    衣衫猎猎,白发飘扬,身形微躬,好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风给刮倒。

    然而,若是从正面望去,一双散发着神韵的炯炯目光,让注视者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

    在这目光中充满了威严,霸道,不可侵犯的韵律。

    一路无阻,妙俊风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西线大营中。

    “妙老,您总算回来了,您可担心死我了。假如您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找罗娇公主殿下商议,派大军去接你了。”在自己营帐中,来回躲着步子的斯麦,在见到他的第一眼,立刻迎了上去。

    “老麦,感谢你的关心。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放心吧!他们留不住我,我若想留,他们也赶不走我。”

    “元帅,之前的那番动静是您造成的吗?”罗娇冲进营帐,忘记了礼数,张口就问道。

    “是,谁让他们不长记性呢?”妙俊风回答的很干脆。

    “元帅威武,有您在,还怕我们打不赢眼下的这场仗吗?紫杉王身边的强者估计已经被您消灭的差不多了,此消彼长之下,我方胜算再度拔高一截。”

    看着罗娇高兴的模样,妙俊风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师父,您没事吧!我扶您去休息吧!”二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他在看到妙俊风的第一眼,心神猛的一震,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好,我也正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议吧!”妙俊风顺着二柱的话,返身走出了营帐。

    走在军营的营地里,妙俊风用不怒自威的目光扫过他走过的地方。凡是他目光所过之处,将士们无不抬头挺胸,把自己最精神的一面展现给他看。

    当妙俊风掀开帷幕,迈入营帐的一刹那,紧随其后的二柱是眼疾手快的扶上了他。

    “师父!”二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傻徒儿,哭什么,师父还没死呢?你这一哭,让外面的人听见了,还以为为师真出了什么事。这样一来,你让为师之前的举动不就白做了吗?”

    在二柱的搀扶下,妙俊风在帅椅上缓缓的斜靠而下。此时的他,有神的目光黯淡下来,脸色也是变得灰暗了一些。

    “师父,一感应到那样的动静,我就知道您发火了。每次只要您发火,你就会动用镇压自己伤势的灵力。

    师父,以后再有什么事,您能先让徒儿冲在前面吗?徒儿不想让您受累,更不想失去您。”二柱蹲在妙俊风的身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傻徒儿,忘记为师跟你说过的话了吗?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留血不流泪。

    只要是人,就会有死的一天。只不过,每个人的那一天来的时间不一样。为师已经活的够久了,久到为师都忘记了自己目前是多少岁。

    二柱,你知道吗?能够在大限将至之日,收到你这样一位关门弟子,实在是为师的福气。

    正大光明匾会伴随你一路成长,日后若是想为师了,就多看看它。再有,你的烈天战气必须要磨了又磨,不到大成之日,切莫让人知道它的真实威力。

    你是一个好孩子,不要辜负了为师对你的期望,更不要在日后丢了为师的威风。

    为师乃是上撼九天,下动九幽之人。为师的威名早已记载在天地间,日后你要是闯不出名头,千万不要告诉世人,你是为师的徒弟。

    好了,你下去吧!为师累了,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师父,您千万不能睡!一旦您闭上眼,可就再也醒不来了!”二柱惊急的站起身来,拼命的晃着妙俊风的身体。

    “嘭”的一声,一击板栗烧敲到了二柱的脑袋上。

    “傻徒儿,为师还没到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不过,若是被你再这么晃下去,为师可就真的要闭眼了!”

    “嘿嘿,好,您早说嘛!我胆小,您别总是一天到晚让我担惊受怕。”二柱破涕为笑,傻傻的站在妙俊风的身旁。

    二柱没有注意到,在妙俊风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狐光。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也许自己的这一世的确要走到头了,但在临走之前,眼下的这一仗是必须要了结的。

    营地外,一只术法信鸽朝紫杉王府的方向飞了过去。

    妙俊风之前上演的一幕就是为了让眼前的这个卧底上钩。只要鱼儿上钩,那便是收网丰收的时候。

    紫杉王府内,紫杉王端坐于首座上。在他的下方,皇庭人马坐在右手边,己方人马坐在左手边。

    “父王,我觉得妙明没有那么可怕,那样绝世的一击,我就不相信他不需要付出什么!”

    “凌风兄所言极是,晚辈也觉得妙明的那一击应该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反噬。这可是能撼动天地的一击,不达圣境,强行使出,应该要付出极大地代价。”

    一唱一和的二人是紫凌风和皇甫明,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二人表现的轻松从容,好像之前的损失犹如毛毛雨,不值一提。

    紫杉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心神一下子被从远方飞来的术法信鸽给吸引了。

    他抬手一招,术法信鸽乖巧的飞到了他的手掌上,之后,光芒一闪,变成了一封密函。

    当紫杉王把密函拆封,阅完以后。他开怀大笑的说道:“我儿睿智,妙明果然如你所说那样,自身受到了巨大的反噬,他的时日应该不多了。我们只要按兵不动,光是耗,就能把他给耗死。”

    “王爷英明。只是晚辈觉得,为了一个人而去消耗我们的资源实在有点不太值得。他是一个老人,一个时日无多的老人。

    假如随他而去,谁知道他能活多久?倘若我们给他加点料,例如烧把火,催催气,会不会让这位老人走的快一点呢?

    他的命可没有我们的大计重要,更没有我们手上的资源重要。

    战争拼的就是资源,拼的就是审时度势的决断力。

    王爷,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趁他病要他命,何乐而不为呢?”

    皇甫明的一番话,让紫杉王在听后,心里即刻盘算起来。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主,只要做下决断,便会执行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