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激战 下
    璀璨的银光在空间国度内亮起。黑暗的世界转眼间被银色的星辉所取代。

    假如没有空间风暴,这样的景色绝对会让人流连忘返。可现实的美丽却饱含了无尽的杀机,若是瞩目过久,便会万劫不复。

    道道银光在空中飞舞盘旋,如流光彩带,充满了柔和之美。

    越来越多的彩带聚集在一起,交织成更大的彩网。每一张彩网都在向大家展示自己独特的舞姿。

    “美是美,就是美的要人命!”妙俊风在欣赏美的同时,更加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哗啦”一下,彩网似薄纱般笼罩在妙俊风的身上。下一瞬,柔软祥和的它立刻变得狂暴野蛮起来。

    银色的纹路化成万千股旋转着的空间风刃,密密麻麻的空间风刃从一开始的不同频率转眼间调整到同一频率。

    伴随着同一频率的出现,强悍的空间之力开启了无情的剥夺之路。它们肆意的切割起妙俊风的身体,狂摧起妙俊风释放出的抵挡之力。

    万蚁噬身般的疼痛让妙俊风品尝到了炼狱的滋味。生之道释放的生生不息之力,不停的治愈着他身体上出现的伤势。

    在痛苦与治愈的不断交替中,妙俊风的心神受到了极大的考验。只要自己的意志有一毫松动,那等待自己的,便将会是比炼狱还恐怖的下场。

    “呼呼呼”的风鸣声响起,空间风暴放下了好脾气,把自己暴虐的一面彻底展现了出来。

    锋锐的切割之力,不管是实体还是虚物,都会被它切割粉碎。在它的面前,除非你是它的掌控者或者知音,不然,你所做的一切防御都是徒劳的。

    妙俊风牙关紧咬,硬是没有发出一声嘶吼。即便现在的他被切割的支离破碎,元神与肉身分离,他也没有向空间风暴低头。

    “噌”的一声剑鸣,明王剑发出了万丈金光。身具光明法则的它,不允许空间之力凌驾于自己的头上。

    但明王剑毕竟还达不到灵宝级别,它的威能与妙俊风息息相关。在这与外界隔绝,只剩空间法则的空间国度内,就算明王剑能抵挡得了一时,也只撑不住空间风暴猛烈且持久的攻势。

    “叮”的一声脆响,明王剑的剑身上出现了裂痕。守护在麒麟之外的剑气光幕也是在此刻溃散消失,让它不得不直面空间风暴的摧打。

    元神不灭,肉身哪怕是化成血雾也可以重塑。躲在麒麟身体内的妙俊风坚信,只要自己能再坚持一会儿,陈平良一定会率先坚持不住。

    这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耐力,毅力和功底的扎实程度。

    “咔咔咔”的声音响起,在麒麟的身体表面出现了细密的裂纹。一旦麒麟印崩碎,妙俊风将没有一点反抗之力的被抹杀在空间风暴中。

    “置之死地而后生,假如我死了呢?”妙俊风灵光一闪,想到了一条妙计。

    动用起死之道中的死亡法则,他的元神开始出现衰败,犹如盛开的花朵顷刻间蔫了下来。

    死气弥漫在他的周围,他开始与死气融为一体。死气即是他,他即是死气。

    假死为真。随着他的死亡,明王剑和麒麟失去了灵动的光泽,变成了犹如死物一般的装饰品。

    空间风暴席卷而过,把它们搅得粉碎,连同妙俊风的肉身一起。

    兴许由于这不是真正的空间风暴,在它肆虐过后,不管是明王剑,麒麟印还是妙俊风的肉身,都没有彻底毁灭,而是保留了些许。

    “咳咳咳,很久没有经历这样耗神的战斗了。要是你再坚持一会,说不定老朽就坚持不住了。”陈平良右手握拳置于嘴前,不停的咳着嗽。

    “空间的力量果然强大,只是你还没有修出火候。若是我估算不错的话,你应该还没有迈入道的层面,停留在法则和道的中间。

    空间之道不是你的主修之道,你是在登临王境后才修的。而修它的原因,应该和你的式神有关。不然,凭借你的悟性和条件,早就可以把空间法则提升至道的高度了。”

    “哎!你为什么就没死呢?”听到这个声音,陈平良并不感到惊讶,他把目光往残留碎屑的地方望了过去。

    “嘤嘤嘤”的声音响起,如孩童发出了呢喃。没有绚丽的光泽,也没有惊天的威能,妙俊风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从残存的躯壳中一点点的重塑身形。

    明王剑和麒麟印受到妙俊风气息的影响,也开始一点点的重塑。破而后立的它们,褪去了先前的浮躁与繁华,留下了质朴与岁月。

    “生之道,虚无之道,毁灭之道,死亡之道。妙俊风,你真的只是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吗?老朽怎么感觉你比老朽活得岁月都要久呢?”

    陈平良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妙俊风在与自己对阵时,使用了四种道。他的道不是只停留在法则层面,而是真的站在了道的高度。

    “有什么好奇怪的?自己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我知道你主修杀道,空间之道为辅助。正因为如此,在你使用的空间招数中处处残留着杀道的痕迹。

    每一种道都有其独特的的魅力,你可以推陈出新,可以去创造,但不能去改变。在你自身高度没有达到造物主的级别时,去改变道那是一种很可怕的行为。

    今天你我不是坐而论道,我也不想长篇大论。感谢你的空间之道,下面就让我用我的道来回敬你吧!”

    “轰”的一声,覆盖千百里的血柱冲天而起。在这巨大的血柱里,一个沉浮的“杀”字在那里散发着夺目的血光。

    “杀道印记!你竟然会拥有它!不!这不可能!我琢磨了一辈子都没琢磨出来,怎么可能会被你这样一个年轻人给琢磨出来!这是障眼法,一定是障眼法!”

    陈平良在见到杀道印记后,再也维持不住他老者的形象,变得癫狂起来。

    “即便如此,你也得死!”此时的妙俊风是一尊货真价实的杀神,他不会对眼前的这个老人升起半点怜悯之心。

    “杀!”言出法随,血色光芒一闪即逝。下一刻,陈平良保持着自己的状态,刹那间被撕碎成无数片。

    “若不是我想体验一下空间力量,你觉得我会跟你耗这么长的时间吗?”妙俊风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后,不再停留,转身遁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