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姨妈来了
    “剑来!”

    妙俊风抬手一招,毁灭杀戮之剑被他给召唤而出。

    他原本是想用掌中雷剑的,但担心司徒登受不了了雷霆的威力。但此剑就不同了,身为军人的司徒登,身体里或多或少拥有杀戮和毁灭的气息。

    “好剑!”司徒登赞喝一声,随即,双手一展,由黑暗之道和光明之道构成的黑白剑悬浮在他的眼前。

    司徒登对妙俊风的做法感到感激。身为一名热血将军,只有近身搏斗,才能让自己心中的热血彻底沸腾,才能让自己觉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将军,而不是一个摆设。

    一剑挥下,如神来之笔,在半空中勾勒出一幅毁天灭地的场景。

    举剑相迎,似天地初开,黑与白自混沌中诞生,黑暗与光明从沉睡中醒来。

    “当”的一声响起,两剑重重的交击到一起。

    没有激烈的火花,没有大道的攻讦,只有道心的冲击和对道的感悟。

    大道似简,返璞归真。妙俊风和司徒登各自将对道的领悟融入这一剑中。

    他们知道彼此,懂得彼此,明白在此刻该用什么攻击来表达自己。这不是一场单纯地战斗,而是一场验证彼此大道,借鉴彼此之道的切磋。

    “黑暗中蕴含光明,光明的尽头即为黑暗。以黑暗为镜背,把光明磨成镜面。没有镜背,镜面无法照应万物。没有镜面,镜背只是死物。

    司徒登你的构思很有创意,这样的确能让黑暗之道和光明之道各行其道,不至于擦出火花生出矛盾。二者相辅相成,相互印证,促使你的文武之道日益精深。”

    “丞相的毁灭与杀戮之道博大精深。毁灭与杀戮本就是负面情绪,想要让此道壮大,就得有生命的滋润。

    修炼此道的很多人到最后都变成了魔头。因为,他们没有强大的意志去驾驭此道,反到被此道驾驭,成为了道的傀儡。

    从丞相的剑招里,我感觉到您的道就算是百个我都不及。由此可见,丞相的意志恐怕比我们脚下的大地还要坚实深厚。”

    两个人惺惺相惜的对话,让缩在墙角的秦杰不停地眨着眼睛。自己不笨,可如今真的傻眼了。

    “都给我住手!城池内禁止决斗,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一个身材劲爆,穿着性感的女子,扇着花扇走了进来。

    一见到她,司徒登的心神一下子乱了。

    他这一乱,让妙俊风这边的力道立刻失控。“嘭”的一声,司徒登被妙俊风一剑劈飞而起,显得相当狼狈。

    “百合,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陪孟浩下棋吗?”在司徒登的世界里,眼下什么都没有乾百合重要。

    “下棋?我没兴趣!还不如来看你们打架!”乾百合笑嘻嘻的回道。

    “咳咳咳,百合,我和丞相不是在打架,是在切磋。要不然,这里的一草一木还能像现在这样生机勃勃吗?”

    “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假如不是我正巧赶上,说不定下一刻你们就要大打出手,打的天雷勾地火。”

    “百合,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实力与丞相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丞相一旦认真,我也许转眼间就会没命的。”

    “妙俊风,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不欢迎我的到来吗?”乾百合不再理会司徒登,眯着眼,把目光盯向了妙俊风。

    “你是这里的主人,这里有什么地方是你不能去的?既然你来了,那这一场切磋也就到此结束吧!我们后会有期!”

    “站住!姨妈难得见到你一次,你就不能陪姨妈说会话吗?你这个外甥当的也太不称职了!”

    乾百合的话让司徒登的嘴张的老大,差一点就脱臼了。秦杰更是直接的狠掐自己,现场的节奏让他陷入了迷茫的混乱中。

    妙俊风摇着头,很不甘的说道:“哎!还是暴露了我的行踪。乾百合,我和乾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拿姨妈的派头来压我!”

    “呦呵!没看出来啊!我的外甥这么有男子气概!你比皇甫明强多了,他就是草包一个。我还是看你顺眼些。

    怎么现在才来啊!是来看你母亲的吗?还是准备和你同母异父的弟弟相认了?”乾百合完全是个自来熟,丝毫不去管妙俊风现在的情绪。

    “我没有母亲,和弟弟相认?这更是没有的事。我来这有我的事要做,我不想跟乾家扯上半毛钱关系!再有,若是皇甫明敢找我麻烦,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

    “哎!看来自小缺少母爱,的确会让人的心理变得扭曲。都怪姨妈,要不是姨妈直到最近才知道有一个你,说不定早就把你接到姨妈身边了。”

    “乾百合,你觉得你说的话我会信吗?我的事连乾飞扬都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要欺骗我,我最讨厌欺骗。”

    “俊风,姨妈说的是真的。姨妈和你一样,在乾家过的不如意。你知道吗?姨妈从记事起就不是生长在乾家,而是生活在孟家。

    按照老头的意思,我迟早是孟浩的人,所以,早一点去他家住也没关系。

    身在大家族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但对身为女孩的我们来说,确是天大的不幸。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姨妈,姨妈仍是处子之身。也许这就是从小在孟家长大的好处。我与孟浩根本就不会成为夫妻,我们俩用兄妹的身份相处,反到自然融洽些。

    都让你不要看了,为什么还盯着姨妈看?姨妈是你的长辈,就算身材面容姣好,你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上下扫描。”

    “乾百合,我不是在看你,我是在看司徒登。难道你就没有注意到,司徒登现在的样子很奇怪吗?”

    被妙俊风一提醒,乾百合才想起,在自己的身旁还站着司徒登。

    “天哪!这是什么表情?不会是中了幻术吧!”

    司徒登双眼放光,面含微笑,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他双手举起合十,像是在做祈祷。左脚后抬上翘,身体微微前倾。

    “哎!辛福来的太突然,他这样已经算是好的了!”妙俊风闭上眼,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喂!醒醒!不要妨碍我跟俊风谈话!听到没?”乾百合皱起眉头,看似很凶,实际上更显娇媚。

    “听到了,我替你们站岗,你们慢慢聊!”司徒登回过神,身体绷得笔直。

    “这下我算是彻底相信了,他的确是为了爱情而留在这。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