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棋中对
    “俊风,我和他的事暂且放一边。他既然喜欢我,就应该大胆的追求我。一天到晚站在远处当个旁观者,真当自己是情圣啊!”

    妙俊风听出了弦外之音,他朝向远处走去的司徒登大喊一声道:“听到没?要主动大胆的追求!”

    行走的司徒登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随后,迈下的步子与之前相比,增加了一股自信。

    “我的好外甥,你总关心别人的事,自己的感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啊?需不需要姨妈给你介绍几个才貌兼备的姑娘呢?”

    “打住!有事说事,没事我走了。”妙俊风知道自己的短处在哪,即便有恨,但对她们自己还真下不了重手。

    “哎呦!姨妈头晕,可能是低血糖了。快!赶紧来扶姨妈一下。”乾百合说着说着就双眼微闭,身体往前倾倒。

    妙俊风明知有假,但还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乾百合稳稳的揽在了自己的臂膀里。

    “傻外甥,江湖凶险,幸好这次是姨妈,若换成别的女人你可千万别心软。哪怕是相识的女人也不能信。”乾百合开心一笑,拉起妙俊风向着大门外就狂走而去。

    “你要带我去哪?乾丽我不想见。”妙俊风冷冷的说了一句。

    “放心吧!我也不想去乾家。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和你神交已久。他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你们俩也一定能谈得来。”

    “你不会是要拉我去见孟浩吧!他可是皇甫明的人,他见我就不怕犯忌讳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条条框框。我跟皇甫明不熟,跟你熟。”

    乾百合的话让妙俊风的心里一暖,他听出了话中的真伪,明白这是他内心真实所想。

    孟家的府宅离秦家府宅很近。到了孟府,妙俊风才后知后觉的知道乾百合为什么能这么快的赶过来。

    檀香袅袅,鸟语阵阵,一身白衣的孟浩坐在石桌前,闭目养神。

    当脚步声响起,妙俊风和乾百合出现在他目所能及的范围后。他迅速的睁开双眼,面带微笑的站起身来,主动打招呼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对您,我神交已久,今日一见,也算了却我心中的憾事。”

    “过奖,我也不和你客套,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看在乾白荷的份上,我给你一点时间。”妙俊风也不客气,衣袍一摆,坐到了孟浩的对面。

    “早就听闻丞相棋艺精湛,今日有缘一见,我们不妨对弈一局。棋中之语是为论道,也可引申为对现实的感慨,但却不会授人以柄。”

    “你到是聪明。远到是客,我就执黑子了,先下手为强。”妙俊风拾起一枚黑子,干净利落的下到了棋盘上。

    “丞相,之前我们孟家多有冒犯,还请您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放在心上。”孟浩紧随其后落下一子。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正如你现在仍称呼我一声丞相。”

    “丞相,您在时我们不觉得您有多了不起,认为凭借我们的努力,足以把皇甫明扶上皇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艰难的时局下,所有的一切都回归于水落石出。”

    “哦?身为智者的你,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您也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计谋策略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偏安一隅是因为世家的关系。

    假如墨家对我们的态度做出了明确的表示,那等待我们的将会是雷霆暴雨般的毁灭打击。

    皇甫从龙是不会允许皇甫明,皇甫皓以及我们这些追随者活在这个世上的。

    皇甫凯算是个例外,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大争之心。他坐在这个位子上,无非就是因为你和神皇的关系。

    在目前看来,在大家不知道您归来的前提下,一种大多数人秉持的主流思想认为,只要神皇驾崩,皇甫凯便会主动卸下太子之位,安心的当个逍遥王。”

    “哦?是吗?皇甫从龙会这么好心的封他为王?他就不担心皇甫凯大智若愚,瞒天过海,伺机反扑?”

    “他不怕,因为他有实力。自身的实力,世家的支持,西人国的外援,有这三项硬实力,即便皇甫凯拉起一股势力,他也能轻而易举的把他给镇压下去。”

    “你看的到挺透。你是怎么知道我归来的?不要隐瞒,实话实说。”

    “不仅我知道你归来了,各大势力都知道那个震惊天下的妙俊风归来了。您是一位智者,应该知道在这紧张又僵持的时局,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极大的关注。

    自你进入皇宫,到玄武城,再到白虎城,各大势力的探子无不睁大眼,盯着您的一举一动。

    不然,我又能如何知道您来到朱雀城了呢?”

    “也好,至少在我没有大动作前,皇庭会安稳一段时间。我天生就是镇压这些魑魅魍魉的。”

    “丞相,皇甫明是您弟弟的事乾百合已经对我说了。请您放心,这件事若不得到您的允许,我是绝对不会往外透漏半个字的。

    皇庭已腐,气数将尽,新的时代即将来临。孟某不才,愿为丞相效力,只求丞相在一统寰宇后,能留一席之地给孟家。”

    “孟浩,你可知你的这番话若是让皇甫明和皇甫皓听到了,孟家在现在就会面临灭门之灾!”

    “我知道,但为了孟家的未来我不得不搏。他们俩和您相比,好比一对浮游和一株擎天古树。

    您上托苍天,下固大地,吞吐的气息福泽众生。试问,有如此经天纬地之才,撼天动地之能的人,怎能是他们可比的。

    有一条消息,对您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却意味着天大的喜讯。

    您知道吗?在皇甫从龙得知您归来后,他可是整整五天五夜不吃不喝不睡。由此可见,他对您的忌惮有多大。”

    “嗯,说得好。你的话我会考虑的。我们这局结束了,你总共输我十一子。”

    “是的,我输了。”孟浩放下手中的白子,脸上并没有因为输棋而感到失落,相反,一种淡淡的喜悦浮现在他的脸庞上。

    “为我效忠十一年吧!十一年内,若是你让我满意,我会考虑给孟家留一席之地的。”

    “孟浩,代表孟家谢过大人恩德!”孟浩起身,伏拜于地,把自己的真情实意全部融入这一拜中。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