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狗仗人势(下)
    ..,

    “噗噜噜”的倒茶声再度回响在室内。

    “花老,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能与您在此共品香茗,是你我之间的缘分。”花家给妙俊风的感觉不错,因而,他不想虚与蛇委。

    “好,既然小友是个痛快人,那我也就不再卖关子了。但在此之前,小友是否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这个问题对您来说有那么纠结吗?我不想说,假名字也会变成真名字。我若想说,真名字也会变成假名字。

    名字对您来说真的只是个符号,您只要知道我对你们花家没有恶意就行。再有,我不属于皇庭一方的人。也许这句话才是您心中想要的答案。”

    “来,请喝茶。是我执着了。”花木的思绪被妙俊风打断,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花老,你们花家好歹也是一个三等家族,为何会忌惮区区一个净世庭呢?我就不相信您不知道,净世庭在当下已名存实亡,除非,新皇继位,不然,只是一种摆设而已。”

    “小友说的没错,其它各地的净世庭的确出现了萧条景象,但我们这却是个例外。皇甫从龙对青龙域的净世庭很关注,给予了大量的支持。

    为了保证净世庭的权利能够得到有效发挥,如今更是让妙家的精英前往青龙域各地的净世庭坐镇,加强净世庭的实力。

    在我们青龙城净世庭坐镇的是妙家长老妙伟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行者,凡是敢违逆他意思的人,都被他找理由或者是暗中解决了。”

    “听你这么一说,这净世庭的味道已经变了。这还哪是针对鬼灾的净世庭,分明就是为了维护其统治而设立的监察机构。

    皇甫从龙之所以没有大面积的开展,一来是因为人手和资金的问题,二来其它两域的状况和青龙域有很大不同,三来他也想看看成效,免得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

    “小友所言甚是。感谢你昨晚救了小兰一命。昨晚的事便是妙伟华一手策划的,他对小兰的垂涎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我这个老骨头还在,说不定他就要来硬的了。”

    “您就放宽心吧!昨晚即使没有我,小兰也会没事的。他既然想英雄救美,又怎会不给自己登场的机会呢?

    若是我算的没错的话,再过一会,他便会登门拜访,借着拜访您的名义,来看看我这个破坏他好事的人。”

    妙俊风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响起了花枫的敲门声。

    “父亲,辛所和妙伟华来了,武全更是带着净世庭的人马把我们家给围了起来。”

    听到花枫的话,花木干笑两声回道:“还真被小友给说中了,来者不善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花老,今天是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了。有你们花家在,净世庭每日都会如鲠在喉。

    你们的忍耐,犹豫和退让,不会让他们收敛。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的步步紧逼,直到把你们完全吃下。”

    “也是!呵呵,不知小友可愿祝我一臂之力,事后定当重谢。”花木顺水推舟,对妙俊风做出了邀请。

    “谈钱就伤感情了,我不是一个俗人。对看得惯,处的来的人我还是愿意出手相助的。”妙俊风没有拒绝花木的提议,当先站了起来。

    客厅内,妙伟华和辛所毫无顾忌的坐在首位上。对他们来说,在青龙城这一亩三分地的地界上,自己就是天。

    “哼!”一道冷哼响起,花木对他们的做法感到不满。

    “花老来了,快请坐!我这是看到位子有灰,帮您试坐下。”妙伟华笑得很灿烂,站起来也很自然,似乎他真的是为了这样做。

    “谢谢你的好意,我嫌脏,就不坐了。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吧!我还要招待贵客,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们瞎耗!”

    “花老,你这话就说的不中听了。有什么事能比和我们见面还要大?难道在你眼中,我们净世庭还不如一个陌生人重要吗?

    据我刚收到的情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敌国派来的探子。不管是修罗国一方还是其他皇子一方,这个人今天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辛所可不像妙伟华那样委婉,说出来的话不仅强硬还很霸道。

    “辛所,这里不是你主宰的净世庭,想要耍威风,请你回去耍。另外,正好趁你今天来了,我替花小兰和花枫正式向你提出辞呈。

    以后,我们花家和你净世庭再无一点瓜葛。所以,你要说话就好好说话,否则,就请出去!”

    花木今天的态度让妙伟华和辛所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以往就算他生气了,他的态度也不会这样坚决。

    “花木,你可要考虑清楚。离开我们净世庭等同于跟皇甫从龙公子过不去。当今天下,凡是跟皇甫从龙公子过不去的人,可都没有好下场。

    别说你一个三等家族,就算是一等家族,在皇甫从龙公子面前,都得夹紧尾巴做人。”

    “是啊!花老,您看我们妙家。在妙文家主的率领下,我们家族在短短的几年间一跃成为一等家族,就算妙俊风在世也无法创造出如此丰功伟绩。

    识时务者为俊杰,形势比人强。在这青龙域,皇甫从龙公子的话就是圣旨,与他作对,那就是逆天而行。

    花老,为了你们花家,我可是没少在皇甫从龙公子面前美言。依我之见,你们现在应该旗帜鲜明的向公子表示你们的忠心。只有这样,花家才不会灭亡,才会向更好的明天前行。”

    “好大的口气!两个狗奴才而已!说好听点叫仗势欺人,说难听点那就是狗仗人势。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你们的主人在我眼里,真的一文不值。假如不是有诸事缠身,我现在就可以去把他狠狠地踩在地上。”

    “大胆!”

    “混账!”

    妙伟华和辛所同时暴怒而起,把目光盯向了走进来的妙俊风。

    “少在我面前耍威风,你们的狗仗人势也只能欺负下老实人,在我这里不管用。”妙俊风对他们直接无视。

    “好胆,报上名来!”妙伟华伸手,指着妙俊风喝道。

    “我身体向来很好,多谢关心。我是谁?我就是你刚才提到的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妙俊风的话让在场之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假如真是他,那他还真有说这话的资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