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 血宝,走兽靴
    皇甫明和皇甫皓,二人眼神中蕴含不甘,愤怒,懊恼,杀意,诅咒等多种情绪。

    他们在原地站了一会后,同时重哼一声,衣袖一甩,向联军阵营走了回去。

    “呵呵,彼得公爵,我们都上去过了,接下来,是否能请你让我们眼前为之一亮呢?”童老笑呵呵的对彼得说道。

    “这有何难?本爵既然敢来,自然是要一雪前耻。本爵和妙俊风势如水火,有我没他!他若不死,本爵没有一天会舒坦。”

    血风一刮,彼得公爵乘风而起,飞入高空中。他俯瞰下方,用一种近乎于藐视的眼神盯着妙俊风喊道:“妙俊风,快快上来受死!解决了你,本爵好一口气拿下玄武城。本爵的孩子们早已饥肠辘辘。

    妙俊风没有急于升空,而是目光不善的看向联军一方的皇庭三位统帅。

    “引狼入室的典故你们都知道。可你们这一回引来的不是狼,而是比狼更残暴凶狠的血族。”

    “咻”的一声,怒斥完他们的妙俊风腾空而起,周身金光环绕,神圣光辉遍撒世间。

    站在下方的人没有觉得这光辉有什么不同,之前,妙俊风使出光明法则时也同样发出了这种光辉。

    但如今站在妙俊风眼前的彼得公爵,却是惊呼一声:“圣光!你怎么可能会拥有圣光!在你的身上本爵没有感应到信仰之力。”

    “傻彼得,触类旁通这个词你难道没有听过吗?圣光也好,金光也罢,不都是隶属于光明之道吗?只要参悟了光明之道,那不管是圣光还是金光,哪怕你想要月光我都能给你信手拈来。”

    彼得目光一沉,浑身青筋鼓起,随后长啸一声,一对羽翼从他后背破体而出。

    一条条血色的红光在他身体周围快速舞动,一缕缕黑色的阴邪之力化作一个个扑腾翅膀的小蝙蝠,在他脚下越聚越多。

    “妙俊风,本爵今天一定要杀了你!留你在世上,对我们血族来说,是最大的隐患。既然我们决定出世,那就一定要让万族臣服在我们的脚下。”

    红光在彼得手指的滑动下,凝练成一柄血色长枪。

    “杀!”,彼得暴喝一声,挥枪向妙俊风狂刺而去。凛冽的枪风划破空间,带出道道黑色的裂纹。

    “圣光盾!”妙俊风双手一推,一张菱形的金色光盾稳稳地竖立在他的正前方。

    “咣”的一声巨响,血枪刺穿了圣光盾,半截枪身往前突进了半米的距离。

    彼得咧嘴一笑,张口对妙俊风小声的说道:“再见!”

    “嗖嗖嗖”的一丝丝银色光线从妙俊风后方射来,想要避闪的妙俊风刚想有所动作,却发现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个黑色的符文。

    这些符文封锁了他周遭的空间,使得他只能硬抗射来的银色光线。

    “虚无法则!”

    妙俊风刹那间切入虚无世界中,以此来规避现实世界银色光线对自己的伤害。

    “等的就是现在!”彼得高兴一呼,抬手一抓,银色光线被他快速的穿过一个又一个黑色符文。

    当所有的黑色符文被串起来后,黑光一闪,磅礴的力量将妙俊风彻底封在了虚无世界中。

    妙俊风没有慌乱,而是对这黑色符文产生了兴趣。他发现符文的出现与小蝙蝠的消失联系紧密。换言之,原先的小蝙蝠实乃障眼法,它们的真正作用就是封印。

    “妙俊风,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不!这样的惩罚对你来说实在太轻了,我也不愿。

    你不是一直嚷嚷见不到后天灵宝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血族的后天血宝,走兽靴!”

    “啵”的一声,一只血兽以极快的速度遁入了妙俊风的虚无世界。

    血色法则在血兽遁入虚无世界后,立刻与虚无法则分庭抗礼起来。

    血红色的闪电不断从高空中劈下,猩红色的血风肆意的在天空大地上狂舞,宝红色的血雾像是探寻者一般,不断深入各个犄角旮旯。

    “吼!”血兽向妙俊风发出咆哮,向他宣告,这里即将被它占领,它才是这里的主人。

    “哈哈哈...,这也能叫后天灵宝?只不过是邪物诞生了灵智,被血族用秘法强行提升至后天灵宝层面的伪灵宝而已。

    今日遇见我,我便让它有来无回!”

    妙俊风的身影在血兽的眼瞳中不断被放大,身上的气息也是在一节节的攀升。

    “明王剑,光明普降,以不动意志斩灭诛邪!

    麒麟印,祥瑞降世,以神圣之光净化诛邪!

    火龙王,厚德载物,破而后立,孕育万物!”

    “噌”的一声剑鸣,明王剑瞬间放大十几倍,化成一柄顶天立地的巨剑,向血兽毫不留情的一剑劈下。

    金色的麒麟驾云飞腾,环绕在明王剑周围,不断净化逼来的邪祟之气。

    火龙王遁入地下,化为熊熊烈火,焚煮天地。

    血兽慌了,它想逃离这个世界。但在明王剑的锁定下,它无法动弹一毫。

    尽管它能与虚无世界的法则对抗,可在这里,真正的主宰只有妙俊风一人。

    “走兽靴,快回来!”站在现实世界的彼得,不停的催动血力,想要召回走兽靴。为此,他不惜燃烧自身的精血。

    然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走兽靴在他的眼前,被妙俊风一剑劈下,而后一边被不断净化,一边在地火的焚煮下,化为精纯的能量,滋补起受损的虚无世界。

    见到这一幕,妙俊风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他单手一挥,从虚无世界中一步跨出。

    “放逐!”,他双手一撕,让空间露出了一道裂缝。

    强劲的吸引力从黑洞中传出,让离得近的黑色符文逃也不能逃的被吸入空间裂缝中。

    “合!”任务完成,空间裂缝也必须弥合,不然,它只会越扩越大。

    “彼得,你说今天我们谁才是真正的猎人呢?你的主子布克在今天还会来救你吗?他可是两次在我面前虎口夺食了。

    假如还有第三次,那我可就真的颜面无光了。为此,今天的你必须留下,也算我向血族收取的小小利息。”

    “妙俊风!你真以为吃定我了吗?我家主人岂是你可以想象的!在他的面前,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不错,忠心护主!但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想借此求助他而已!然而,你的希望终究要落空。”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