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各方选择
    妙俊风在掌控了三域后,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样,以秋风扫落叶的速度,迅速攻打皇域和白虎域。他像是偃旗息鼓一般,彻底没了动静。

    皇域,一处隐蔽的山庄内,童老恭敬的站在皇甫从龙前方,将自己亲身经历的事一五一十的向他做了汇报。

    “童老,还记得以前你对我说的话吗?在我看来,妙俊风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他始终是我的人生大敌。

    想要把这块大陆彻底掌握在我的手中,不除掉他,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我想请你立刻回宗门一趟,向宗主求助。”

    “公子,你确定要让老奴回去向宗主求助吗?在宗主心里,他本就反对你与公主的婚事。要不是公主以死相逼,宗主绝不会这样支持你。”

    “我知道,但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在某些人的眼中,认为我之所以肆无忌惮应该是和血族有了交易。

    实际上,我依靠的怎么可能是血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与血族仅仅是合作关系,没有其它。

    若非要说在我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棋子的可悲正是我们身上的写照。”

    “公子,既然您什么都知道了,您为何不做出另一种选择呢?与他握手言和不也是一种选择方式吗?”

    “童老,你觉得我和他之间有冰释前嫌的可能吗?许琪是他的逆鳞,我拔了他的逆鳞,等同于与他宣战到底。在他眼中,我是他必杀的目标,谁来劝阻都没用。”

    “好吧!老奴这就回去向宗主道明原委。希望老奴这一来一回,在时间上来得及。”

    “童老,你不要急,稳一点为妥。按照我的推测,战争不会立刻就来,我们还是有缓冲期的。”

    ..................

    修罗国,皇宫密室内,罗乾坤通过祭台向得道飞升的先祖发出了求助信号。

    “不孝子孙罗乾坤,有急事禀告始祖,恳请始祖莅临聆听。”罗乾坤恭敬的匍匐在地,没有回音,他便不会起身。

    “乾坤,你起来吧!不到危急关头你是不会开启祭台的。有什么事,你说吧!”光阵波动,一道虚影在半空中浮现。

    “始祖,乾坤有罪,未能及时将灾难遏制在萌芽状态,还请始祖责罚!”罗乾坤把头重重往地上一磕。

    “好好说话,你觉得我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只听一面之词的人吗?说主题,我不是来听你哭诉的。”

    “是,始祖。我想说的事和妙俊风有关,事情是这样的.......”

    等到罗乾坤说完,密室内变得很安静。始祖不发话,罗乾坤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妙明和妙俊风是同一个人,他就是那个我曾经见过的小辈,实在是有意思的很呐!”半晌后,罗始祖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跪在地上的罗乾坤感到有点蒙,始祖为何会发笑?难道始祖和妙俊风之间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乾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下你的想法吧!与妙俊风为敌是不智的,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相信在他的心里对修罗国已经有了规划。

    你是修罗国的皇帝不假,但在他眼中,你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权位到了我们这种高度跟白开水真的没有两样。”

    “始祖,您的意思是让我继续这样沉默下去,直到他让我做出选择?”

    “没错。这件事其实和你在我面前自称我是一样的。就这样吧!静观其变,顺其自然。”

    “诺,乾坤谨遵始祖旨意。”

    “嗡”的一声,虚影,光阵,如潮水般收缩成一点,最终消失在半空中。

    罗乾坤从地上站起来,有点后怕的自言道:“幸好朕没有先斩后奏,不然,这祸就闯大了!”

    ..................

    西人国,斯麦在盟都外的一座别墅内,三个老人呈三角形围坐在一张小圆桌旁。

    “若是让西人国的人民知道我们三个坐在一起,会不会引起震响天地的反响呢?”朗普微笑的给另外二人满上了一杯咖啡。

    “震响天地到不至于,毕竟,我们同属于西人国。圣庭与祭司殿虽然信仰不同,但都是为西人国服务。西人国有难,我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白老头这话说的没错。平日里我与白老头斗来斗去,那是自己兄弟打架。当我们的家面临外来势力的入侵时,我们俩可以随时放下争斗,一致对外。”

    “黑老头,要是你一直保持这样该多好。我想仁慈的主也会因为你的这一做法而感到高兴的。”

    “免了。大魔神还希望你能率众归顺呢?你要再说这个,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眼见火药味又浓了起来,朗普赶紧猛咳几声,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圣庭的教皇陛下,祭司殿的殿主阁下,我们三位坐在这里可是商讨大事的。

    你们自己也说了,如今我们面临强敌入侵的危险,所有的成见都可以暂时放下。二位若是继续各执一词,争论下去,那我们好不容易制造的融洽氛围就白白浪费了。

    你们二位在国内德高望重,自身涵养又极高。因此,二位能否将心往一处使,为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做出具有长远意义的谋划呢?”

    “哼!老白头,要不是朗普说的是事实,我现在就会跟你大战一场。你可别忘了,上次的那场较量你我胜负还未分出。”

    “老黑头,上次那场较量就算你我平手吧!再纠结下去,我们又要回到原点了。现在,我们还是好好商讨一下有关妙俊风的事吧!”

    朗普听到这,紧绷的心弦总算松了下来。能把他们请到一起,自己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假如他们二人就此吵起来,随后一拍两散,自己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站在别墅外的斯麦一脸惆怅,他的劝说没有用。朗普到最后还是做出了要与妙俊风为敌的决定。在他心里,西人国决不能臣服在一个东方人面前。

    “妙帅,不久的将来,你我还是要在战场上相见。上一次的战争没有结果,下一次战争的结果又是我不想看到的。

    人生就是那么奇怪,明明可以顺着发展的事,在某些时候,却会因为人为原因,把这件事变成逆流发展的形态。

    哎!多想和你见上一面,多想让你知道我内心现在的苦闷和无奈。”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