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 亲切的主
    妙俊风在感觉过罪徒绳后,发现绳中有一股力量很神秘。灭掉它对自己来说不费吹灰之力,但隐隐的有一种感情让自己不想灭掉它。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股力量自身蕴含感情,可以同化人的情感?”妙俊风喜欢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事,他当即就把这股力量吸入了自己的体内。

    本来任由自己掌控的力量,在进入自己的身体后,瞬间变得强大且不受控制起来。

    纯净的信仰之力以势如破竹之势,占据了妙俊风的识海世界。紧接着,它封闭了他的感官,限制了他的行动。

    从外面看来,妙俊风犹如石化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但修为达到一定高度的人,却发现在妙俊风的体表有一层淡淡的金光在保护着他。

    识海世界内,妙俊风的元神对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饱含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身影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随后开开口回道:“我的称呼有很多,有仁慈的主,有天父,有上帝,也有老头。”

    妙俊风拼命的眨了眨眼睛,他不敢相信在自己眼前站着的就是世人口中赞颂的主,是师父提到过的上帝。

    “看来你对我不陌生。同样,我对你也不陌生。我和帝明聊过天,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让我想想,我好像有一阵子没见到他了。”

    “那个,冒昧的打断一下。请问我该称呼您什么比较好呢?”妙俊风不得不打断他的思考,因为他不知道上帝会用多长的时间来思考。

    “爷爷吧!喊我爷爷亲切点。我们可以在轻松的氛围下聊点什么。”

    “爷爷?”妙俊风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上帝竟然让自己喊他爷爷。这称呼似乎有点别扭,也让自己联想到曾经的过往。

    “乖孙,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不要总把它放在心里。人要前行,就要远离过去。包袱背得太多,总有一天会被它压垮的。”

    “您说的我记下了。爷爷,您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可以。你问吧!”

    “我为什么可以见到您,而您却不去救您那忠实的仆人呢?”

    “你的这个问题很尖锐,不过我觉得是个好问题。

    我想见你是因为你没有仗着自己的本事去毁掉我留在罪徒绳中的能量印记。说出来也许会被你笑话,这条绳子可是绑过我的。

    不管是小修士,还是神父,甚至到了教皇级别,他们都不是我的仆人。他们是一群对我的理念表示认同的追随者。

    既然是追随者,又是不同的个体,他们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和人品。就算身为上帝,也不能过多的去干预他们的自由意志。

    所以,在你们口中不是常有一种说法吗?人拥有选择的权利,人拥有选择的力量。

    不管是我,还是佛,哪怕是大罗金仙,他们只会给信仰者指一条路,至于在踏上这条路后,如何选择,那就是他们个人的事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帝明不也是没有对你多加干预,采取了放养的形式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之所以见到你,是因为我做出了选择。想必在您的追随者中已有不少人知道了这股力量,但他们却没有做出选择。

    爷爷,您觉得的米修斯这个人怎么样?神父我也见过不少,我觉得的他给我的感觉跟其他人不一样。”

    “米修斯?这个小家伙天赋不错,只是做事过于柔和了。身为神职人员当然要具备爱和仁慈,但这并不代表就要变得懦弱。

    真正的天使你还没有见过吧?但撒旦你应该是知道的。曾经的他可是我的得力战将。但因为某种原因,他现在成为了魔鬼和地狱的代言人。

    嗯,扯远了。孩子,难得见上一面,趁我的力量还没消散前,我们聊点你感兴趣的东西吧!机会难得哦!”

    “我想让圣庭成为我的助力,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

    “你这孩子到是直接?可以,我会给你留下一样东西,当你认为谁可以成为下任教皇人选的时候,你就把这样东西交给他。”

    “谢谢爷爷。爷爷,我知道我们这个世界被强大的势力窥伺,也知道我们世界的法则有些不健全,尤其是黄泉界的法则。

    对此,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你不是正在努力吗?不知道结果的奋斗过程才是美妙的。知道了结果的奋斗,到最后可能会跟最终的结果大相径庭。

    人心思变,真正的魔鬼不是撒旦,而是身为人的自己。用你们东方人的话来说,便是心魔。”

    “爷爷,我的最后一个问题。站在祭司殿背后的究竟是谁?是撒旦吗?”

    “哦!上帝啊!这个问题好复杂!让我一时有点犯难了。”

    “拜托!你能别自己喊自己吗?还有,您的演技有待提高,一看就特别假。”

    “哈哈哈...,乖孙就是乖孙,你和你师父一样,拥有一颗赤子之心,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掩饰什么。祭司殿的事你自己去查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我们就聊到这吧!和你聊天很愉快,希望我们很快能再见面。”

    “再多聊一会呗!我感觉能量还有很多呢!”

    “那是留给你的,不然,你觉得我的追随者们会相信你的话吗?空手套白狼的事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妙俊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上帝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上帝就是上帝,师父就是师父。是不是到了一定高度,就喜欢做这样的事呢?嗯,想想也挺好,等我到了这样的高度,也要这样做一回。”

    保护妙俊风的金光缓缓黯淡下来,罪徒绳更是在金光熄灭后,“呼啦”一下掉到地上。

    “什么!罪徒绳怎么会落下?我感觉不到和它之间的联系了。”达尔主教的脸色变得煞白,一身的肥肉跟着他的心情,剧烈的颤抖起来。

    “达尔,你确定罪徒绳和你之间的联系没有了?”柴思夫心思敏锐,在罪徒绳落下的一刹那,他就把目光锁定到了妙俊风身上。

    “是,我彻底失去了对它的掌控。”达尔主教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声。

    “妙俊风,现在我以亵渎圣器的罪名逮捕你,还请你不要反抗!”柴思夫没有再去理会达尔,而是双眼一眯,向妙俊风走了过去。

    ps:书友们,我是润德先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