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拨乱反正
    “保罗教皇,我觉得身为教皇的您应该可以对评审团做出的决议提出质疑吧?只要理由正当,评审团应该可以重新对米修斯的十二条指标进行考核。”

    感觉到妙俊风投来的锐利目光,保罗教皇放下咖啡,深吸一口气说道:“话是没错,但想要驳回,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成功的案例。”

    “感谢您的坦诚。那为何不能让我们成为历史上第二例成功的驳回案例呢?拨乱反正可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这个人最爱做的事就是拨乱反正。”

    保罗从妙俊风对自己的称呼中听出,假如自己不给他一个拨乱反正的机会,他一定会拿这个当理由,在圣庭中耍泼。

    “好!你说吧!只要你能说动我,我就重新开启评审,向评审团递交文书。”保罗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目前的情形,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妙俊风的言行。

    “谢谢您,您让我见识到了一位智者的风范。”妙俊风不介意顺势捧他一下。

    “保罗教皇,刚才您说米修斯在对西人国的忠诚度上得了零分。我觉得这是很荒谬的,他若是想叛国,早就竖起归顺皇庭的旗帜了。可到目前为止,他仍然身穿教廷的神袍,在收到你的命令后,明知对自己不利,还是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您举得,这样的一个人,会是叛国者吗?”

    “你说的没错,可在十年前的西人国和皇庭一战,他没有主动帮助西人国的军队,反到帮助了你,并让你在精神圣殿中学到了什么。

    凭此,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对西人国的忠诚度有问题吗?”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这个问题其实可以和对祭司殿的态度合在一起。为了节约大家的时间,我就结合在一块回答了。

    今天说巧不巧,十年前那一战的主要当事人都在这里。我是皇庭的主帅,斯麦是西人国的元帅。

    在双方未开战之前,西人国应该没有一个人重视我,这其中也包括斯麦。

    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的一举一动无不关乎到整个战局的成败。三战三捷,可以说在当时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到的。

    但早在开战前,就有一个人看出了我的不同,相信我可以创造奇迹。

    我与米修斯的见面可以说是因为血族而结缘。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米修斯为了验证我是否如他心中所想那样,把我引去了祭司殿。

    按照他当时的想法,假如我通不过祭司殿的考核,那他和我的合作也只能终止,甚至会联合祭司殿把我给拿下。

    好在我这个人运气不错,成功通过了祭司殿的考核,也让祭司殿暂时和教廷成为了合作伙伴。

    请注意,是我让祭司殿和教廷成为了合作伙伴,并不是米修斯让教廷和祭司殿成为合作伙伴。

    曾经的过往可以用今天的事实来证明,米修斯当初的选择和做法是多么明智。没有曾经的他和我,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和他。”

    “妙俊风,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口才很好。接下来我很想听听你如何为他辩解对圣庭忠诚度的问题。”

    “保罗教皇,若是米修斯对圣庭不忠,您相信这是事实吗?难道就因为他没有成功坐上教皇的位子,就对圣庭生出了愤恨,从而导致他对教廷不忠了?

    我觉得给他这项打零分的人真的很可笑。若是连米修斯对教廷都不忠,我真不知道在教廷中,还有几个对教廷是忠诚的。

    我不是危言耸听,对教廷的忠诚不是表面上的道貌岸然,而是发自内心的把自己当成是主的追随者。身为主的追随者,自然要遵守主的教义,身体力行的去实现自身与教义的完美结合。

    可眼下,在教廷中,有多少人真的做到了呢?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心中只剩下往上爬和权力两个恶魔。

    这两个恶魔从起初的弱小已经长成了难以撼动的大恶魔。他们比撒旦更可怕,甚至在撒旦来临时,会主动帮助撒旦把身为神职的你转化成魔鬼。

    说句不中听的,在我看来,教廷中的大部分人早已背叛了主,成为了撒旦的信徒!”

    妙俊风的话让米修斯和斯麦倒吸一口凉气。保罗的目光也是变得不善起来。

    妙俊风的话可以有多种含义。其中一种含义可以理解为,在保罗教皇的领导下,圣庭的神职人员已经开始向黑暗靠拢,怪不得教皇要在地下一层办公。他的那句口号,光明驱逐黑暗纯粹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妙俊风,你和我一样是名智者。既然是智者,怎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呢?我们是神的仆人,是光明的代表,绝不是撒旦的使徒。

    你的话若让祭司殿的人听到,他们会感到高兴。幸好目前也只有我们几个人听到,不然,不等你走出圣庭,就会有数不尽的人向你发出谴责之声。

    更可怕的是,那些忠于圣庭,扞卫圣庭荣誉的前辈们,绝对会将你定在十字架上,以此来证明,圣庭的光辉不容侵犯。

    妙俊风,有些话你可以说,有的话你真不能说。祸从口出,况且你不会以为你真的强大到可以和整个圣庭相抗衡的地步了吧!”

    “保罗教皇,您的话提醒了我。也许我过于温和了。温和的我让你们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我是一个心慈手软,只要说几句好话,就能收手的人。

    哎!遗憾的是,我偏偏不是那种人。在我的身上可是藏着惊天的杀气,还有无尽的死气。不要说整个圣庭,哪怕你们同祭司殿一起发难,我也丝毫不会畏惧。

    我的底气从哪来?就因为我是妙俊风。妙字旗迎风飘扬,妙字旗所到之处,天下臣服。

    若果你不服,可以。我会杀到你胆寒,杀到不需要你臣服。对敌人,我不会再手软,不会再心慈!”

    妙俊风的语气越变越冰冷,转眼间,让整个休息室变成了一个冰窟。

    “咳咳咳,俊风,你先不要动怒,教皇陛下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万事以和为贵。”

    “是啊!俊风,就算要开打,我们也要站在理字上啊!”

    米修斯和斯麦已经感觉到妙俊风情绪的变化,生怕他一个控制不住,就要和教皇动起手来。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