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神童对神童(上)
    ,精彩小说免费!

    在京城住了五天,范仲淹准备回邓州了,同时要送范宁回平江府。

    这天下午,范宁在房内练字,门外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有点熟悉,是主人欧阳修。

    他连忙放下笔,把正在写的东西藏在下面,这时欧阳修出现在门口笑道:“你祖父正好有事暂时回不来,他托人捎话给我,让我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到时候他会在那里。”

    “多谢前辈,我随时可以出发!”

    欧阳修这几天和范宁交集不多,只是第一天他考教了范宁惊人的记忆力,令他叹为观止。

    尤其范宁给他修改了《醉翁亭记》,使他刮目相看,竟有了收徒之念。

    欧阳修也是刚进京出任翰林学士,事情比较多,在家时间很少,倒是女儿小倩和范宁关系很好,在自己面前已经夸奖了他两次。

    欧阳修想到范宁明天就要回去,他祖父范仲淹拜托自己指点一下范宁的文章书法,自己却一直没空,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欧阳修见范宁似乎在偷偷遮掩书案的文字,便走上前笑道:“你在写什么,给我看一看。”

    范宁脸一红,只好把一叠写满字的字给他,欧阳修顿时笑了起来,是自己前几年写的《朋党论》。

    “书法有点进步了,但还须长久努力!”

    欧阳修也看出来了,范宁写字比他刚来那天又好了一点,更加工整,这是范仲淹教孙子的办法,先写工整,再慢慢写好。

    其实这个方法也不错,只是见效比较慢,不能性急。

    范宁点点头,“祖父也说了,没有十年时间苦练,晚辈的字是见不了人的。”

    “你祖父太夸张了,在我看来,坚持练习三四年,你的字就能拿得出手了,不过要被你祖父称为‘书法’,确实要至少十年时间。”

    “晚辈会坚持不懈,多谢前辈鼓励。”

    欧阳修又翻了一篇,他指着纸上半首词笑问道:“这是你写的?”

    范宁有点不好意思,他只写了一个词牌,和一句词。

    他用欧阳修的作品练字,除了《朋党论》、《醉翁亭记》外,还有就是《浪淘沙》,刚写了其中一句。

    他想写的这首词其实是眼前这位欧阳前辈的晚年之作。

    ‘垂柳紫陌洛阳东.....’

    欧阳修读到‘垂柳紫陌洛阳东’,心中竟隐隐被触动了,又仿佛回到了当年和一群好友在洛阳时的生活。

    他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笑问道:“你应该没去过洛阳,怎么会有写到洛阳?”

    范宁躬身道:“晚辈没有去过洛阳,这不是写晚辈,而是写前辈,这两天晚辈在拜读前辈的大作,感觉前辈很思念年轻时的生活,便想仿照前辈的风格涂鸦,可惜才疏学浅,模仿不了。”

    欧阳修摸了摸他的头,心中颇为感动,这孩子不仅聪明过人,更重要是宅心仁厚,这才是金子般的品德。

    这句垂柳紫陌洛阳东也开启了他的思路,他才思涌出,提笔把全首写了。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柳紫陌洛阳东,总是当年携手处,游遍花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他把这首词递给范宁,温和笑道:“这首词就送给你了。”

    “多谢前辈!”

    ........

    今天是九月十八日,天空下着蒙蒙秋雨,一辆牛车在细雨斜风中缓缓而行。

    范宁今天要参加的宴会是祖父范仲淹的好友,枢密使庞籍的六十岁寿宴,庞籍官任宰相,在朝中人脉极深,因此前来贺寿的官员络绎不绝,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赶来。

    欧阳修带着范宁以及学生曾布乘牛车来到了庞府,门口已停满了各种马车和牛车,庞籍亲自率领两个儿子在门口迎客。

    或许是欧阳倩给范宁说了好话的缘故,曾布对范宁的一丝不满也消失了,一路上和范宁有说有笑。

    “你们两个跟着我,别走丢了!”

    欧阳修招呼两人一声,两人连忙跟随,范宁虽然心智成熟,无奈腿短手小,还是一个孩童身躯,他只得和曾布一路小跑,跟着大步流星的欧阳修。

    欧阳修自从前几天《醉翁亭记》正式发表后,顿时轰动京城,声望也到了一个顶峰,隐隐已有大宋文坛领袖的迹象。

    他一路和人打招呼,不多时便来到大门前,庞籍早看见了他,连忙笑着对众人道:“醉翁来了,大家快把酒收起来!”

    众人一阵大笑,欧阳修和庞籍寒暄两句,又把范宁和曾布拉过来行礼,庞籍呵呵笑道:“小曾也来了,你兄长在里面,和司马光在一起。”

    他目光又转向范宁,觉得有点眼生,便笑问:“永叔,这位是你的子侄?”

    欧阳修微微一笑,“是希文的孙子,这次从家乡带来,一个了不起的神童啊!”

    庞籍又惊又喜,对范宁笑道:“原来你就是老范的神童孙子,这两天我耳朵都被他说起老茧了。”

    范宁连忙躬身行礼道:“祖父怜爱孙子,大多会有夸大之辞,晚辈很平常,老相公切不可高抬了范宁。”

    “谁说你很平常!”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众人回头,却是王安石走上前,只见他双眼熬得通红,脸颊略略有些清减。”

    他走上前深深向范宁行一礼,“君之一席话,令王安石胜读十年书,请受我一礼。”

    范宁淡淡一笑,“我只问你能接受吗?”

    王安石点点头,“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我愿再用十年时间去实践领悟!”

    众人顿时大为惊讶,王安石可是近年来声名鹊起的新秀,公认的才学卓著,他竟然向一个八岁小童行礼,口称受教,着实令众人深感震撼。

    众人纷纷问王安石,欧阳修是支持范仲淹新政而被贬,而庞籍是比较同情范仲淹,基本上都不是保守派。

    王安石把两人拉到一旁,简单地将范宁的分饼理论给他们说了一遍,欧阳修半响说不出话来,他竟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顿悟。

    庞籍一拍巴掌,“这孩子看得透彻啊!我们白活了几十年,居然还不如一个孩子。”

    说完,庞籍又叹口气,“希文有这样的孙子,他也算后继有人了!”

    范宁挠挠头,夸赞太多,他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

    .......

    进了庞府,欧阳修自己去应酬,把范宁丢给了曾布,府中人流如织,到处是拜寿的宾客。

    曾布带着范宁来到一个人少之处,笑道:“不如我们再来比试一番!”

    “阿布要和比什么?”范宁微微笑道。

    “我们几个兄弟在家中最喜欢玩诗句续尾,我说上句,你对下句,我们接最后一个字。”

    范宁精神一振,这个也是他喜欢的,只要不是让他作诗就行。

    “那就开始吧!你说第一句。”

    曾布想了想道:“葡萄美酒夜光杯!”

    这个有点难,一开头曾布就出了个偏题,曾布心中得意,这一句他可是难住了大哥。

    范宁想了一会儿,忽然脱口而出,“杯深旋被香醪涴!”

    “好!”后面有人喝彩一声。

    两人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只见身后站着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官员,皮肤黝黑,身体微胖,双眉如剑,一双眼睛极为锐利,俨如鹰一样能看透人心。

    范宁不认识此人,但曾布认识,他连忙行礼,“晚辈曾布参见包公!”

    范宁顿时吓了一跳,这位眼神犀利的黑脸官员就是包拯?

    他连忙向包拯的额头望去,上面什么都没有。

    包拯微微笑道:“我刚才遇到老范,他说自己的神童孙子来了,我估计这个小范就是你吧!”

    范宁委实无语,祖父怎么到处宣扬,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若是每个人都跑来考教自己一番,还要不要人活了。

    其实范仲淹是一番苦心,他在利用自己的资源为范宁铺路呢!在大宋,声望是第一重要,声望要从小开始做起,比如晏殊,从小就名闻天下,成年后自然就能成为宰相。

    这就是范仲淹带范宁进京的真正目的,他年事已高,必须在还有一点名声人脉之时替范宁铺好路,以后就靠他自己奋斗了。

    包拯又望向曾布,“你出了一个杯,好像很难,却被人家回一个涴,你怎么办?”

    曾布只得苦笑一声,他以为范宁会接‘杯莫停’,没想到范宁却反击自己一个更生僻的字,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一局我输了!”曾布对不出涴,只得无奈认输。

    包拯哈哈大笑,竖起拇指,“小范果然厉害,我老包也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