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回家
    ,精彩小说免费!

    天还没有亮,晨曦朦胧,蒋湾村内格外宁静,范宁乘坐的小船缓缓驶进入了蒋湾村。

    时隔一个多月,范宁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让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村庄。

    他心中竟有一种回家的强烈期待,让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想敲响家里的院门了。

    就在这时,村西头的一片竹林哗哗作响,很快从竹林中鬼鬼祟祟钻出一人,四下张望一下,撒腿便向村外跑。

    范宁心中却很惊讶,这人不是自己的四叔范铜钟吗?天还没有亮,他跑到竹林内做什么?

    这时,船夫笑道:“小官人,你看那人很有意思,跑到村外后,又大模大样走回来了。”

    范宁看得清楚,范铜钟奔到村口后便调头走回来,脸上带着回家的喜悦,就仿佛刚刚从外面披星戴月赶回来一样。

    “那个人是我四叔!”

    范宁淡淡说了一句,船夫便知趣的闭了嘴,有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

    这时,范铜钟忽然看见范宁乘坐的船只,他先是一怔,随即眼中露出欣喜之色,“阿呆,是你吗?”

    范宁微微一笑问道:“四叔这是从哪里来?”

    范铜钟呵呵一笑,“当然是从县里回来,在镇上小住一晚,四更时分就起床往回赶。”

    “四叔辛苦了。”

    “哪里!哪里!读书嘛,辛苦一点很正常。”

    范铜钟又有点嫉妒地问道:“我听你爹爹说,你跟随范公进京了?”

    范宁点点头,“三阿公正好缺一个烧水点茶的童子,便把我带上,可惜我做得不好,让三阿公很失望。”

    想想也是,范相公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的傻瓜侄子?范铜钟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他装出一种温和的语气道:“你反应是稍稍迟钝一点,让你烧水点茶确实难为你,早点回家也好,以免父母牵挂。”

    “谢谢四叔关心!”

    船夫就像看戏一样,摇船笑而不语,这小家伙不简单啊!

    这时,船只靠上码头,范铜钟已经准备离去,却见船夫拎出一只大箱子,他犹豫一下,又走了回来。

    “阿呆,这口箱子太大,你恐怕拎不动,四叔帮你拎吧!”

    “太感谢四叔了,回头我送四叔一瓶京城的酒。”

    范铜钟很清楚侄儿家的光景,估计他就带了几个小钱进京,还不知道买什么劣酒回来,能喝吗?

    “呵呵!贤侄的好意我心领了,酒就留下来孝敬你爹爹吧!不用给我。”

    范宁感谢了船夫,便跟着四叔往家里走去。

    路上,范宁几次想问四叔解试考得如何?但他最终还没有问出口。

    以他对四叔的理解,如果四叔考中,刚见面时,他就该把自己吹嘘成差点考中解元。

    现在四叔矢口不提此事,考试的结果也就不言而喻。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范宁的家门口。

    这个时候范铜钟可不想见到大哥,以免他对自己生疑,他放下箱子便笑道:“阿呆,四叔有点困倦,先回去补瞌睡,你自己敲门吧!”

    “谢谢四叔!”

    “你我叔侄还客气什么?”范铜钟笑着挥挥手,转身便快步离去。

    范宁举手刚要去敲门,院门忽然开了,只见母亲张三娘出现在眼前,脸上笑得仿佛开了花。

    她一把将儿子抱入怀中,泪水扑簌簌落下,“我的孩儿可回来了,娘天天担心啊!”

    范宁前世就是孤儿,没有感受过母爱,他心中还留存着范呆呆对父母的依恋,此时他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鼻子也一阵阵发酸,勉强笑道:“娘担心什么,孩儿都这么大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才多大。”

    张三娘在儿子小脑瓜上轻轻敲了一记,又连忙抹去眼泪,对屋里喊道:“他爹,是宁儿回来了!”

    脚步声急促响起,只见父亲范铁舟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范宁笑着父亲招招手,“爹爹好!”

    范铁舟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点点头道:“你娘说你今天会回来,我们还打了赌,结果你娘赢了。”

    “那彩头是什么?”范宁好奇地问道。

    范铁舟走上前嘿嘿一笑,“你真想知道?”

    张三娘脸一红,在丈夫肩头狠狠掐了一下,“在孩子面前别乱说话,还不快把箱子拎回去?”

    范铁舟向儿子眨眨眼,便拎着箱子进屋去了。

    “箱子里是什么,这么重?”

    “是欧阳伯伯一家送的礼物,也有我买的一些东西,反正是孝敬你们二老的。”

    要是别人在张三娘面前提个‘老’字,她肯定会翻脸,可儿子嘛!说一百个老字也没有关系。

    张三娘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我儿子长大了,居然也知道买东西孝敬为娘。”

    她一边说,一边急切切打开箱子,眼睛却一下子瞪大了,“啊!这是什么?”

    首先出现她眼前是一匹柔光滑亮的缎子,细腻的缎面上泛着宝石蓝的光泽,绣着一朵朵艳丽的粉白色牡丹。

    她轻轻抚摸着轻软顺滑的绸缎,眼睛都直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料子。

    “宁儿,这....这是你买的?”

    “这是欧阳伯母送给娘的,还有欧阳伯伯送给爹爹的几瓶好酒。”

    范铁舟肃然问道:“宁儿,欧阳伯伯是谁?”

    “是三阿公的一个好友,在京城做官,写诗写文章也蛮有名的?我们就住在他府上。”

    “可是欧阳修?”

    范宁一下子愣住了,父亲居然也知道欧阳修?

    范铁舟见儿子的表情怪异,便忍不住也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笑道:“你这个臭小子,难道爹爹真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

    范铁舟的手稍稍重了一点,痛得范宁咧了一下嘴。

    张三娘立刻像老母鸡一样将儿子护住,狠狠瞪着丈夫,“我的儿子只准我打,你不准打他!”

    “我哪里打他,就是轻轻敲一下,一点都不痛,宁儿,是不是?”

    范宁揉揉头,有些不满道:“爹爹虽然只是轻轻敲一下,但就像打鸡蛋一样,感觉脑壳都要被敲破了。”

    “听见没有!你这个没轻没重的,不准你再敲他头了。”

    张三娘把‘敲他头’三个字咬得特别重,怒视丈夫。

    范铁舟连忙点头,“以后爹爹再也不敲你头了。”

    范宁又拿出京城第一品牌,张古老的胭脂粉饼递给母亲,“这是京城最好的胭脂粉饼,还有香水,是孩儿买给娘的。”

    张三娘从小到现在还从未有人送给她胭脂和香水,她感动得难以自抑,背过身去偷偷抹泪。

    范铁舟却疑惑地问道:“这香水和胭脂很贵吧!你哪来这么多钱?”

    张三娘闻言也惊讶地望着儿子,是啊!自己只给了他两百文钱,他哪来这么多钱买名贵品?

    范铁舟便轻描淡写地将写对联和猜谜的事情说了一遍,笑道:“孩儿买各种礼物一共只花了一两银子,还剩下四两银子和几百文钱呢!”

    他得意地从怀里拿出钱袋晃了晃,里面的铜钱哗哗作响。

    张三娘一把将钱袋夺了过去,紧紧攥住钱袋,这么多钱可不能给孩子拿着,他不懂事会胡乱花掉的。

    “娘给你存起来,等你长大后用来娶娘子。”

    范宁无奈地望着母亲那比闪电还要快的手,钱一旦落到她手上,就休想再要回来了。

    ‘替你存起来娶媳妇’,好像从古至今,每个当娘的都会用这个法子把儿子的钱骗走。

    范铁舟却轻轻叹口气,自己累死累活的打渔种田,一个月最多也只能挣两贯钱。

    可读书人随便对几个对子就能轻松挣五两银子,还是读书才能有出息啊!

    这一刻,范铁舟更加坚定了送儿子去镇里读书的信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