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柳暗又花明
    ,精彩小说免费!

    范铁舟回到家,把父亲去无锡访友的事情告诉了妻子。

    张三娘气得咬紧了牙根,“我进你们范家门快十年了,从未听说你爹爹出门访友,这会儿宁儿考上学堂,要他掏钱了,他就去访友,他是什么意思?宁儿还是不是他的孙子?”

    范铁舟无奈,只得安慰妻子道:“或许只是巧合,反正爹爹会回来,等爹爹回来后再问他要钱。”

    “哼!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现在我们急用钱,怎么办?”

    “要不然还是借吧!我去问水根叔借五贯钱。”

    张三娘叹口气,“昨天我们忘记了,你租人家土地,要给押金的。”

    范铁舟愣住了,这件事他还真给忘了,租田有规矩,租十押一,也就是租十亩地要押一贯钱,他打算租五十亩水田,那就要押五贯钱,如果再买牛,那就要十贯钱了。

    “那就问水根叔借十贯钱!”

    范铁舟一咬牙,“等宁儿阿公回来后,我就先把五贯钱还了。”

    张三娘犹豫一下又道:“刚才王家二郎过来送了两袋米,我就把你想卖渔船的事情给他说了。”

    “他怎么说?”

    张三娘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苦笑。

    “那艘渔船他想要,但他家里也没钱,最多只能先给你五贯钱,明年再把另外一半给你,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范铁舟抱着头蹲了下来,自己东拼西凑,可就是凑不齐。

    爹爹那五贯钱,还不知他肯不肯给呢!自己想做一点事情,怎么就这样艰难?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范宁的声音,“这就是我家!”

    “呵呵,我没有打扰吧!”

    范铁舟和妻子对望一眼,范铁舟连忙起身走到门口,只见儿子领着一个衣着富贵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院门外。

    “您是......”范铁舟迟疑着问道.

    范宁笑着介绍道:“爹爹,这就是村里的周员外,来我们家坐坐!”

    范铁舟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连忙摆手,“原来是周员外,失礼了,快快请进!”

    周麟笑着点点头,“那就打扰了!”

    他跟着范宁走进院子,只见院子里堆满了各种食材,便笑道:“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年货了?”

    张三娘有些得意道:“这是我家宁儿考延英学堂得第一名,大家送的货礼!”

    周麟惊讶地望着范宁,“少郎考延英学堂居然得第一,不错啊!”

    范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只是临场发挥比较好,让员外见笑了。”

    “你不早说,让我失礼了!”

    他想了想,便将手指上黄玉指环取下,递给范宁,“一点心意,祝贺你考上延英学堂。”

    范铁舟连忙推却,太贵重了,他们不能收。

    范宁却发现这只指环和赵学政送给自己的指环一模一样,便试探着问道:“周员外认识县里的赵学政吗?”

    “他是我恩师,我当然认识。”

    “那就对了,昨天赵学政也送我一只指环,和这个一样。”

    周麟大笑,“那只指环和这个是一对,看来是天意啊!这只指环你必须收下了。”

    范铁舟一头雾水,他也不好再推却,只得给妻子使个眼色,让他赶紧去烧茶。

    张三娘却有点奇怪,臭小子有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居然不知道,他藏在哪里了?

    张三娘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回头再和他算帐。

    她转身进屋烧茶去了。

    周麟在院子里坐下,范宁跑回屋取来三块太湖石,递给周麟,“员外,就是这三块石头!”

    周麟接过太湖石,其中一块长约一尺的太湖石让他又惊又喜,真是七星望月,而且是天然形成的。

    范铁舟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疑惑,把儿子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在做什么?”

    “周员外喜欢收藏太湖石,他听说我有几块太湖石,便过来看看。”

    范铁舟当然知道太湖石是名贵之石,他摇摇头道:“要大的太湖石才值钱,这种小石头,最多值几文钱。”

    村里经常有石贩子来收太湖石,这种小太湖石,他们也就几文钱或者十几文钱收走,以至于大家都以为小太湖石不值钱。

    他话音刚落,周麟便笑道:“范少郎,这块七星望月卖给我,我给你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

    范铁舟就像被雷公在头顶敲了一记,呆住了。

    范宁笑嘻嘻道:“如果卖给镇里奇石馆,不止一百两银子吧!”

    周麟指着他摇摇头,“你这个小滑头,难道我还会骗你?我告诉你,奇石馆收你这块石头,就算你识货,他们也最多给你五贯钱,这就是它的市价,卖给我们这种藏石人,则叫收藏价。”

    “那奇石馆卖给您老人家多少?”范宁不甘心地问道。

    周麟没好气道:“若讨价还价,最多八十两银子,我给你一百两银子,是包括三块石头的价格,另外两块太湖石品相一般,倒是做雕刻的好材料。”

    这时,范铁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上前道:“这石头是我打渔时捞到的,送给孩子玩耍,员外喜欢就拿回去,不要提钱字。”

    “这不行!”

    周麟摇头道:“你们不收钱,我也不会要,而且我说实话,这块石头也是在平江府才是这个价,若拿到京城去卖给王公贵族,价格还要翻上几倍,让我占这个便宜,我都不好意思了。”

    范宁嘟囔一句,“既然你老觉得占便宜,那就再添点呗!”

    “闭嘴!”

    范铁舟回头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心中着实恼火,自己儿子怎么象商人一样势利。

    周麟笑着摆摆手,“你儿子可不是一般人,不要用寻常孩子的眼光看待他,他和我之间其实早有默契,范宁,对吧!”

    范宁笑道:“先生和我三阿公也会讨价还价吧!”

    “那当然,上次我想买他的一块石头,我们讨价还价谈不拢,争得面红耳赤,差点打起来了。”

    范铁舟虽然为人厚道,但毕竟还是普通渔民,他无法理解文人挚友之间那种讨价还价的乐趣。

    连范仲淹也讨价还价,那他就没话可说了,范铁舟只得挠挠头问道:“这三块石头我看都差不多,为什么这块贵重,那两块却不值钱?”

    “这就是懂石和不懂石的区别了。”

    周麟对范宁道:“范宁,你去打一盆热水来,不要太烫!”

    范宁答应一声,飞奔回屋,片刻端了一盆热水出来。

    “你们看着!”

    周麟试了试水温,便将七星望月石底部放进水中,只片刻,七个孔中雾气腾腾,很快便连为一体,就像云雾缠绕在山腰处一样。

    范家父子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

    周麟笑道:“这就是上品太湖石的奇妙之处,经过千万年水波荡涤,历久侵蚀,内部早已有无数细孔相通,所以只要内部有水气,就会从一些较大的孔隙中出来,而且这块太湖石外形奇峻,面面玲珑,品相完好,是难得的精品,今天我可是收获大了。”

    范宁轻轻叹息一声,“我可亏大了!”

    周麟一把将范宁抓了过来,“臭小子,我虽然是石痴,可也不是傻瓜,若不是范公写信给我,让我关照你,我会让你进我家门?会用收藏价买你的石头?我最多给你五贯钱,小脑瓜清醒清醒吧!”

    范铁舟着实有点难为情。

    范宁却一点不作恼,依旧笑嘻嘻伸手道:“大丈夫一诺千金,怎么能耍赖,银子呢,我什么时候去取?”

    周麟笑了起来,“难怪范公说你脸皮厚,果然有点境界了,放心吧!银子一两也少不了你的。”

    “什么银子?”张三娘端着茶水出来了。

    周麟急着回去品石,起身道:“我先回去了,回头我让管家把银子送来。”

    范家父子把周麟送出门,张三娘心中着急,却不好多问,只得跟在后面。

    周麟又对范宁,“有时间就到我那里去坐坐,我教你品石辨玉。”

    范宁大喜,连忙躬身行一礼,“晚辈一定去!”

    眼看着周员外走远,范铁舟叹口气,“宁儿,咱们不该要人家那么多钱。”

    “爹爹,如果他不想给,根本就不会报这个价,他自己都说了,到京城价格还要翻几倍,他不吃亏!”

    “可我还是觉得不厚道。”

    “爹爹,其实我已经很厚道了!”

    范宁指着自己脸笑嘻嘻道:“和其他人相比,我这里比谁都厚道。”

    “你这个厚脸皮的小家伙!”范铁舟被儿子逗乐,忍不住大笑起来。

    身后,张三娘柳眉倒竖,“你们两个说完没有?”

    她双手一伸,快如闪电,一把揪住两只耳朵,“给我进来老实交代!”

    “娘子快放手!”

    “娘,你把我耳朵揪掉了!”

    张三娘叉着腰凶巴巴问道:“快说,什么银子?”

    “娘,周员外买那块石头,开价一百两银子。”

    “多少?”张三娘尖叫一声。

    范铁舟见娘子表情夸张,便笑道:“娘子,不过就一百两银子而已。”

    “而已?”

    张三娘一脸冷笑地望着丈夫,范铁舟心中一阵发虚,“那个,这是宁儿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完,他连忙转身溜之大吉了。

    张三娘搂住儿子,脸上笑开了花,一百两银子啊!折算成钱就是十万文,家里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多钱。

    “快给娘说说,你怎么认识周员外的?”

    “糟糕!”

    范宁失声道:“我把正事给忘了!”

    张三娘吓一跳,“什么事情忘记了?”

    范宁懊恼地拍拍脑门,“我找周员外,是想让四叔接手小学塾,结果光想太湖石,把这件事忘记了。”

    “去!”

    张三娘不屑地撇撇嘴,“那算什么正事,卖石头才是正事!”

    这时,张三娘想起了那只黄玉戒指,她脸上堆起从未有过的笑容,柔声对儿子道:“乖宁儿,你是不是还藏有什么好东西,给娘看看,娘保证不要!”

    “我什么都没有!”

    范宁转身向自己屋里逃去,他现在知道了,为什么爹爹身上总是一文钱都没有。

    张三娘见儿子没上当,顿时大发雌威,“小兔崽子,赶紧把东西给娘交出来,否则,看娘怎么收拾你!”

    这时,有人在敲院门,张三娘狠狠瞪儿子房间一眼,等会儿再收拾他。

    她打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只布袋。

    “请问范宁在不在家?”

    “我是他母亲,你找我儿子有什么事?”

    中年男子把口袋递给张三娘,“这是我家主人让我交给你们,一共一百两银子。”

    中年管家行一礼,转身走了。

    张三娘连忙关上院门,打开了袋子,里面是白花花的十锭官银,每锭十两。

    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可现在,一百银子真真实实地捏在张三娘手中,她顿时感到口干舌燥,眼前一阵发晕,她无力地靠在大门上,只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一百两银子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