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刘院主的教诲
    ,精彩小说免费!

    书房内,周鳞小心翼翼将圆柱型的太湖石底部放进热水,片刻,只见所有孔洞里都腾腾冒出热气。

    “真是极品太湖石啊!”周鳞连声赞叹。

    他第一眼看见这块太湖石,便认为是假的,不可能外面有这么密集的小孔而不断裂。

    但他感觉又像是真的,所以试验一番,果然是真,这让周鳞又惊又喜。

    “范宁,你真是有福之人啊!”

    范宁也不隐瞒,便将他如何得到这块太湖石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周鳞点点头,“奇石巷我也去逛过,但那里的东西要么是假的,要么品质太低,稍微出现一块好点的太湖石都会被店铺收走,你能遇到这块石头,真是机缘巧合。”

    “也不完全是机缘巧合,我觉得是奇石馆贪心。”

    周鳞笑了笑道:“也不能说奇石馆贪心,李掌柜如果当时说这块太湖石是真的,那书生未必肯卖,关键还是那个小摊贩看走了眼。”

    “说得也对!”

    范宁现在关心是可以卖多少钱,他挠挠头笑问道:“老爷子,这块石头怎么说?”

    周鳞笑眯眯道:“既然你是花一两银子买来,那我就十两银子买下,给你赚十倍的利益,如何?”

    范宁一把将太湖石抢到手中,拉长脸道:“我宿舍的床有点不稳,正好缺一块垫脚石,老爷子,您歇着吧!我先走了。”

    周鳞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拉住他道:“你这个黑心小家伙,算我怕了你,给你两百两银子。”

    “多少?”范宁连忙掏掏耳朵。

    “两百两银子不少了,不准再讨价还价,否则我也要收听课钱了。”

    范宁连忙笑嘻嘻道:“我一点也不贪心,两百两银子成交!”

    “去!赚了两百倍,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贪心?”

    “那是我运气好,老爷子,今天还有一件事找你。”

    范宁从书袋里取出一个纸包,将外面的纸打开,里面是一堆撕碎的纸。

    “您老看一看,这书能不能修复?”

    “这是什么?”

    周鳞翻了一下,“像是一册手稿。”

    “是丁谓的手稿《平江集》。”

    “什么?”

    周鳞大吃一惊,居然是相国丁谓的手稿,他连忙小心摊开,见被撕得不成样子,他顿时怒道:“这是谁干的?”

    “老爷子,我先申明,绝不是我干的,我是觉得可惜才带回来。”

    周鳞越看越心痛,丁谓十年前已经去世,这本手稿应该是孤品,他的诗最多只有几首流传于世,这本手稿毁掉,那就意味着其他的诗词从此湮灭。

    周鳞小心翼翼将碎纸一一摊开,看了半晌问道:“手稿碎片全不全?”

    范宁点点头,“我找了半天,应该都在这里。”

    “如果全的话,我可以找人试试,天下最好的裱糊匠就在长洲县,我正好明天要回去一趟。”

    周鳞注视着范宁,“你告诉我,这是谁干的?”

    范宁摇摇头,“我真不能说,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周鳞无奈地笑了笑道:“等我将手稿修复后,把它刊印出来,然后你把原稿还给朱老爷子。”

    范宁愣住了,“您知道它的主人?”

    周鳞没好气道:“我在他府中见过,这可是他的宝贝,居然被撕成这样,他如果知道了,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小子,你自求多福吧!”

    范宁小声嘟囔道:“又不是我撕的,找我干什么?”

    “好了!东西收起来,准备上课。”

    范宁连忙坐好,周鳞将书稿小心翼翼收好,又从书柜里取出五块美玉,“今天我给你讲讲玉......”

    范宁回家便将两百银子藏起来,他还不想告诉父母,家里现在暂时不缺钱,范宁准备用这两百两银子给父亲开医馆。

    开医馆并不是拍拍脑袋就可以做的事情,还要进行调查研究,进行可行性分析,至少他需要知道,开一家医馆,两百两银子够不够?

    一旦父亲开了医馆,说不定他们就要搬家,方方面面范宁都要考虑清楚。

    次日天不亮,范宁便和父亲离家返校。

    范铁舟显得情绪有点低沉,昨天送三弟回陆家,陆员外一把揪住三弟脖领,骂骂咧咧将他拖回家。

    老丈人打骂女婿在乡下很正常,范铁舟倒不在意,关键陆员外说话太难听,说什么三弟就是陆家花钱买来的,说什么三弟整天吃白饭,不肯干活,再不听话就赶到牛棚去睡。

    这简直就不把三弟当人看,太欺负人了。

    “父亲还在想三叔的事情吗?”范宁问道。

    范铁舟点点头,勉强笑道:“你三叔昨天提到你。”

    “三叔说我什么?”

    范铁舟道:“你三叔说你把他忘记了。”

    范宁愣住了。

    “你三叔最喜欢你,那时你才两岁,他整天把你扛在肩膀上,有点什么好吃的,他都要留给你,别的孩子欺负你,他也会冲上去保护你。

    有一次你掉进河中差点淹死,也是你三叔从河底把你救起来,他自己却被水草缠住,差点送了命。”

    范铁舟笑了笑道:“不过我告诉你三叔,你病了一场,过去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沉默片刻,范宁小声问道:“如果还给陆家两百两银子,这门婚姻可以解除吗?”

    范铁舟摇摇头,“不光是钱的问题,主要是你三叔犹豫,他受不了陆家的欺负,但又他舍不得自己的一对儿女,我今天还要去一趟陆家,当初结这门亲的时候,就讲好不准欺负你三叔,结果陆家不守信。”

    “这个陆家在哪里?”

    “在横塘茭白湾村,陆员外没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家中颇有田产,便招了上门女婿,你三叔四年前入赘他们家。”

    范宁沉吟一下道:“如果需要两百两银子,爹爹告诉我一声,昨天我给周员外说了这件事,他很愿意帮助我们。”

    范铁舟心中苦笑,周员外又是自己的亲戚,两百两银子怎么可能说拿就拿,再说,老三的事情未必是钱能搞得定。

    范铁舟还是笑着安慰儿子,“既然周员外肯帮忙,我今天去陆家,底气也能足一点。”

    ........

    范宁几乎是踩着时间点进入延英学堂,伴随着上课钟声,他快步走进课堂。

    课堂内闹哄哄的,不少学生和范宁一样,跟随着钟声走进来。

    但让范宁意外的是,他的单人课桌椅居然不见了。

    范宁又向靠窗第一排望去,小loli朱佩已经坐好,她扬着头望着屋顶,嘴角微撇,脸上带着一丝不屑。

    她旁边的位子还空着,让范宁有点迟疑,那个位子自己该不该去坐?

    “范宁,你还发什么呆?”

    刘院主走进来,见范宁还在站在门口发呆,便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去坐下!”

    无奈,范宁只好走回自己的老位子坐下,刚坐下,旁边朱佩低微地哼了一声。

    范宁装作没听见,他打开书袋,取出作业交给了助教。

    他们放假一天也并不轻松,每人要抄写《论语》一遍,那就是一万多字。

    刘院主敲了敲桌子,课堂上安静下来。

    “今天蔡教授有事请假,我来替他代一堂课,大家把《孟子》拿出来,翻到《告子》下第一篇,今天我给大家简单讲讲这篇,该怎么理解......”

    一个上午,朱佩没有和范宁说一句话,连个眼神都没有。

    甚至范宁的胳膊有两次不小心越界,朱佩也没有理睬,就仿佛两人完全是陌生人。

    上午一般是两堂课,中间休息一炷香时间,刚下课,学生们纷纷向茅厕奔去,刘院主却走到范宁面前。

    “范宁,你跟我来!”

    范宁只得起身,跟随刘院主向外面走去。

    这时,朱佩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

    来到刘院主的房间,刘院主指指椅子。

    “坐下吧!”

    刘院主坐在他对面,手指关节敲了敲桌子,对范宁道:“读书不光是学习经习怎么为人处世?”

    “院主是指前天发生的事情吗?”

    刘院主点点头,“前天发生了两件事,都和你有关系,说实话,让我很失望!”

    范宁冷冷道:“刘院主有没有了解事情的原委?比如我为什么用菜汤泼范疆?”

    刘院主沉默片刻道:“我原打算开除范疆,延英学堂绝不允许辱人父母,但他父亲前来求情,愿意向你赔礼道歉,我才给他一次机会。”

    有点出乎范宁的意料,他心中的抵触情绪也消除了很多,他摇摇头道:“道歉就不必了,如果还有下次,我就直接揍他。”

    “这就是我要批评你的,堂堂男子汉,气量怎么如此狭窄,当然我不是说范疆的事情,我说的是朱佩,你知道她是小娘子,你要让着她一点,把她当做妹妹一样,不要动不动就换位子走人。”

    范宁半晌问道:“朱佩的祖父找过院主了?”

    “那倒没有,那天放学,朱佩跑来向我哭鼻子,说你欺负她,当众扫她的颜面,她说她本是一片好心,拿本好字帖帮你提高书法,结果你非但不领情,还将她狠狠羞辱一番,有没有这回事?”

    范宁说不出一句话,事情是真的,但完全颠倒了,到底是谁羞辱谁?

    范宁摇摇头,“事情不是这样的。”

    刘院主笑道:“你不用解释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朱佩性格要强,但心肠很好,那本字帖她确实是从祖父书房里偷出来给你的,你只要稍稍顺着她一点,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范宁懒得再说下去,刘院主偏心朱佩,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便直接问道:“她打范疆的事情,院主打算如何处理?”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范疆辱骂你要开除,但朱佩打范疆也要开除,所以这两件事就抵消了,你同不同意?”

    范宁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哪有这样处理问题的?

    刘院主却哈哈一笑,“我就当你同意了,赶紧去上厕所,马上就要上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