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乡村离婚案(上)
    ,精彩小说免费!

    众人一起回头,范铁舟眉头一皱,“宁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三叔,正好听你们在说三叔的事情。”

    旁边范铜钟重重咳嗽一声,“大人在谈正事,小孩儿别插嘴!”

    范铁戈却向范宁招招手,范宁上前行一礼,“二叔好!”

    范铁戈笑眯眯道:“听说你考上延英学堂,不简单啊!”

    范宁笑道:“既然如此,二叔愿不愿听听我的道理?”

    范铁戈看了一眼父亲,这时,范大川想起赵学政对孙儿的评价。

    他便点了点头,“你说吧!”

    范宁这才不慌不忙道:“对陆家而言,他们用两百两银子买下三叔这个不要工钱的壮劳力,给他们家干活一辈子,绝对是笔好买卖。

    不过三叔背后还有我们范家,大家都是本地人,脸皮挂着脸皮,陆家也不敢做得太绝,尤其几天前我爹爹去找陆家,提出离婚,陆家就急了。”

    “宁儿,不要再说!”

    范铁舟发现父亲脸色不好,连忙制止儿子再说去。

    “不!不!宁儿,你接着说下去。”范铁戈示意范宁继续说。

    范宁不看祖父的脸色,继续道:“陆家想长久剥削三叔,范家是绕不过的坎,所以他们拿出五百两银子离婚的要求,其实是逼范家从此不再干涉三叔的事情,三叔没有了依靠,从此像牛一样给陆家种田干活,不再有任何抱怨,也不会动不动就逃回家。”

    “说得透彻!”

    范铁戈竖起大拇指,“我们宁儿把陆家的一肚子坏水看透了。”

    范铜钟怒道:“那张清单我仔细看过,简直是胡说八道,居然说三哥在陆家几年下来吃喝三百贯钱,平均一年七十多贯钱,一个月吃喝六贯钱,哪个乡下人吃得了这么多钱?”

    范宁淡淡道:“四叔,既然陆家拿得出清单,他们就能自圆其说,陆家是当地有钱大户,他们说自己家里每天吃鸡鸭鱼肉,喝两百文钱一瓶的好酒,一个月六贯钱还不止,大家都会相信是真的。

    当然,我们相信三叔从未吃过这些好东西,可问题是谁来证明?而陆家七大姑八大姨都能证明三叔每天吃得流油。”

    范铜钟半天才道:“老三给他们家付出那么多呢?”

    范宁摇摇头,“陆员外只要说一句话,他女儿嫁给三叔时还是黄花闺女,这笔账就算不清了。”

    “宁儿,别说了!”

    范铁舟听儿子嘴里居然冒出‘黄花闺女’四个字,他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

    范宁往父亲身后闪去,他该说的都说了,后面该怎么办,相信大家都明白。

    半晌,范大川问长子道:“大郎,你今天去范家本堂,族长怎么说?”

    范宁暗暗点头,这个老头子虽然偏心,但确实很精明,一句话就问到点子上,陆范两家斗,现在拼的就是话语权。

    范宁当然知道,只要不是刑事案件,县衙是不会受理乡下这种扯皮官司,一般都是由乡绅来做调解,就看谁家找的乡绅更有名望,更有势力。

    范铁舟道:“族长答应明天帮忙,但只是说尽力,孩儿觉得他答应得有点勉强。”

    范大川摇了摇头,“看来是你的面子不够,这件事还得我亲自出面去找他。”

    .........

    次日一早,范铁舟便带着父亲和几个兄弟坐船走了,两家已经约好,今天下午在横塘乡里正家请几个名望乡绅评理。

    这就是昨晚范家父子必须连夜商量对策的缘故,如果等今天上午再商量,那就晚了。

    就在范家父子四人刚走,范宁便对母亲道:“娘,我今天要去趟镇上,院主要帮我辅导一下书法。”

    张三娘顿时急了,手指在他额头上戳一下,“你这个小笨蛋,刚才怎么不跟爹爹一起走?”

    “不是祖父也在吗?”范宁嘟囔一句。

    张三娘恍然,连连点头,“说得对,咱们不跟他一起,娘给你五十文钱,你去找水根阿公送你。”

    范宁已经背起书袋飞奔出门,“不用,我有钱!”

    张三娘追了出来,“宁儿,你是不是又有银子瞒着我?”

    “我没有银子!”范宁已经跑远了。

    张三娘太了解自己儿子,这个小财迷居然连五十文钱都不动心,十有**又从哪里搞到了一笔银子。

    “小兔崽子,连自己的老娘都要隐瞒,今天倒要好好找一找!”

    张三娘撸一下袖子,转身便向儿子房间走去。

    .......

    范宁很清楚这桩离婚案对范家的重要性,不仅是三叔以后别想翻身,而且范家也会颜面丢尽,成为十里八乡的笑谈。

    虽然这件事的根子是祖父贪图两百两银子的便宜,但倒霉的却是三叔,自己家也会被波及,范宁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就凭祖父那种自私、爱占便宜的性格,范氏族长肯尽全力帮他才怪。

    下午两家评理,这场婚姻扯皮官司范家输定了。

    范宁急匆匆赶到延英学堂,正好在门口遇到刘院主。

    “范宁,今天不好好休息,怎么又跑来学堂?”

    “刘院主,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到我书房去说!”

    刘院主带着范宁来到书房,请他坐下,又让茶童点了一壶热茶。

    范宁喝口热茶,这才把三叔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刘院主。

    刘院主可不仅仅是延英学堂的主人,他还是木堵镇第一大地主,在木堵镇名望极高。

    刘院主笑道:“这种家务事可是清官也难断,你的意思是说,范家愿意离婚,但又不接受对方五百两银子的讹诈,对方其实不想离婚,而是想通过这件事,逼你们范家不再干涉你三叔的事情。”

    “就是这个意思,希望刘院主帮我们主持公道。”

    刘院主点点头,“这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帮帮你也无妨,不过你最好能听我一个建议?”

    “刘院主请说!”

    刘院主笑道:“请范氏族长去谈,我估计五百两银子会减到四百两,如果是我帮你们去谈,对方多要的三百两银子我可以帮你们去掉,你们只要返回两百两银子聘礼就可以了。

    但如果你能请另一个人去谈,我可以保证你们连聘礼都不用还,而且还说不定可以让你三叔心愿达成。”

    范宁手中的两百两银子是打算给父亲开医馆,他当然不想给陆家,他连忙问道:“院主让我请谁?”

    刘院主捋须笑道:“请朱佩的祖父!”

    ........

    朱家是吴江人,但由于朱佩的曾祖母信佛,十分向往灵岩寺,朱老爷子为了满足母亲的愿望,索性在灵岩山下买下一片土地,造了一座庄园。

    一家人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几年。

    范宁还是第一次来朱家,只见高大的院墙长达数里,正南面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大门,台阶两边蹲着两只一丈高的汉白玉镇宅貔貅,朱漆大门上方有一块大牌匾,上面只有两个‘朱府’。

    台阶两边各站着一名身材魁伟的家丁。

    范宁上前拱手道:“我是贵府小娘子朱佩的朋友,能否帮我通报一下。”

    家丁打量一下范宁,见他穿着士子服,头戴士子巾,腰间挂着延英学堂的牌子。

    “小官人稍等一下!”

    家丁转身进去,又停住脚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范宁!”

    “请稍候片刻。”家丁快步走进府中。

    范宁手中拿着木匣,也是运气不错,他告诉母亲是来学堂补课,所以背上了书袋,正好木匣就在书袋中。

    他便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