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乡村离婚案(中)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范宁等得焦火冲头,朱佩才慢慢吞吞从府中走出来。

    她依旧穿着士子服,头戴金冠,腰佩一把镶有宝石的短剑,在她身后不远处跟着大宝剑女侠。

    “你还没走?”朱佩眉头一皱。

    这句话气得范宁差点扭头就走,但想到有求于她,他便不断告诫自己,‘要顾全大局,忍住!’

    朱佩见范宁气得七窍生烟,她眼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你找我有什么事?”朱佩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范宁将木匣递给她,“这个给你!”

    “我才不稀罕你的东西。”

    朱佩嘴上说不稀罕,但还是接了过来,打开匣子,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惊喜,“你把它修复好了?”

    朱佩撕碎这本诗集,她心中也十分懊悔,这可是她从祖父书房里偷出来的,万一祖父追问起来,她也没法交代。

    范宁笑道:“我托一个长辈拿去长洲县修复的。”

    朱佩又看了看修复痕迹,修复到这种程度,只有保书堂才能办得到。

    朱佩又看了范宁一眼,冷笑道:“看不出你蛮有钱的嘛!修复这本书,至少要三十两银子。”

    范宁吓一跳,周老爷子居然替自己出了三十两银子。

    他连忙摇头,“我可没钱,是我长辈出钱修复的,他欠我一个人情。”

    “欠你什么人情?”朱佩兴趣来了,一向都是要问到底的。

    范宁无奈,只得道:“我帮他找到一块极品太湖石,他号称石痴,所以很感激我。”

    朱佩忽然反应过来,“你说是的....石痴周伯伯?”

    “你也认识他?”

    “当然认识!我祖父也是他的石友,他经常来我家府中,不对,前几天他带来一块太湖石给我祖父看,是块柱形的太湖石,祖父羡慕得不行,莫非那块石头就是你帮他找到的?”

    范宁点点头,“就是那块,我上学第一天在奇石巷找到的。”

    朱佩眼珠直转,她慢慢道:“看在你态度还不错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欺负我,我也不要你道歉,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范宁态度奇好,只要小萝莉的祖父肯帮自己,自己的面子就放一边去。

    朱佩见范宁毫不犹豫答应自己,心中舒服了很多,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是这样,再过几个月就是我祖父的六十岁寿辰,我想给他一件寿礼,你帮我也找一块极品太湖石。”

    “没问题,我答应你。”范宁一口答应下来。

    “今天奇怪了!”

    朱佩上下打量范宁,“范阿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都不认识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求我帮忙?”

    范宁咧一下嘴,这臭丫头实在太精明,简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朱佩何等聪明,一下子就看透了范宁的神情,她得意洋洋道:“说吧!本衙内今天心情不错,说不定真能帮帮你。”

    “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想请你祖父帮帮忙。”

    范宁上前把三叔的事情说了一遍,朱佩捂嘴直笑。

    “招个上门女婿也蛮有意思的嘛!”

    她眼角迅速瞥了一眼范宁。

    “好吧!你跟我来,我去找祖父。”

    范宁大喜,连忙抱拳笑道:“多谢!多谢!”

    .......

    范宁走进了朱府,他感觉自己就是进了一座园林,到处是亭台楼阁,曲径通幽,随处可见名贵的花木,地上铺着拼花鹅卵石,一座座千姿百态的太湖石点缀在园林内。

    范宁想到了拙政园,他心中不由感叹,“不愧是平江府第一巨富人家啊!”

    朱佩却在偷偷地观察范宁的表情,见他眼中充满感慨,心中暗暗鄙视,乡下娃子没见识,这座破园子就让他表情这么夸张,什么时候带他去吴江朱府看看,那才吓死他。

    朱佩带范宁来到一间小院,“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祖父!”

    朱佩匆匆去了,范宁坐不住,又走进院子,院子里有一株百年老桂,树下是石桌石凳,地上用白色和青色的鹅卵石铺成几只仙鹤,颇为雅致。

    他见不远处还有一座小门,便慢慢走过,探头向门内望去。

    另一边也是一座小院,但比较简陋,有点像下人住的地方,院子里还有一畦菜地,种着小青菜。

    “小郎让一让哦!”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范宁一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很瘦小的老太太,手中拎着一只浇花的铁皮水壶,她包着头巾,穿着蓝底白点的短布衣,下面是黑色宽裤子,脚上穿一双老布鞋。

    这个打扮和自己祖母完全一样,就是乡下老太太的普遍衣着。

    她满脸橘子般的皱纹,牙齿好像只剩下一颗,瘪着嘴,好奇地打量范宁。

    范宁见她拎着水壶吃力,连忙接了过来,“阿婆,我帮你拿!”

    “谢谢你!”

    老太太佝偻着背,慢慢走到菜地旁,“哎呦!叶子打霜了。”

    她蹲下心疼地抚摸一片菜叶,原来这小片菜地是她种的。

    “阿婆,我帮你浇水!”

    “你会不会?”

    “我会,我家里也种菜的。”

    这个季节的青菜比较娇气,但也很甜,浇水时有讲究,不能浇在菜叶和菜芯上,否则容易冻坏,必须沿着菜根周围浇。

    范宁小心翼翼地将每一颗菜浇了一遍水。

    老太太见他手很稳,浇水十分均匀,瘪着嘴笑了起来,“小郎还真会做事。”

    范宁难为情地挠挠头,“阿婆这么大年纪,还种菜啊!”

    “我就是喜欢,种着玩,他们叫我种花,我不喜欢,花又不能吃,哪有种菜好,一天天看着它长大,还能吃,心中欢喜哉!”

    “我阿婆也种菜。”

    “你阿婆多少岁?”

    “五十多岁吧!”

    “那比我小得多,我女儿都比你阿婆大。”

    范宁吓一跳,这太太多大了,不会有八十几岁了吧!

    “我的老祖宗诶!”

    身后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范宁回头,只见朱佩的祖父跑了上来,扶住老太太,“怎么一不注意,你又跑来种菜了!”

    老太太指着菜地说:“我就种着玩!”

    “哎呀!要种明年天气暖和了再种,现在天气这么冷,求求你就不要出来了。”

    老太太咧嘴笑了,露出一颗牙齿,她指着范宁道:“这个小郎我喜欢!”

    朱佩祖父苦笑道:“下次请他来陪你说话。”

    “让他帮我浇菜!”

    老太太像小孩子一样,说话让人哭笑不得。

    范宁连忙点头,“我会帮阿婆浇菜!”

    这时,朱佩跑了进来,连忙扶住她,“曾祖母,我到处找你,快跟我回去。”

    原来这个老太太是朱佩的曾祖母,很有意思的老太太,居然喜欢种菜。

    朱佩的祖父叫朱元甫,他歉然对范宁道:“这是我老母亲,今年八十三岁,就像小孩子一样,一不注意就溜出来了。”

    范宁笑道:“家有一老,胜似一宝,老员外有福气啊!”

    “我们希望她老人家就这样平平安安地过下去。”

    朱元甫笑道:“范小友,外面冷,我们到房间里去坐!”

    两人来到客堂坐下,一名小丫鬟进来上了茶,朱元甫喝了口茶笑道:“谢谢少郎把那本诗集修补好。”

    范宁的腾地一红,“老员外知道这件事?”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们家一个老祖宗,一个小祖宗,都是惹不得的人,我只好装作不知道。”

    范宁有些不好意思,“那件事我也不对。”

    “你不用说,我心里明白得很,这个孙女被我宠坏了,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在学堂里保护她。”

    范宁心中惭愧,这小娘子哪里需要自己保护。

    朱元甫又笑道:“其实我早就在关注你,我听周员外说过,说你小时候不聪明,比较迟缓,但忽然变得聪明无比,连范相公也对你赞不绝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缘故让你忽然变聪明?”

    范宁挠挠头,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朱元甫知道自己问得唐突,连忙解释道:“佩儿有个小哥哥,目前住在京城,他就是这里有问题.....”

    朱元甫指指自己头,叹口气道:“他已经十五岁,可一直就像三四岁的孩子,是我们家最大的心病啊!”

    范宁这才知道,原来朱佩也有一个傻哥哥。

    可他真的没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不是范呆呆吧!

    范宁低头想了片刻道:“其实我一直就心里明白,就是表达不出来,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后来生一场大病,头脑一下子疏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朱元甫点点头,“看来是需要机缘巧合,急是急不来。”

    两人又端起杯子喝茶,这时朱元甫笑道:“你三叔的事情,佩儿已经告诉我了,俗话说,宁拆一屋,莫拆一家,你们真想要你三叔离婚?”

    范宁道:“现在是我们范家被逼到墙角,陆家太欺负人,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一旦我们输了,我们范家在十里八乡颜面扫尽,用我爹爹的话说,就抬不起头了。”

    朱元甫笑了起来,“好吧!下午我就陪你走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