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出乎意料的结果
    陆员外心中一阵发慌,他感觉有点不妙,低声问兄弟道:“阿生,我们怎么办?”

    陆阿生看了一眼朱元甫,眼珠转了转,“不如先听听他们怎么说?”

    “说个屁啊!”

    陆员外心中恼火,这个时候紧和范家把条件定下来才是正经,哪里还能再给范家机会。

    他咳嗽一声,“亲家翁,不如我们两个单独谈谈。”

    范大川是多精明的一个人,既然孙子范宁把朱大官人请来了,那就意味着事情有转机,这个时候他才不会签署屈辱条约。

    他干笑一声,“亲家翁,我们再等等。”

    周水根却心知肚明,他笑眯眯对范宁道:“范小官人刚才想说什么?”

    范宁不慌不忙道:“刚才陆员外提到规矩,我就说一说调解规矩,按照规矩,负责调解的乡绅要么是共同推荐,要么是双方各请,大家协商解决问题,这三位乡绅是陆家请来,代表陆家发表了意见,可是代表我们范家的乡绅还没有说话,调解结论就不能下,对不对?”

    周水根暗暗竖起大拇指,这个小家伙才是厉害角色,范家怎么不早点把他拉出来?

    他呵呵一笑,“按照规矩是这样,只是刚才范家没有请乡绅,而范族长虽然是乡绅,但他毕竟姓范,陆员外认为他不能参与调解,所以只能按照三位乡绅的意见来裁决。”

    范宁微微一笑,“可现在我们范家也请来乡绅,能不能让他说几句?”

    周水根心中一叹,朱大员外开了口,还有别人什么事?

    他只得苦笑一声,“当然可以!”

    周水根便将刚才两家人意见和最后的结论复述了一遍。

    还不等朱元甫开口,朱佩就笑嘻嘻道:“我来替祖父说两句!”

    范宁顿时急了,小声哀求道:“小姑奶奶,你别多事好不好?”

    朱佩回头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再不准我说话,我马上就晕倒,让祖父送我去看医生。”

    范宁无可奈何,“你说吧!”

    朱佩心中得意洋洋,对众人道:“我认为陆家的要求是有一定道理的......”

    院子顿时一片哗然。

    范宁大急,伸手掐住她胳膊,忽然想起她是小娘子,只得松开手,咬牙切齿道:“你到底在帮谁?”

    “当然是帮你,干嘛不听我说完,急得跟猴子一样,一点耐心都没有!”

    “您老人家继续说!”范宁实在拿她没辙了。

    朱元甫只是笑眯眯坐在一旁,有趣地看着他们俩斗嘴。

    “大家安静,听我把话说完!”

    院子里安静下来,众人都注视着朱佩,所有人都看出来,这是个小娘子。

    朱佩又道:“我们认为范家应该付给陆家五百两银子,但既然婚姻解除,范铁牛生的两个孩子也应该归范家!”

    院子里顿时炸窝了,范宁一拍额头,“妙啊!我怎么没想到?”

    朱佩不屑瞥了他一眼,“你是范呆呆,你怎么可能想得到?”

    陆员外顿时急了,他气急败坏道:“范铁牛是上门女婿,他生的孩子姓陆,这是规矩,怎么能随便改变?”

    朱佩冷冷道:“既然你要把帐算清楚,那就不存在上门女婿了,为什么还要跟陆家姓?”

    “这.....”陆员外顿时哑口无言。

    朱元甫向孙女竖起大拇指,他呵呵笑道:“我孙女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陆员外急忙向自己请的乡绅使眼色,可三个乡绅却当没看见,三人都不是傻子,他们才不会为这种事情得罪朱家。

    这时,陆阿水把兄长拉到一边,低声道:“情况不妙,要不我们让让步吧!”

    陆员外虽然小气吝啬,但什么都比不了自己的孙子重要。

    他只得走回来道:“那只要把两百两银子的聘礼还回来就行了,另外三百贯钱我就不再追究。”

    “可以!”

    朱佩果断答应,“不过聘礼一还,那就不是上门女婿了,你得把孩子还给人家。”

    陆员外呆住了,他忽然一跺脚,“好吧!我一文钱都不要,今天就离婚!”

    一直不吭声的范铁牛忽然跳起来,“女儿给我,这是你答应的!”

    陆员外只看重孙子,对孙女是不在意的,他本来就准备答应孙女姓范,但条件是范铁牛要种三百亩地。

    现在范家有朱大官人撑腰,他知道自己肯定斗不过,这个时候他只要保住孙子,孙女姓什么他一点都不在意。

    他当即一口答应,“可以,女儿给你就给你!”

    范大川高兴得嘴都合不拢,居然不要自己再掏一文钱。

    “好!今天这个婚就算离了,大家一起见证!”

    陆员外叹了口气,虽然他本意是不想离婚,但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点点头,“草拟一份离婚协议,各位见证一下,范陆两家从此各走各的路。”

    “我不离婚!”

    外面忽然奔进来一个年轻女子,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厚实褙子,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正是范铁牛的娘子,她一见到父亲就大哭起来,“阿爹,你不是说不会离婚吗?怎么又变卦了!”

    “哎!”

    陆员外重重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范铁牛的娘子跑上去,抱住丈夫腿大哭道:“铁牛,你可不能不要我啊!”

    范铁牛鼻子一阵发酸,“可你爹爹对我太凶了!”

    “可我对你好啊!你去年下水病倒了,我照顾你三天都没睡觉,你忘了?爹爹不给你肉吃,是谁每天偷偷把肉省下来给你吃?你要妞妞改姓范,是谁去劝爹爹答应的,你都忘了吗?”

    娘子一边哭一边数落,这时,一个小男孩也跑进来抱住范铁牛的另一条腿,跟着大哭道:“爹爹,你不要孩儿了吗?”

    范铁牛终于忍不住,紧紧抱住母子二人,呜咽道:“我不离开你们!”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放声痛哭,两家人面面相觑,大家斗得不可开交,可人家自己不想离婚。

    这时,朱元甫语重心长对范宁道:“你明白了吧!为什么我说宁拆一屋,莫拆一家,四年生两个孩子,就说明他们夫妻感情不错,那个小囝虽然不姓范,可也是他的儿子,母女连肉,父子连心,他们不能分开啊!”

    范宁心中惭愧,他原本是极力主张三叔离婚的,可现在看来,自己只考虑范家的颜面,却忽略了三叔的亲情。

    范宁又看朱佩一眼,却见她扭过头正在偷偷抹泪,范宁心中暗道:‘这个臭丫头虽然霸道了一点,但心肠确实不坏。’

    这时,朱元甫站起身道:“一家四口都离不开,我建议范铁牛这个上门女婿还是继续做下去,但陆家不能再欺负女婿,双方定下几条规矩,大家一起见证!”

    朱元甫又对陆员外道:“陆员外,你也会有老得无法动弹的一天,你肯定不希望那时女婿来报复你吧!所以你现在对女婿好一点,他将来也会好好照顾你,我说得对不对?”

    陆员外羞愧地低下头,他觉得朱大官人说得对,自己考虑问题太不长远了,万一将来铁牛报复自己怎么办?

    他兄弟陆阿水心中却在盘算,他们以前还真小看了范家,范家居然请得动朱大官人,这个关系得抓住,不能丢掉,他连忙低声道:“阿哥,咱们答应他!”

    陆员外点点头,“朱大官人说得对,以前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不会了!”

    朱佩补充道:“光嘴上认错还不行,得定下详细条款,大家签字画押,如果违反了,那陆员外的孙子就得改姓范了。”

    话虽然难听一点,但确实有必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陆员外满脸苦涩,但在朱大员外的强势之下,他只得点头答应了。

    朱元甫又对范大川道:“范员外,这个上门女婿既然是当初定下的婚约,你也收了陆家的高额聘礼,咱们得守信,以后只要陆员外善待女婿,你也不会太干涉儿子生活,对不对?”

    范大川却有点犹豫,他其实也不想儿子做人家上门女婿,说起来有点丢脸,现在有了机会,不用还聘礼就能解除婚约,让他又有点动心。

    这时,范铜钟附耳低声对父亲道:“爹爹,陆员外不是长寿之相,将来他一死,他的财产土地可都是三哥的了。”

    范大川敲了他一下,低声骂道:“就你会算计!”

    话虽然这样话,范大川也觉得小儿子说得对,只要陆家的孙子还认父亲,那陆家的财产迟早都是自己儿子的。

    他忽然觉得这个上门女婿也不错。

    他点点头,“朱大官人说得不错,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亲家翁待我儿子好就行了,我是不想管那么多事情。”

    ======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