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一招鲜
    次日一早,范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宝箱重新埋好,不过他把那块玉珮和扇子取出来。

    玉珮准备卖掉,买太湖石需要本钱,扇子他打算还给朱佩,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感激朱佩昨天帮他。

    “宁儿,你怎么浑身又是泥?”张三娘恼火道。

    “你说呢?”这一次范宁说得理直气壮。

    “算了,快去换身衣服,跟爹爹去趟镇上。”

    “去镇上做什么?”

    张三娘把儿子拉到一边,笑眯眯道:“你爹爹想了一个晚上,终于决定接受你的建议,去开医馆。”

    范宁大喜,爹爹终于想通了,真不容易啊!

    范宁收拾干净,便跟父亲驾船去了镇上。

    “那年我十三岁,考县学没有考上,感觉前途迷茫,正好村子里来了个草医,我没事就跟在他身后,他见我还不错,就让我帮他拎药箱,我们就太湖一带四处给人看病,整整游历了两年。”

    范铁舟轻轻叹口气,目光中充满了对那段美好时光的回忆,那是他最开心的两年,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后来呢?”范宁问道。

    “后来草医思念家乡,便回巴蜀去了,你阿公就让我去打渔。”

    “爹爹主要是擅长外科吧!”

    “嗯!跌打损伤,接骨疗伤都会一点,一般的头疼脑热也能治,太精深的医术我就不会了。”

    范宁笑道:“爹爹放心吧!若真的是医术精湛,也不会呆在小镇上,我估计大家都差不多。”

    “另外爹爹要有心理准备,真做了医生,我们家就要搬来镇上了。”

    “这个再说吧!”

    ......

    父子二人来到镇上,直接去了广记牙人行,范宁出现在上次的庄宅牙人面前,中年牙人顿时又惊又喜。

    “小官人终于来了,我不知该去哪里找你。”

    “事情办妥了?”

    “办妥了,一半是运气,一半是我跑得勤,这位是.....”

    牙人看了看范铁舟.

    “这位就是我父亲,他要开医馆。”

    “请坐!请坐!”

    牙人热情地请范铁舟坐下,“你儿子能干啊!运气也好。”

    “大叔,运气好是什么意思?”范宁问道。

    中年牙人笑眯眯道:“我在一家大药房里给你们找了一间铺子,也是巧,他们正好需要一个专治外科的医生。”

    范铁舟心中欢喜,在药房里开医馆当然最好,他连忙道:“要不,我们去看看!”

    牙人准备好一份正式的委托协议,笑眯眯道:“我们把协议签了就去。”

    .......

    木堵镇上有三大药铺,六家医馆,平均每家药铺内有两家医馆。

    除了医馆,还一些坐堂医师,他们中间有药铺自己的医师,也有挂靠药铺的独立医师。

    总之一句话,医师很多,竞争很激烈。

    牙人帮他们找的这家药铺叫做益生堂,就位于王状元桥,离奇石巷和货运码头都很近。

    药铺是一座独立的黑瓦大房,铺面宽两丈,三级台阶,上面挂着大牌匾,龙飞凤舞三个大字,‘益生堂’。

    外面还有一杆大旗,黄底红边,上书两行八个大字‘杏林国手,救死扶伤’。

    看了让人脸红,杏林国手,那一般是指御医。

    “请跟我来!”

    牙人带他们走进大堂,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

    自古以来没有变过的铺子恐怕就是书店和药铺了,大堂十分宽敞,至少有三百个平方,左边是一排长长的矮柜台,里面十几个抓药伙计正在忙碌,靠墙便是密密麻麻的药柜。

    中间是四五排长椅,或躺或坐,至少有五六十位病人,不停地有呻吟声传来。

    坐下角摆着四张圆桌,每张圆桌前坐着一名医师,正在给病人切脉看病。

    而右边有两间屋子,每间屋子就是一家医馆,门口挂着布帘,上面有牌子,一家叫做王氏内科,旁边有说明:正五气,调阴阳,有点玄,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另一家叫做五脏内科,也写几句吹得不着边际的广告词。

    这时,牙人叫住了一名富态的中年男子,“罗大掌柜!”

    罗大掌柜走上前,牙人给他介绍,“这位就是专攻外科的范医师,家传国手,从业已经二十年,医术经验非常丰富。”

    牙人很会说话,他只说从业二十年,可没说是从医,万一被拆穿,他也能把话圆回来。

    范铁舟的脸一红,一炷香前他还是个船夫,转眼就成为了从医二十年,还好他的脸黑,看不出他的羞愧。

    罗大掌柜打量一眼范铁舟,见他双手粗糙,皮肤黝黑,哪里像个医师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苦力。

    “范先生真是医师?”罗大掌柜怀疑地问道。

    牙人拼命给范铁舟使眼色,范铁舟却摇摇头,“我之前是太湖渔夫,偶然给村里人看看病,并不是专业医师。”

    牙人的脸顿时黑了,完了!完了!这样一说就全完了。

    罗大掌柜呵呵笑了起来,“范先生的坦诚令人钦佩,不过小店的东家定下规矩,一定要经验丰富的医师,只能对范先生说声抱歉了,我也无能为力。”

    范铁舟满脸臊红,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宁儿,我们走!”

    “等一下!”

    范宁叫住了转身要走的父亲,伸手道:“爹爹,把药膏给我。”

    “你....你要做什么?”

    范铁舟不解地将药盒递给范宁。

    范宁接过药盒快步走到中间长椅前,这一排椅子上坐着五六个病人,看样子他们都是来治疗外伤的。

    范宁蹲下来拍了拍第一个病人的腿,又给他捏了捏。

    “你在干什么?”病人疑惑地问道。

    “这个不是!”

    范宁不睬他,又连续试探了三人,三个病人都一脸困惑地望着他。

    众人更是不解望着范宁,罗大掌柜也没有干涉他,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

    范铁舟叹了口气,“宁儿,算了,我们走吧!”

    这时,范宁用力捏了捏第四个人的小腿。

    第四人是个愁眉苦脸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个乡下农夫。

    他措不及防,被范宁捏住了痛处,农夫‘啊!’的大叫一声,“痛死我了!”

    范宁大喜,就是这个人。

    他连忙蹲下问道:“大叔,你腿怎么回事?”

    “我今天犁地的时候,脚腕扭了。”

    “让我看看!”

    中年男子挽起裤管,露出小腿,只见脚腕上红肿一大块。

    范宁挑了一团药膏,均匀地涂在男子的脚腕上。

    “大叔,感觉怎么样?”

    中年男子点点头,“很清凉,很舒服!”

    “大叔,你走两步看看。”

    “不行!不行!”中年男子一口回绝,“不能走,一走就剧痛难忍。”

    “大叔,就走两步,扶着我,保证不痛了。”

    中年男子将信将疑,他这时也感觉到脚腕不痛了,很舒服,这让他也有点动心,便慢慢扶着范宁肩膀站起身。

    ‘一步!两步!三步!’

    最后范宁松开他,让他继续走,中年走了一圈,他甩甩腿,惊讶万分,“咦!真的不痛了!”

    他又连续走两圈,欢喜得咧嘴大笑,“真的好了,一点都没事了。”

    “小官人,这要多少钱?”

    “一般我要收三百文钱,但今天我给你免费!”

    这是牙人给他收集的行情,当天治好扭伤收三百文,隔一天减五十文。

    范宁说完,也不看罗大掌柜一眼,对父亲道:“爹爹,我们去济慈堂!”

    他拉着父亲就走,心中却暗数,“一、二、三,开口!”

    就听见罗大掌柜急切地喊道:“范医师请...请留步!”

    范宁停住脚步,得意地对父亲道:“爹爹,等会儿尽管提条件。”

    .......

    范铁舟怎么没想到,开医馆居然就这样成了,他只要每月给药铺五贯钱房租,其他费用都没有。

    药房给他辟出一间占地两丈方圆的医馆,差不多四十个平方。

    挂牌‘范氏外科’,旁边有说明:祖传秘方,接骨圣手,专治跌打扭伤,这却是范宁写的广告词。

    “宁儿,这船怎么办?”回家路上,范铁舟摇着船橹问道。

    范宁笑嘻嘻道:“跌打损伤,病人走路不便,范医师也是要经常下乡的,这艘船就留着下乡用吧!”

    范铁舟笑了笑,“一般还需要一个药童,要不你退学来帮爹爹?”

    “爹爹给娘说去,她若同意,我就没意见,不过我建议先准备好一斤的跌打损伤药。”

    父子二人对望一眼,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