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生财寻道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范宁两辈子都过得比较拮据,对钱的渴望已经深深烙印在他心中。

    虽然书中自有黄金屋,但那是指做了高官后的种种待遇,但自从范宁亲眼目睹当上高官的欧阳修也买不起房子。

    范宁便不指望自己将来能靠当官发财。

    钱是好东西,有了钱,他的祖母也能活到八十余岁,闲暇种点自己的小菜。

    有了钱,自己的父母也能住上朱家那样的园林大宅,父亲不用像牛一样没日没夜奔波,母亲也能把衣服送去洗衣铺,不用再为生计发愁。

    在宋朝赚钱的门路有不少,但既要赚大钱还能落一个文人雅名,不沾上铜臭味,这种机会却不多。

    但范宁上辈子就知道,这种机会有两个,一个是出版,另一个就是文玩。

    观赏石这条路是周鳞带他入门。

    范宁曾经估算过周鳞的财富,如果把他的近千件观赏石精品运到京城去拍卖,那至少能拍出三十万贯以上。

    谁能想到,温文尔雅的周鳞仅收藏的石头就有如此庞大的财富,而他花的本钱也不过才一万五千贯。

    入了门后,范宁终于深刻了解到大宋士大夫对观赏石的狂热,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连天子随手赏给他的东西也是一串宝石,宋徽宗赵佶更是恨不得把太湖石全部挖到自己皇宫中去。

    士大夫追石狂热,沉溺于赏石玩石,富商大贾也跟着附弄风雅,宋朝文人墨客以及巨商大贾对奇石的热爱已经到了一种境界。

    范宁比宋朝人多了一千年的见识,他相信自己能在观赏石方面闯出一条发财新路来。

    走自己的路,让后人无路可走。

    不过范宁也知道,这事真不能急,得慢慢来。

    .......

    此时,范宁正在奇石巷中穿行,这条两里长的巷子他早已熟悉无比,很多摊贩也认识他,这小家伙有点见识,运气不错。

    范宁熟悉了奇石巷,也发现在这里淘点好东西太难,这里的太湖石大都是中下等品相,连他都看不上,更不用说老爷子周鳞。

    上品很少,精品更是少见,至于极品,像上次那块千洞石就是极品,那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偶然出现一两件上品,也会被大店铺迅速拦截。

    大店铺里精品也不多,主要以上品为主,数量虽然不少,但价格却让人丧气。

    动辄五六十贯,范宁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也没有利润可言。

    奇石馆这些大店铺毕竟经营了数十年,货物的源头和客户都被它们掌控。

    范宁只有周鳞一个高端客户而且也没有货源,只能是业余玩玩。

    “李大叔,袋子里有没有什么压箱好货?”

    范宁走到一名黑胖子摊贩面前,笑嘻嘻翻他的袋子。

    这个黑胖子摊贩就是上次收到极品千洞石的小贩,光福乡蒋墩人,叫李阿毛,他是个石贩子,常年累月在太湖周围的农家收购太湖石,然后过来摆摊赚差价。

    范宁告诉他,上次那块太湖石他卖了十贯钱,李阿毛倒也不生气,那块石头他用五十文钱收购来,卖给书生两贯钱,赚了四十倍。

    范宁一贯钱从书生手中回购,十贯钱卖出去,翻十倍也很正常。

    如果那块石头是真的,就值十贯钱这个价。

    至于卖两百两银子,那就不是他这种底层百姓能想象了。

    范宁上次在他这里又淘到一块上品灵璧石,给了朱佩,那臭丫头居然不认,又不肯还给自己,着实让范宁恼火。

    李阿毛连忙捂住自己的袋子,“去!去!去!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上次那块灵璧石我卖亏了,你要再补我五百文钱。”

    范宁却眼疾手快,一把掏出一块柚子大小的圆石头。

    “这是什么石头?”

    李阿毛瞥了一眼这块石头,漫不经心道:“这个啊!这是寿山石,刻印章用的,你要的话,便宜卖给你。”

    范宁心中有一种将这个李阿毛狠狠揍一顿的冲动,自己手中拿到的分明是一块极品田黄石,他居然还要便宜卖给自己。

    不过这也不怪李阿毛,寿山石虽然早在南北朝时就有人用它当雕刻材料,但直到元朝时才开始流行起来,至于田黄石,更要到明清时才会身价陡增千万倍。

    在宋朝,喜欢它的人还不多,属于冷门收藏石。

    李阿毛这种石贩子至少还知道它叫寿山石,而一般人只会拿它去修房子。

    周鳞就是少有喜欢寿山石的人,也知道田黄石的观赏价值,范宁就在他的仓库中看到过一块水缸大的极品田黄石。

    “这石头多少钱?”

    范宁没有故意贬低手中田黄石,没必要,李阿毛既然说便宜卖给自己,那它的价格就不会超过三百文钱。

    “咱们是老熟人,我也不多要,两百文钱你拿走。”

    这块石头是李阿毛十文钱收进来的,他觉得品相不错才摆上摊子。

    可摆了三天也无人问津,他下午才收回袋子,不料就被范宁翻出来了。

    “太贵了,我的钱都是从牙缝里刮下来的,你好意思要我两百文?”

    “那你给多少?”

    “最多二十文!”

    “去!去!去!一边玩去。”

    李阿毛伸手要抢石头,范宁却不给他,他忽然发现摊子上有块太湖石异常眼熟,连忙一把抢过来。

    “大叔,这块太湖石是真的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块石头怎么不是真的?刚才奇石馆就有人来收购,我就偏不卖给他们,你要的话,不能低于三贯钱。”

    范宁仔细看这块太湖石,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感觉眼熟,这块石头神似范宽的《溪山行旅图》,中间居然还有一条白线,就是千尺瀑布啊!如果上面再种一点点青苔,简直就一模一样。

    可惜这个李阿毛没文化,没看过《溪山行旅图》,否则他要发笔小财了,当然,宋朝能有机会看过《溪山行旅图》的人也屈指可数。

    不过就算没有《溪山行旅图》,仅仅凭这块太湖石的雄奇造型,也是一块上品太湖石。

    这时,范宁远远看见奇石馆的李掌柜正匆匆向这边走来。

    他立刻掏出三只一两重的银裸子扔给李阿毛,又指指田黄石。

    “这块寿山石就当搭头?”

    “可以,送给你了!”

    “大叔,我尿急,先走一步。”

    范宁飞快将两块石头装进布袋,转身就疾奔而去。

    “这个臭小子,倒有钱啊!”

    李阿毛捏了捏三两银子,眉开眼笑收入怀中。

    这时,奇石馆的李掌柜跟着伙计匆匆走来。

    “掌柜,就是这里!”

    李掌柜看了摊子一圈,也没看见伙计说的上品太湖石。

    “石头在哪里?”

    伙计也愣住了,刚才还在这里啊!

    “老李头,刚才那块石头呢?”

    “什么石头?我这里全是石头。”

    伙计半晌吞吞吐吐道:“就是我说有点....有点瑕疵那块。”

    “卖了!”

    李阿毛冷冷瞪了他一眼,“既然你老人家说有瑕疵,我就便宜卖了呗!”

    李掌柜听得目瞪口呆,他忽然回头狠狠一巴掌向伙计打去。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

    伙计抱着头委屈道:“是你教我们说的嘛!要说有瑕疵,好压价收购。”

    李掌柜恨不得把这个白痴伙计拖回去暴打一顿,但现在他更关心那块太湖石,雄浑如泰山,那可是绝对能卖五十贯高价啊!

    他陪着笑脸问道:“老李,咱们也是本家,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你能不告诉我,你那块石头卖给谁了?”

    李掌柜就希望那个买家不识货,自己再把它买回来。

    李阿毛也不敢过于得罪奇石馆,他便道:“你伙计我说石头有瑕疵,令我心灰意冷,正好范小官人过来,他一眼看中那块石头,我就便宜卖给他了。”

    李掌柜气得一跺脚,“怎么又是那个臭小子!”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