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新年将至
    ,精彩小说免费!

    范宁一口气跑回家,钻进书房便急不可耐的取出两块石头。

    他先看田黄石,灰白色的外皮已经剥落掉一部分,露出里面温润黄澄的本体,如果外皮全部剥掉,外形应该是卵状,柚子大小。

    这可是极品冻石田黄啊!全石通体明透,闪烁着玻璃光泽,似凝固的蜂蜜,润泽无比,上面分布着密如织网的细萝卜纹,疏密有致、条理不乱。

    后世一克田黄就要超过黄金价格十几倍,可惜宋朝人还对它兴趣不大。

    范宁放下田黄石,又托起太湖石。

    他现在对太湖石已经颇有体悟,太湖石如果发育的完美,便可称为上品或者精品,但要被称为极品必须要有奇罕之处。

    比如上次那块千洞石,就在于它的千孔玲珑,万中无一。

    而这块太湖石,外形像一座大山,山势雄伟,倒和泰山有几分形象,令人高山仰止。

    如果没有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这太湖石只能算是上品,勉强可称为精品。

    但就是因为有了《溪山行旅图》,这块太湖石便赋予了灵魂,可升格为极品,这块太湖石自然也叫做溪山行旅石。

    范宁越看越喜欢,虽然这两块石头他想自己留着,可是为了自己的赚钱大计,他也只能忍痛割爱。

    这块石头不打算卖给周麟,周麟给价稍低,范宁需要等待机会,用京城的价格把它卖出去。

    这时,院子里传来母亲的喊声,“宁儿!”

    “我来了!”

    范宁藏起两块石头,飞奔下楼。

    “娘,是不是叫我吃饭?”

    “每次叫你,就知道吃饭!”

    张三娘没好气瞪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娘都不知道?”

    “我刚回来,刚才尿急,跑去上茅厕了。”

    张三娘指指客堂,“下午有个小娘子给你送信,在客堂上呢!”

    “小娘?”

    范宁不解地挠挠头,“是谁啊?”

    “信在桌上,自己去看。”

    范宁转身向客堂里走去,桌上果然有一封信,他瞥了一眼,顿时跳了起来。

    “娘!是不是一个打扮成小子模样的蛮丫头?”

    张三娘脸一沉,“不准你这样说人家,那么温婉可亲、知书达理的小娘子,居然被你说成蛮丫头,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又皮痒了?”

    范宁翻了一下白眼,温婉可亲、知书达理,这是在说朱佩吗?

    ........

    过了二十五,新年就快了,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杀公鸡.......

    到了二十八,镇上的鞭炮声开始响起来了,家家户户都在贴门符、挂春联、备屠苏酒、彻底打扫卫生,一群群小孩子穿上新衣服到处奔跑。

    学堂是二十八日中午放假,到正月初六开始上课。

    一放学,范宁便带着刘康向奇石巷奔去。

    刘康听说范宁那块柱状太湖石卖得十贯钱,足足赚了十倍,让他心痒难耐,便缠着范宁让他也发笔小财。

    范宁则是想再去淘一块田黄石,柚子大的田黄石才两百文钱,如果不把奇石巷的田黄石统统扫光,他感觉自己就是在犯罪。

    但结果却出乎两人意料,奇石巷空空荡荡,一个摊贩都没有,全部回家过年去了,连店铺也纷纷挂上大锁,贴上新年歇业的牌子。

    扑了个空,两人只得沮丧回家。

    走到路上,范宁忽然想起一事,一转弯便去了父亲的医馆。

    外科医生确实很忙,古时候人们都是手工劳动,动不动就会扭着伤着,大家都忙着挣钱养家,一天都停不下来,没有几个人会躺在家中悠闲地养伤。

    为了尽快复原,大家都会来找医生治伤。

    范铁舟忙得跟陀螺似的,一刻都停不下来,范宁就在一旁坐着,看父亲用他那一招鲜治病。

    “有什么事?”

    范铁舟送走一个病人,终于喘了口气。

    “爹爹,我想回趟蒋湾村。”

    “现在?”

    范铁舟吓了一跳,他现在可没有时间。

    “明天吧!”

    范宁犹豫一下道:“想去看看阿婆,再顺便去王二叔家,上次你不是说他有几块石头留给我。”

    范铁舟哑然失笑,“你说反了吧!想去王二叔家,再顺便看看阿婆。”

    “都是一个意思啦!”

    范宁挠挠头笑道:“过年船不好租,爹爹明天能不能送我一趟?”

    范铁舟笑了起来,“明天你娘要去外婆家,你就陪她一起去,反正很近,自己抽个时间跑趟蒋湾村就是了。”

    .......

    范宁母亲的娘家是小岩村人,离蒋湾村不足三里,就在山的另一边。

    小岩村也是一座小村庄,三四十户人家,一大半都姓张。

    这里人家主要以种田为生,范宁的外公算是中农,家中有四十余亩上田。

    张太公膝下只有一儿一女,长女就是张三娘,十年前嫁给了邻村渔夫范铁舟。

    儿子叫做张平,是个很能干的年轻人,五年前娶妻,生了一个女儿,目前夫妻二人正在努力,争取早日生个大胖小子。

    范宁和母亲是坐水根阿公的船去小岩村,今天张水根的船正好有空。

    “大侄女,你有福气啊!铁舟做了医师,收入一下子增加数倍,还搬来镇上,有了自己的大房宅,你爹爹在村中到处夸你呢!”

    张水根一路上都在夸赞,张三娘却稍显沉默,她望着路上一座座村庄,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她越来越怀念自己的老房子,虽然新宅宽敞明亮,但她却感到十分寂寞,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不像在蒋湾村,七大姑八大姨,一群女人聚在一起,聊聊东家长西家短,半天就过去了。

    三间茅屋虽然破旧,但温馨快乐啊!

    哪像现在,住了一个月多,对面的邻居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女主人和自己面对面走过,都视而不见。

    “宁儿,咱们搬回蒋湾村吧!”张三娘脱口而出。

    “娘,你真想回去,我没有意见。”范宁笑道。

    张三娘叹口气,她也只是说说,哪能真的搬回去。

    她搬到镇上让全村人羡慕得不行,每个来镇上的村民参观她家时都要惊叹一番,各种羡慕嫉妒恨,着实让她得意了一个月。

    现在再搬回去,村里人岂不会笑死她,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再说,大郎怎么办?他一个人住在镇上,万一......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张三娘脸上浮现一丝恼怒,他敢!

    范宁体谅母亲,便笑嘻嘻道:“娘,还是雇个丫鬟吧!平时能陪你说说话。”

    他刚说完,张水根接口道:“大侄女,你若想雇丫鬟,就给我说一声,我外孙女正好想找个人家做事,你见过的,就是小瓶儿。”

    张三娘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谁让你多事?现在让她难做人。

    范宁吐一下舌头,扭过头去,这个老头的耳朵怎么就这样长呢?

    张三娘只得委婉回绝,“三叔,稍等等吧!现在家里还暂时用不着,等需要了,我一定来找你。”

    “好吧!她其实在里正家做事,但你也知道,乡下给的工钱太低,一天才给三十文,镇上做丫鬟,一天可是给五十文。”

    张三娘翻了个白眼,小瓶儿才七岁,就打发出来做丫鬟,还和自己是转弯抹角的亲戚,来自己家里,到底是做丫鬟还是养女儿?

    长得秀丽一点自己也认了,将来给儿子做个陪房,偏偏还长得那么丑,皮肤比自己丈夫还黑。

    她才不会要!

    ........

    虽然是寒冬,但江南河水没有结冰,船照样驶得快,半个时辰就到了小岩村,范宁见到了外公外婆和舅舅。

    这一顿夸奖就不用说了,范宁连吃了两个外婆包的糯米肉汤团,他就想开溜去蒋湾村。

    范宁心中挂了钩子一样,不知王二叔给他留的太湖石会是什么样子。

    好在正好家里有事,外公和舅舅也顾不上他,母亲张三娘便放他走了。

    从小岩村到蒋湾村,绕过一座山梁就到了,大概三里左右,如果走直线更近。

    范宁取代范呆呆后曾经和母亲来过一次外婆家里,他还记得路。

    他沿着直线小路向山梁另一头走去,一路上不时遇到走亲戚的村民。

    “阿呆,好久不见了!”

    “阿呆,能不能给你爹爹说一下,乡里乡亲的,看病就不要收钱了。”

    凭什么啊!

    范宁心中鄙视,加快了速度,不多时,便看到了蒋湾村。

    他心中一阵激动,穿过一片竹林,向村里走去。

    刚要走出竹林,他忽然停住脚步,只见他四叔范铜钟从对面鬼鬼祟祟走来,一路东张西望。

    “有鬼啊!”

    说到有鬼,范宁猛地想起一事,扭头望去,哼!杨寡妇家不就在竹林东面吗?

    范宁闪身蹲在一块石头背后。

    片刻,范铜钟走近竹林,但他并不进来,而是沿着竹林前面的小路向东走去,那边就是杨寡妇家。

    很快他一闪身进了杨寡妇家的院子,人影消失。

    “狗日的,整天偷鸡摸狗,不务正业!”

    范宁狠狠骂了一句,一脚向石头踢去,一阵剧痛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石头怎么这样锋利?

    他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块石头。

    “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