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上元花灯会(上)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范铜钟跪在地上,心中悔恨交加,自己干嘛要嘴贱说出来!

    同时他心中大骂范宁,这个小混蛋,可把老子坑惨了。

    柳细妹扑在床上嚎啕大哭,她心中委屈啊!

    爹爹哄她,说是嫁给一个翩翩读书郎,读书郎是不错,可嫁了以后才发现,是不求上进的花心大萝卜。

    读书郎考不上功名,还不如种田郎。

    自己嫁给他一年多,他整天就呆在县城里,和一帮狐朋狗友鬼混,却把自己的丢在乡下,这和活寡妇有什么区别?

    想到寡妇,柳细妹心中就是一阵心痛,居然勾搭上了杨寡妇,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柳细妹又想到自己陪嫁的珍珠银钗不见了,她还怪婆婆收拾自己房间,现在她才明白,一定是自己男人送给了那个狐狸精。

    不行!我要离婚,离婚!

    柳细妹越想越恨,她坐起身吼道:“这日子没法过!我要回家,离婚!”

    范铜钟痛哭流涕,连连作揖,“娘子,为夫知错了,就饶为夫这一次吧!”

    范宁听了暗暗摇头,四叔这时候认怂,以后这腰杆就休想再硬起来。

    范宁见事态已经明朗,便不再听下去,脚底抹上油,转身溜之大吉。

    不久,柳细妹拎着包裹哭哭啼啼走了,范铜钟跪在门口,像霜打过的茄子,眼巴巴地望着娘子走远。

    在他身后,范大川铁青着脸,拎着一根棍子,满腔怒火地望着儿子。

    这个不学好的东西,今天一定要打死他。

    .......

    在灵岩寺低沉浑厚的钟声响起,庆历八年到来了。

    元月的时间过得最快,在各种应酬和懒散中,一眨眼便到了一月中旬。

    百姓们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上元节。

    上元节是看灯的盛日,镇上虽然也有几盏灯,却远不如县里热闹。

    家家户户携妻带子,关上门去县里看灯。

    中午,张三娘换上一件五彩绫罗做成的新比甲,头上抹了桂花油,乌亮亮的头髻上插上一支凤凰银簪子。

    她又喜滋滋地取出了儿子在京城给她买的胭脂和粉饼,坐在铜镜前描眉抹粉,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对镜子瞧了瞧,又觉得不太满意,便擦掉脂粉重新上妆。

    院子里,父子二人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化个妆就用了一个时辰,这要等要什么时候去。

    范铁舟给儿子使个眼色,“宁儿,去给你娘说说,让她别化妆了。”

    范宁翻个白眼,“为什么要我去说?”

    “你说点好听的,哄哄你娘。”

    范宁走到房门前,对正在补妆的母亲笑道:“我娘天生丽质,根本就不需要化妆。”

    张三娘忙着往脸上补粉,她随口应道:“既然你娘天生丽质,你还买胭脂粉饼给她做什么?”

    范宁回头看了父亲一眼,无奈摇摇头。

    范铁舟指了指头,要他动动脑筋再说话。

    范宁又对母亲道:“其实是爹爹不喜欢你化妆的样子,他不敢说,就让我来劝阻你。”

    “砰!”一声,张三娘气得把粉饼扔到小桌上,“我不化了,走吧!”

    .......

    同去看灯的还有刘康一家,刘康母亲的脸上也涂得雪白,两个女人见面,便有说不完的话。

    两家人上了范铁舟的客船,客船晃晃悠悠向胥江驶去。

    胥江内挤满了船只,都是十里八乡去县城看灯的村民。

    每个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孩子们穿着新衣,手中拎着去年的小灯笼,大家心中都充满了逛花灯的期待,脸上洋溢着兴奋,河道内一路欢声笑语。

    范宁今年穿一身青缎士子袍,头戴士子巾,手中拿一柄折扇,这是严教授恭贺他考第一送他的礼物,使他看起来颇为温文尔雅。

    刘康也穿得差不多,手中也拿一把折扇,但他皮肤黑,长得骨结粗大,他身上就没有范宁那种优雅的气质。

    “我还没去过县城呢?”范宁望着远处的县城憧憬道。

    “不会吧!前年我们还一起去过。”

    前年一起去的是范呆呆,不是他,范宁摇摇头,“我记得不了,县城内有什么好玩的?”

    不愧是好朋友,刘康很清楚范宁的心思,他笑嘻嘻道:“可能会让你失望,吴县可没有奇石巷,平江府唯一的石头市场就在我们镇上。”

    “原本还想这两天去逛逛。”

    刘康怀疑地看着范宁,“你小子是不是想改行做石头贩子?”

    范宁收起折扇,笑了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收藏名石。”

    “屁的收藏,你小子就是想赚钱,我说这几月你已经攒了不少钱吧?”

    刘康很羡慕范宁的生意头脑,一贯钱买进的石头,转手就卖了十贯钱,而且眼光还那么准,他怎么也做不到。

    范宁拍拍肩头的布袋,里面铜钱哗哗作响,“你信不信,我的全部家当就只剩下两百文钱。”

    说起来范宁手头确实拮据,上次回蒋湾村没有遇到周鳞,两块太湖石还堆在他床下,加上他过年时塞给阿婆五百文钱,他现在只剩下二百文钱。

    父亲送给他的一两银子最终逃不过母亲猎犬般的搜寻,被她从床缝里抠出来没收了。

    自从母亲张三娘从老屋墙角挖出范宁的宝盒后,搜查儿子房间便成了她的乐趣之一。

    至于去年考第一答应的五百文赏钱,范宁从未指望母亲会兑现。

    “那你还不如我!”

    刘康得意拍拍腰囊,“我有八钱碎银子,今天我请你。”

    这时,范宁又想起一事,笑问道:“县城灯会上有没有彩棚,就是猜灯谜、对对联可以兑奖那种?”

    “有!在文庙广场上,每年灯会那边最热闹。”

    范宁顿时欣然向往,那里才是他今晚想去的地方。

    ......

    船只终于到了吴县,此时吴县护城河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船只,富贵人家的画舫大船,贫寒人家则是光板小船,条件稍微好一点,则会在船上搭个乌篷,扎上五色彩布,

    范铁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一处停船的地方。

    两家人上了岸,向县城里走去。

    “爹爹,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刘康提议道。

    刘康的父亲回头看了看娘子,和范宁家一样,刘家也是老婆做主。

    “宁儿他娘,你说呢?”刘康的母亲笑问道。

    张三娘想了想道:“吃晚饭是要趁早,去年我们等想天黑再吃饭,结果所有饭馆食铺都关门了,我们只好饿着肚子回家。”

    “那走吧!我们找家小吃铺。”

    现在距离天黑至少还有大半个时辰,但县城内已经人潮涌动,吃晚饭的游人格外多,每家小吃铺都爆满。

    他们运气不错,很快就在一家小食铺中找到空位,众人坐下,点了七八个菜,又要几盘馒头,范铁舟还要了一壶酒,和刘康父亲对饮。

    小食铺就是一个棚子,属于占道经营,两边道路狭窄,最多只能走一辆牛车,街道上人来人往,格外拥挤。

    这时,远处来了一顶轿子,前面有人鸣锣开道,十几个衙役举着各种牌子,街上的百姓纷纷向两边避让。

    “那是官员出巡吗?”范宁指着远处队伍问道。

    “应该....是吧!”刘康也不能确定。

    刘康父亲笑道:“肯定是,还穿着差服,看这排场,不是县令就是县丞。”

    “我去看看!”

    范宁来大宋还是第一次看见县令出巡,他心中颇有兴趣,放下筷子就飞奔而去。

    张三娘一把没抓住他,气得在后面喊道:“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吃饭才是正经!”

    范宁挤进左边人群,伸长脖子,向队伍望去。

    只见十六名衙役穿着皂服,头戴八角差帽,腰间悬挂一把朴刀,个个体格健壮,队伍整齐,目不斜视地举牌前行。

    中间是一顶青色的四人大轿,四个脚力抬着,轿帘垂下,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轿子旁边跟着一名幕僚模样的中年男子,骑在一匹毛驴上,身材削瘦,看起来十分精明能干,不断探头向前面张望。

    “把牌子举高一点!”

    衙役们将牌子举得更高。

    范宁这才注意牌子的字,他原以为是肃静、避让之类,但细看却是官员的身份背景。

    当什么官,什么官阶,是否科班出身,哪一年进士,甚至进士考多少名等等。

    列举得十分详细,让人一看便感觉此官来历不凡。

    原来轿中官员是吴江县令。

    就在这时,对面也传来一声锣响,‘咣!’只见十几名衙役簇拥着一名骑马官员走来。

    道路狭窄,官威盛大,这下有点麻烦了。

    =====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