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上元花灯会(中)
    这时,刘康跑上前拉了一下范宁,“你不是想看看我们县令长什么样子吗?前面骑马的那个就是。”

    “看看去!”

    范宁跟着刘康向前面跑去,片刻来到了县令不远处。

    范宁只知道县令姓李,昆山县人,官声一般,用吴县土话来说,叫大事捣糨糊,小事拎得清,因此深得上司好评。

    这位李县令年约三十岁出头,倒是长得不错,鼻直口方,颌下一缕黑须,头戴双翅乌纱帽,身穿深青色官服,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刘康对范宁道:“听说李县令的岳父是朝中权贵,给女儿的嫁妆有三千亩地,十万贯钱,各种财宝就有几百大箱,装满了几艘船,好多人都在岸上数。”

    刘康越说越羡慕,眼睛闪闪发亮,他父母就经常用这件事激励他刻苦读书,考上进士。

    范宁听得悠然向往,自己长得也不错,一旦考上进士,权贵人家打破头也争着要把女儿嫁给自己。

    范宁想象着那一幕的情景,顿时觉得一本本枯涩的经文也变得有富有生趣,一时间,他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十年寒窗也值了。

    李县令身边跟着四个拿着水火棍的弓手,前后各八名衙役,旁边也跟着一个骑毛驴的幕僚,却长得贼眉鼠眼,一脸奸猾。

    “县君,对面应该是吴江张县令,听说是文相公的门生,要不要避让一下?”

    李县令不满地瞪了幕僚一眼,“为什么要我避让?难道文相公的门生,就能骑在我头上?”

    幕僚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两人的后台不和。

    他连忙吩咐左右,“去看看他的牌子!”

    身边一名手力立刻飞奔过去,对面也跑来一名衙役,两人都是前来看牌。

    范宁这才注意到李县令的牌子,居然和前面那位县令一样,也是庆历二年进士。

    片刻,手力回来禀报,“启禀县君,对方也是庆历二年进士,乙榜第九十四名。”

    李县令挥挥手,“那就不让!”

    自己可是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而对方才是乙榜九十四名,同进士出身,差自己太远,应该是他让自己。

    这是文官的规矩,狭路相逢,官高者胜,如果是同阶,那就比科举出身。

    对面吴江县令开始缓缓后退,一直退到小桥上,让出了一条路,这时,对方的幕僚跑来,抱拳行礼,“李县令,我家县君路经贵县,有急事赶回去,改日再来拜访赔罪!”

    “无妨!无妨!今天上元夜,本官公务在身,改日再好好招待你们县君。”

    两人虽互不待见,但场面上的话要说足,都是各有要事,以后再说。

    李县令喝令一声,“继续巡视!”

    衙役们鸣锣开道,两支队伍交错而过时,两个县令笑呵呵打个招呼。

    “小弟要巡防治安,改日再请兄长喝酒,一定不醉不休!”

    “公务要紧,以后我们有的是见面机会,呵呵!”

    李县令拱拱手,便带着衙役扬长而去,等他走远,坐轿的吴江县令才重新回到街上,继续前行。

    范宁着实看得有趣,原来宋朝官员各种斗,斗资历,比功名,功名若是一样,还要再比比名次,连争路也要看对方的功名,才决定谁让路。

    这时,坐在小吃铺中的张三娘却悠然向往,自己儿子什么时候也能坐上官轿,威风八面地在大街上行走?

    ........

    吴县的花灯虽然比不上京城,但也是花灯璀璨,流光溢彩,加之平江府民间富裕,很多大户人家都扎出彩灯凑趣,美人灯、寿星灯、莲花灯、鲤鱼灯、龙灯、鹿灯.....

    在争奇斗艳的花灯中,还有一种精妙绝伦的走马灯,灯罩可以旋转,画在上面的马儿就像不停地在奔跑。

    一时间,各种造型的大型彩灯随处可见,看得游人流连忘返。

    但上元夜除了花灯这个主角外,还需要各种配角来捧场,小摊贩、小彩棚随处可见。

    小娘子们三五结伴,穿着袄衣罗裙,眉目秀美,一个个打扮得格外漂亮,她们不时被小摊上的脂粉铜钗吸引,围在小摊前选购首饰。

    而顽童们则穿着新衣,头梳总角,拎着灯笼在人群中穿梭奔跑,远远望去,就像一群群萤火虫在岸上飞舞。

    刘康三岁的妹妹坐在父亲肩头,她手上也拿着一盏小鱼灯,小脸笑开了花。

    “爹爹,那不是三叔吗?”范宁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老三!”范铁舟也认出了兄弟,挥手大喊。

    一个身材粗壮的男子转过身,正是范宁三叔范铁牛,他也看见兄长一家,高兴得咧嘴大笑。

    范铁牛穿一件簇新的短衣,裤子也是新的,腰束一条布带,他肩头扛着宝贝女儿,手中牵着儿子,旁边是他娘子陆氏,她正在小摊前给儿子和女儿买灯笼。

    一家三口也来县城看灯。

    范铁牛指了指正在和小贩讨价还价的娘子,有点不好意思。

    范铁舟便向他挥挥手,让他们一家自己去玩,打过招呼就行了。

    “三叔看样子过得不错!”

    范宁笑道:“衣服都是新做的。”

    范铁舟叹道:“他们夫妻感情虽然不错,但如果没有上次的对簿公堂,他怎么有机会带妻儿来逛花灯?”

    “看来对簿公堂还是蛮有效果的。”

    “当然有效果,陆员外可不敢得罪朱大官人。”

    说到这,范铁舟又想起一件事,对儿子笑道:“你三叔很佩服你,请你给他女儿起个名字呢?”

    旁边,张三娘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道:“又不是富贵人家,小娘子要取什么名字?我看叫范小娘就不错。”

    范铁舟连忙陪笑道:“族里已经有三个范小娘了,三弟的意思是,起个乳名。”

    张三娘不吭声了,她也有个乳名,叫阿鹅,只是她很不喜欢这个乳名,便从不提起。

    范宁想了想道:“就叫阿巧吧!”

    范铁舟连声夸赞,“这个名字起得不错,回头我告诉他。”

    这时,范宁见刘康向自己猛甩眼色,他心里明白,便一脸乖巧地对母亲陪笑道:“娘,我和阿康去文庙那边看看,猜几个灯谜,给娘挣几百文钱买菜。”

    张三娘心中欢喜,“看看我儿子多孝顺,那我们说好了,娘让你去猜灯谜,但挣的钱得上交,不准私藏。”

    “娘长了一双火眼金睛,你儿子的钱能瞒得过?”

    “那倒也是,快去快回,给你们半个时辰。”

    范宁转身便跑,范铁舟连忙喊道:“等会儿在吃饭的地方汇合!”

    “知道了!”

    范宁的声音远远传来,他和刘康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

    文庙是读书人喜欢去的地方,平时文庙两边都是各种书铺和文房店,而上元节的文庙广场更是热闹,各种灯谜,各种擂台,吸引着大量的读书人前往。

    文庙在敬贤桥北面,敬贤桥是吴县主桥,桥下的迎春河将吴县一隔为二,南面是各种商铺、仓库、酒楼、客栈、瓦肆,而北面则是官衙、学校、寺院、文庙等等机构所在地。

    迎春河上停满了达官贵人的大船,他们直接在船上欣赏两岸花灯。

    范宁刚要下桥,忽然听见有人叫他,“范宁!范阿呆!”

    好像是朱佩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

    朱佩在去年年考后便回吴江了,她信上说要月底才回来,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范宁,我好像听到朱佩在叫你。”刘康指着桥东道。

    那就没错了,范宁奔下桥,向东面跑去。

    桥的东面一溜停着三艘画舫大船,一样扎满了彩灯,看起来格外流光溢彩。

    不用找,范宁一眼便看见了朱佩,她穿着一件狐皮短袄,下穿一条金线黑罗裙,头梳双环髻,这一次恢复了小娘子的打扮。

    她站在船舷边,激动得又蹦又跳,向范宁挥手,引来岸边不少人瞩目,这小娘子长得真俊啊!很多人都惊叹一声。

    “我去给祖父说一声,你等等我!”

    朱佩喊了一声,便像一阵风冲进船舱。

    这时,大船的另一边悠然走来一名少年,身材瘦高,相貌十分英俊,穿着月白色士子袍,头戴长脚幞头,腰束革带,看起来格外潇洒。

    范宁看见他不由一怔,他怎么也在船上?

    刘康快人快语,直接问道:“你怎么会在朱佩的船上?”

    这少年正是年考第二名的徐绩,他看了看刘康,脸上露出一丝轻蔑,又对范宁淡淡道:“真巧,居然遇到学弟了。”

    年考后,中舍生在学堂看见范宁,要么是出言讥讽,要么就是怒目而视,对他十分敌视,范宁也从不给对方好脸色,他和徐绩更是形同陌路,路上相遇也会对对方视而不见。

    但此时,范宁心中却有点不太舒服,朱佩怎么和他在一起?

    这时,朱佩从船舱飞奔出来,她戴了一顶乌纱帽,外面套一件宽大的士子外袍,容颜十分俊美,一双美目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

    她飞奔向岸上跑来,后面紧紧跟着她的保镖大宝剑女侠。

    “小七娘,你去哪里?”徐绩在后面喊道。

    朱佩却没有理睬他,直接奔上岸,她眉开眼笑对范宁道:“刚才我还在想会不会遇到你,还真遇到了。”

    范宁笑嘻嘻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上学?”

    “我今天上午才回来,准备过了上元节就去上学。”

    她兴致极好,对范宁笑道:“你要去哪里玩,我跟你一起去。”

    范宁挠挠头笑道:“我们打算去文庙,你去也行,但你给祖父说过了吗?”

    “我和祖父说过了,他说和你一起就没关系,我们快走!”

    朱佩在船中憋坏了,忽然遇到了范宁,简直令她心花怒放,她就像一只忽获自由的小鸟,拉着范宁的手便向文庙奔跑。

    徐绩在船上望着朱佩跟随范宁远去,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他狠狠一脚向船舷踢去。

    这时,一个头戴峨冠、鹤发童颜的老者走出来,站在徐绩身后,负手望着跑远的朱佩。

    “小七娘身边那个少年是谁?”老者淡淡问道。

    “回禀祖父,那是她的同窗,也是延英学堂的。”

    “同窗?”

    老者冷笑一声,“你也是她同窗,她为何不肯跟你去看灯?”

    徐绩没有吭声,老者垂下眼帘看了看孙子,又淡淡问道:“他是什么家世?”

    “他家好像在木堵乡下,父亲是打渔的。”

    “就是那个年考考第一的?”

    “就是他!”

    老者冷冷哼一声,“你倒是很争气,连一个渔夫的儿子都比不上。”

    老者十分不满地瞪了孙子一眼,转身回了船舱。

    走到船舱门口,他又丢了一句话:“区区乡下小儿,怎么配得上朱小娘子?”

    徐绩眼睛一亮,祖父这是在暗示自己呢!

    .......

    “那个家伙怎么和你在一起?”范宁回头瞥了一眼远处的大船。

    朱佩撇撇嘴,“别提了,他们家船是后面一艘,今天正好遇到,我祖父就请他们过来叙话,徐绩要带我去看灯,烦都烦死,你来得正好。”

    “你们两家是世交?”

    “算是世交,两家祖父年轻时就认识,他爹爹和我爹爹又是县学同窗,一起考上了进士,都在朝廷做官,两家关系很不错,还有一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

    “可在学堂里,他就像不认识你一样!”旁边刘康脱口道。

    朱佩眉头一皱,“这个人很会装,小小年纪,城府就很深,我最讨厌这种人。”

    范宁听她说话老气横秋,不由哑然失笑,她自己才是小小年纪吧!

    文庙广场上十分热闹,十几个大彩棚前挤满了读书人。

    颇有点像大相国寺的彩棚,只不过这时是晚上,彩棚四周挂满了花灯,光彩夺目,更加喜庆热闹。

    “先去哪一个?”范宁笑问道。

    朱佩想了想,一指前面的猜谜棚,“我想先去猜谜!”

    大宝剑女侠在前面给他们开路,她手长力大,轻轻一拨,前面的读书人纷纷站不稳,向两边跳开。

    不少士子心中恼火,一抬头见是这么高的女子,背后还有长剑,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不由嘟囔一句,“好男不跟女斗!”便悻悻走开。

    范宁生怕大宝剑女侠听见,便压低声音问朱佩,“你们家从哪里把她找来的?”

    朱佩今天心情极好,一反刁蛮常态,她便笑道:“剑姐其实是个女道士,从小出家,武艺很高,她出家的紫林庵就是我家捐助的,已经跟随我整整一年。”

    范宁这才恍然,原来这个大宝剑女侠是个女道士,这倒不用考虑嫁人的难题了。

    三人走进灯谜棚,十几根绳子上挂满了灯谜纸条,猜中就可以扯走,纸条下不少读书人正在仰头苦思。

    刘康跑过来兴奋道:“我问过了,猜中一个奖赏十文钱。”

    范宁用扇子在他头上敲一记,不屑道:“十文钱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他却忘了,当初他自己在京城听到猜一条灯谜可赚五文钱,可比现在的刘康激动多了。

    “阿呆,你来猜猜这条灯谜!”朱佩在另一边招手喊道。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