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林欲静而风不止
    ,精彩小说免费!

    范宁住的客栈叫做文渊阁客栈,客栈门口种着一棵百年枯瘦大树,俨如站岗的巨人,凝视着对面的县学大门。

    客栈的掌柜姓胡,据说县学第一代教谕的后人,年代已久,难以考据,但肥硕的身体却顽固地遗传着先祖的基因。

    文渊阁客栈就在县学大门正对面,占地约五亩地。

    准确地说,它是县学的一部分,它的建筑风格和县学一致,青砖黑瓦,高墙深院,却和周围的民宅格格不入,俨如鹤立鸡群。

    这次神童比赛,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住在这里,刘院主还特地包了一座五间屋的大独院。

    朱佩不住这里,徐绩晚上也不住这里,院子就变成了三名学生各住一间屋,两名助教住一间,刘院主独住一间。

    吃饭是客栈包饭,饭菜来自于县学,物美价廉,品种繁多,丰俭由己,客人随时可以去用餐。

    房间里,众人坐在一起,听刘院主介绍比赛的情况。

    朱佩身体有点倦怠,先回家了,范宁则独自坐在最东面,三名中舍生则坐在最西面。

    几名参赛选手俨如仇家一般,令刘院主伤透了脑筋,却又无可奈何。

    作为院主,他对外需要维护学堂团结一致的形象,不可能让他们各住一地,对内,他也要极力调解两方矛盾。

    即使矛盾无法调解,刘院主也要让他们最大限度的少见面,但像今天这样的规则说明会,双方都必须参加。

    范宁和三名中舍生见了面依旧不说话,就像彼此不认识一样,范宁甚至不会看徐绩一眼,而徐绩却时不时瞥向范宁,目光中透出一丝深刻的敌意。

    目前学堂的一些传闻已经被证实,徐绩参加完这次比赛后,不管有没有被选上县士,他都将离开延英学堂,前往县学读书。

    用竹林七贤的话说,既然某人不愿向徐绩公开道歉,那么徐绩就没必要在延英学堂继续呆下去了。

    三个中舍生不时窃窃私语,嘲讽的目光偶然会投向范宁,显然,这次范宁作为替补参赛,令他们十分不屑。

    三人不专心引起了刘院主的不满,他敲了敲桌子,提高了声音。

    “这次神童比赛一共有二十四支参赛队伍,七十名学生,除了我们延英学堂外,其他三大学堂也都是分成两支队伍参赛。

    按照今年的新规则,将分为甲乙两个区各自比试,最后将是甲区的前三名和乙区的第一名进入最后决赛。

    现在还没有进行分区抽签,但我希望我们延英学堂的两支队伍,能在最后四强赛中会师。”

    范宁举手问道:“请问刘院主,比赛是用什么方式举行,是笔试还是什么?”

    刘院主一怔,“你事先没有研究过吗?”

    范宁看了看手中的规则说明,“上面说得比较简单,只是说每四支队同时进行比赛,积分最高者获胜,具体怎么比却没有说。”

    刘院主微微笑道:“比赛方式其实很简单,很像斗经,只不过四个队一起斗,分数最高者胜出,然后进行下一轮。”

    刘院主说到斗经,范宁顿时想起了上元夜的事情,他迅速瞥了徐绩一眼,恰好徐绩也在看他,两人目光相触,徐绩的目光中闪烁着刻骨仇恨。

    经过上元夜一战,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难以化解,以至于两人无法呆在一个屋檐下。

    范宁心中冷哼一声,举手笑道:“院主能不能举个简单的例子?”

    刘院主点点头,“就拿乙区的比赛来说,大概会有十二支队伍角逐,时间就是明天,十二支队伍将分成三组比赛,每组第一名进入下一轮。

    第二轮在后天举行,三支第一轮的获胜队伍再进行角逐,胜者将作为乙区第一名参加最后的四强决赛,至于具体怎么斗经,晚上我再和你详谈。”

    说到这,刘院主问助教裴光,“现在什么时候了?”

    “快到午时了!”

    刘院主便对众人道:“我现在要去抽签,你们去吃饭,下午可以出去走走,但最好就在附近,不要走远了。”

    刘院主匆匆走出去,走到门口,他忽然又折回来,目光严厉地对众人道:“我警告你们,不准再起内讧,不准饮酒,不准惹事生非,否则我严惩不贷!”

    刘院主走了,吴健忽然笑着问裴光,“裴助教,朱小官人呢,怎么不见她?”

    裴光笑了笑,“她祖父好像有安排吧!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陆有为也笑道:“对呀!人家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和我们这些书香子弟、渔夫的儿子住在一起?”

    三人看了范宁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徐绩笑道:“我请客,咱们中午出去吃,尝一尝吴县最有名的罗家鲃肺汤。”

    三人扬长而去,裴光有些忧心忡忡对范宁道:“这三人是在故意激怒你,你可千万别上当!”

    范宁淡淡一笑,“某种东西咬我一口,我总不能再咬回去吧!”

    裴光赞许地竖起大拇指,又笑道:“走吧!我带你去吃饭,这家客栈的饭菜品种很丰富,味道也真的不错。”

    两人起身向前面的饭堂走去。

    .......

    徐绩三人走出客栈,徐绩阴沉着脸冷冷道:“没想到这个混蛋居然也来参赛了。”

    吴健连忙道:“他是走了狗屎运,若不是朱大官人一心想让孙女参赛,说服县令改变规则,哪里轮到他!”

    徐绩咬牙很道:“可一看见他,我心中就怒火难抑,最好能想个什么办法把他干掉,让他失去参赛资格。”

    吴健阴阴一笑,低声道:“我认识几个街头无赖,要不找机会打断他的手,他就无法参赛了。”

    徐绩半响叹口气,“我倒是很想这样干,只是风险很大,一旦官府抓到无赖,我们就危险了,还是得换一种办法。”

    陆有为很了解徐绩,既然他这么说,那肯定是有办法了。

    陆有为便笑道:“老徐,你的锦囊妙计说给我们听听。”

    徐绩得意一笑,“我这一计叫做釜底抽薪之计,明天一早让那混蛋欲哭无泪,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就去施计!”

    .........

    吃罢午饭,范宁独自一人在附近的大街上闲逛。

    他信步来到文庙广场,上元夜晚上,范宁就是在这里和徐绩斗经,那时广场上挤满了看灯和看热闹的百姓,喧闹异常。

    而现在广场上却十分安静,温暖的午后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觉得格外的悠闲自在。

    广场两边分布着五六家店铺,两家书店和三家文房店,另外还有一家瓷器店。

    店铺规模都颇大,差不多都占地一亩左右,店铺飞檐画栋,造型美观古朴,和气势庄严肃穆的文庙融为一体。

    午后时分,几家店里的客人都不多,伙计和掌柜都在享受午后阳光,一个个打不起精神。

    范宁走进一家书铺,却听见鼾声如雷,一探头,只见店主人躺在柜台后,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睡得正香甜。

    一名伙计上前竖起指头‘嘘!’一声,小声道:“小官人随便看,看中什么书叫我一声就是了。”

    书铺的格局和后世差不多,中间是几张并在一起的大桌子,上面整齐地摆放着一叠叠新书,四面墙上都是木架,木架上是密密麻麻的各种书籍。

    举目望去,基本都是以各类科举书籍为主,历年省试试卷和点评,甲榜名文,以及各主要州府的解试题卷。

    然后就是五经和诸子百家的著作,还有唐朝诗人刊印的诗集,还有各类笔记。

    范宁走到大木桌前,上面堆满了书,这些卖的应该都是最流行最火爆的书籍。

    这时,正在午睡的书铺主人已经醒来,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皮肤白皙,颌下有三缕黑须,体态稍胖,笑容十分温和。

    他慢慢走到范宁面前笑道:“小官人,好久不见了!”

    范宁也觉得他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哪里见过他。

    “我应该见过前辈,但就是想不起来。”

    “你当然见过我!”

    中年男子笑眯眯道:“上元夜,你不就在我摆的彩棚里和徐小官人斗经吗?我替你们抽的题签。”

    范宁顿时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斗经主持人,范宁连忙行礼,“晚辈一时没有记住,请前辈勿怪!”

    “无妨!无妨!小官人是来参加县士选拔赛的吧!”

    “正是,晚辈是木堵镇延英学堂学生,晚辈姓范。”

    中年男子点点头,“我姓董,这家小店就是我的产业,惨淡经营吧!”

    “前辈太谦虚了。”

    范宁心里明白,能摆得起五经填字彩棚,绝对是大户人家,否则光彩头他就负担不起,只能说这座书铺是他的产业之一。

    中年男子将一本书递给他,“小官人,这是刚刚印出来的,十天前的县学入学考试题,如果有兴趣可以买一本。”

    “我离县学还早呢!”

    范宁需要在学堂里读五年,距离县学还很遥远。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如果你选中县士,那就里县学不远了,能将两支上绝签都答出的人,县学对你而言,只是征途的起点。”

    “谢谢前辈夸赞!”

    范宁翻了翻手中的书,他对县学的入学题不感兴趣,便随手拿起旁边一本薄书。

    这是庆历七年平江府解试题集,也就是去年秋天的解试题,四叔范铜钟就在这场解试中落榜。

    这时,范宁脑海里忽然跳出一个陌生的名字,他想了想问道:“去年的解元叫做杨颐吗?”

    “正是!来自吴江县学的杨颐。”

    范宁一怔,他又试探着问道:“第二名叫张文晋,第三名叫何远志。”

    中年男子笑着点点头,“得一点没错,他们正是去年解试的前三名。”

    范宁愣住了,半晌他又问道:“去年的解试题是不是《论江南运河之利》?”

    中年男子捋须微笑:“这道题是去年解试策论题,看来小官人已经看过了。”

    范宁连忙翻开手中的试题集,找到了解试策论题,赫然正是《论江南运河之利》。

    范宁彻底呆住了,他当然没有看过,可是....自己怎么会知道这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