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热情洋溢的发言
    ,精彩小说免费!

    在县学广场上,七十名参加县士选拔赛的学生列队而立。

    在前方木台上站在几名官员和十几名县学教授。

    县令李云正在做比赛前的动员,他声音高亢,穿透力很强,每个学生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仅关系到自身学堂的排名,也关系到你们个人的前途命运,相信我们中间就站着一名甚至几名未来的进士,这个进士很可能就是你,只要你发奋努力,万般皆有可能。

    我是庆历二年的进士,当年我也和你们一样站着昆山县学的广场上,听取教谕的训话,当时,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我能考上进士。

    回首我的求学生涯,就是一个字‘苦!’

    想当年.......”

    范宁最受不了开会时的长篇大论,尤其像这位李县令毫不掩饰的自我吹嘘,简直就是在背一本《进士是怎样炼成的》。

    还别说,书铺里还真有一本这样的书,不过不是,而是一本考进士的指南。

    反正看了那本书,你就会觉得自己也能轻而易举考上进士,然后再心甘情愿地把钱掏出来买走这本书。

    “那个时候我生活艰苦啊!我小时候家里.......”

    进士奋斗史演变成了苦难家史,催人昏昏欲睡。

    范宁又开始走神了,目光向南面大门望去。

    广场对面便是县学大门,门房似乎已经挡不住县士选拔赛拉拉队员们的热情,两百多人拥了进来。

    里里外外站了数百名围观的百姓、士绅和商贾,以及平江府各大豪门派来打听消息的家仆。

    另外还有各乡镇代表,范宁昨天听裴光说,有二十几名木堵籍的员外,主动上门愿意提供后勤服务。

    比如住宿、吃饭、牛车,还有就是奖励。

    刘院主将员外们的一切好意都婉拒了,不过木堵镇学办学堂听说接受了不少好处,至少每个学生都换了一身新衣,晚上也有了点心当夜宵。

    如果他们能突破第一轮,每个学生还有十贯钱的奖励。

    轻轻松松就拿十贯钱,这种好事谁不想要?

    不过范宁此时心中的另一个好奇已经超过了十贯钱的奖励。

    “朱佩,那么怎么会有这么多商人?”

    不仅是商人,还有很多衣着华丽的士绅。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范宁好奇地问道。

    朱佩就站在范宁身后,她头也不回头,脸上带着一丝嘲讽戏谑的表情。

    “看见最左面那个大胖子了吗?就像两个灯笼垒在一起那个!”

    范宁目光左移动,他看到了,一个头圆肚子圆的大胖子,他不得不佩服朱佩用词之精确,两个圆灯笼垒在一起,可不就是嘛?

    这个胖员外长得小鼻子小眼,头戴幞头,身穿白色缎面大袍,连腰带都没有,长长的袍子垂下,下面露出两根小短腿。

    范宁点点头,“看起来应该是富商,他是谁?”

    “你连他都不认识?”

    朱佩眼中嘲讽的笑意更浓了,“他不就是你未来的岳父大人吗?”

    “胡说!”

    范宁声音稍微大了一点,最前面的刘院主回头凌厉地瞪了他一眼。

    还好,上面县令陷入深情的回忆中难以自拔。

    两边的官员和教授都陪着假笑,与他一同在深情的回忆中苦苦挣扎。

    要是朝廷突然下旨将县令罢免为民,相信一定会有无数只脚一起将他踢下台去。

    范宁连忙捏着喉咙小声道:“凭什么会是我的岳丈?”

    “你没见他正在选女婿吗?每个人估计他都没有放过。”

    范宁这才明白朱佩的意思,原来这些士绅富商是来挑选女婿的,不过这可是县士选拔赛,不是非诚勿扰。

    朱佩也捂着嘴笑嘻嘻道:“我觉得那个胖子和你有着强烈的共同之处,都比较呆,所以我觉得他一定会选中你,他女儿估计长得美貌端庄,一定会让你满意。”

    不知为什么,范宁脑海里却不争气地跳出了四婶的模样。

    “阿呆,要不要本衙内给你牵牵线?”

    朱佩越说越起劲了。

    好在李县令的忆苦饭快要吃完了。

    “我预祝这次县士选拔赛圆满成功;预祝每个神童都能创造最好的佳绩;预祝每一个考官都能选拔出优秀的苗子;预祝每一个院主都能取得自己理想的名次;预祝我们县士能够在未来的科举中挺进京城,预祝官府能够......”

    我去!到底有完没完?

    “好了,以上就是我简短的发言,比赛结束时,我会稍微多说几句。”‘砰!’

    似乎是人倒地的声音,有人大喊:“马教授晕倒了!”

    “我宣布.....平江府吴县第六届县士选拔赛暨学院竞优赛,正式开始!”

    下面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学生们都欢呼起来。

    “谢谢!谢谢大家!”

    李县令激动得连连拱手,他的每次讲话都有这么好的效果,受人欢迎啊!

    .........

    范宁他们被安排在乙区第一考场,考场是一间宽敞的大屋,两边都有窗户,光线明亮。

    范宁第一眼看见这间大屋内的布置,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不就是后来的智力竞赛吗?

    四张大桌子呈半圆弧摆放,正前面是长长的考官台,坐了三名考官,他们都是县学教授。

    “你们两个可是延英学堂的参赛队员?”一名教授问道。

    “正是!”范宁连忙点头。

    “快去坐好,比赛马上就要开始。”

    范宁和朱佩来到他们的桌前坐好,他们是第一张桌子,上面有牌子,写着延英学堂。

    朱佩有点嫌椅子太高,她的脚放不到地上,而且没有靠背,也没有扶手,就是一张高凳子,有点像后世的吧台坐椅,这让她坐得很不习惯。

    “阿呆,等会儿我们想法子把椅子换一换!”

    范宁也深有同感,这椅子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他勉强还可以,但朱佩身材娇小,凳子就显得高了。

    “脚可以放在这里!”

    范宁发现前面桌子中正好一根木杆,适合放脚。

    朱佩也把脚放在木杆上,这才稍微稳定住了身体。

    这时,范宁忽然感到一种刺眼的挑衅目光,他一抬头,只见对面第四张桌子,两名十一二岁的少年正充满敌意地望着自己。

    他们两人的衣服都一样,身穿绿衫,头戴纱帽,腰束黑色革带。

    “余庆学堂的中舍生,一个姓肖,一个姓杨,是他们联考的第二名和第三名。”朱佩低声对范宁道。

    范宁知道对方是余庆学堂,昨天见过他们的衣着,但朱佩怎么会知道他们姓什么?还居然知道他们联考名次。

    范宁疑惑地看了朱佩一眼。

    朱佩撇撇嘴,“只有你那种呆子才会无所事事去逛书店,买本府志回去,本衙内运筹帷幄,早已派探子把敌人的老底摸个清楚。”

    “等等!”

    范宁瞪大了眼睛,“你昨天下午也派人跟踪我了?”

    “没有!我可没有那种闲心跟踪你,你自己不是说去逛石头店了吗?我跟踪的是另一个逛书店的家伙。”

    说完,朱佩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望向范宁。

    范宁挠挠头,打个哈哈道:“我好像记错了,是前天逛石头店的。”

    朱佩恨得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身体却一下子失去平衡,险些摔下凳子,她连忙一把扶住范宁的胳膊。

    “都怪你,差点让我丢丑了!”朱佩气得小声娇嗔道。

    范宁连忙低头看一眼,还好,下面有挡板,周围看不见他们的小动作,令他松了口气。

    他嘿嘿一笑,嘴角向第二和第三张桌子一努,“他们两队是哪个学堂?”

    “我不知道,这种小学堂我才不关心!”

    这时,浑厚的钟声敲响,比赛时间到了。

    为首教授站起身笑道:“在坐各位都是各大学堂派出的佼佼者,你们中间会有人代表吴县参加三年后的童子试科举,目前都是少年英才,多余的话我就不讲了,下面进入正题,我念一遍比赛方法和规则,然后比赛正式开始。”

    这位教授便朗声读了十条规则和具体的比赛方法,同时又介绍了参赛的四个队。

    范宁这才知道,第二张桌子坐的是虎丘学堂,也是一家私人学堂,第三张桌子是官办藏书镇学堂。

    范宁和朱佩作为延英学堂的副队参赛,而正对面的余庆学堂也是副队,但他们却不是下舍生,而是两名十一岁的中舍生。

    “下面是第一题,请各队抽题!”

    一名小童走上前,他拿着题签筒,每个队各抽一支签。

    真和斗经完全一样,只是由两人斗经变成了四个团体斗经。

    “我来!”

    朱佩对抽签极有兴趣,她挑了半天,就像挑中一件满意的首饰,伸出细嫩的手指抽了一支签,笑嘻嘻递给范宁。

    题签上有编号,第二百二十一题。

    范宁打开题签,朱佩抽到的是五经填字。

    题目上只有一句话:‘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

    朱佩凑上前看了一会儿,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阿呆,这出自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