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再下一城
    主考官抽了顺序签,第一支是蓝签,他笑着对范宁和朱佩道:“两位把题目和答案交上来吧!”

    小童收走题目和答案交给了主考官,主考官打开题目,笑了起来,“居然又抽到了谜语题!”

    谜语题数量极少,能抽中它,说明手气不错,但并不代表题目就容易回答,毕竟会猜谜的人并不多。

    猜不出谜底,或者猜错,得分都是差,可一旦猜中,而且书法也不错,那得分就是上上了。

    几名考官都凑上前,谜面是‘萤’字,射一字。

    延英学堂给出的谜底是‘花’字,主考官没有立刻表态,又笑着问范宁,“你为什么认为谜底是花字?”

    范宁不慌不忙道:“大暑流火,草腐化为萤虫,所以萤就是草化而成。”

    事实上,大暑时天气炎热,加上前些日子下雨,草在高温高湿下往往会腐烂,而这个环境正适合萤火虫卵孵化,很多草上依附的虫卵便孵化了,一只只萤火虫便随之出现。

    古人不知,便以为萤火虫是草化而成,这个谜语就孕育而生,萤打一字就是花字。

    主考官抚掌大笑,“答得好,字也好,给分上上。”

    范宁和朱佩同时大喜,两人击掌庆贺。

    第二个答题的是长青学堂,他们作诗一首,题目是上元。

    他们也作出了诗,书法也不错,但几名考官都认为诗意平平,不算上佳之作,一致同意给分上中。

    两名长青学堂的学生立刻变得沮丧起来,他们的院主更是脸色难看,长青学堂的院主姓费,是一个很胖的中年男子。

    他这次出奇兵,把联考的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放在副队上,就是想把乙区这张四强赛入场劵也捞到手中。

    这样,四强赛中就有两支长青学堂队,最后夺取第一名的把握就大多了。

    没想到出师不利,第一题长青学堂就得分上中,让费院主心中着实恼火万分。

    “附属学堂请答题。”主考官笑眯眯对两名附属学堂的学生道。

    附属学堂运气非常好,他们抽到的题目是:‘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要求说出出典,并背诵全文。

    这恰恰是每个学堂都要学的内容,出自《诗经.采薇》。

    一名学生朗声道:“这句话出自《诗经.采薇》,其全文如下: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

    他一口气背下全文,考官们一致夸赞,均给出了‘上上’分。

    “这不公正!”

    考场内忽然有人大喊一声,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扭头望去。

    只见长青学堂的费院主满脸通红地站起,挥舞着手臂道:“我抗议,打分不公正!”

    考官们眼露不满,纷纷窃窃议论,主考官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他面带微笑问道:“请问费院主,哪里不公正?”

    费院主高声道:“我们学堂和延英学堂都是书面答题,其中考教了书法分值,为什么县学附属学堂不考书法,直接背诵就可以了,万一他们书法不佳,不配上上得分怎么办?”

    主考官点了点头,解释道:“我理解费院主心情,但题目上并没有要求默写,只要求背诵,他们并没有违反题目要求,得分上上,并无不妥。”

    这时,刘院主举手道:“张主考,请容我插一句话。”

    “刘院主请说!”

    刘院主站起身,不慌不忙道:“上一届县士选拔赛也发生过类似情况,我记得当时做了一个补充规定。

    同一轮题目,如果另外其他学堂都是笔试,那么抽到背诵的学堂也需要加验书法,我就不知道这个规定对本届选拔赛有没有效?”

    主考官的脸色有点难看,半晌对县学附属学堂道:“你们默写四行,交上来!”

    费院主却不依不饶,“现在才默写,算不算超时?”

    主考官心中恼怒,一拍桌子道:“这和学生无关,你再无理取闹,我可以将你逐出考场。”

    费院主还想再争辩,刘院主将他拉坐下。

    刘院主心里有数,这件事应该是主考官忘了,倒并不是偏心,但费院主太较真,盯住此事不放,若把这帮老学究惹恼,就真的对长青学堂不利。

    片刻,附属学堂交上书法,主考官看了看,便冷冷道:“书法上佳,得分上上!”

    接下来的三题,三方皆发挥出了高水平,得分都为上上,似乎长青学堂并没有受到刻意打压,费院主虽然心中极度不满,但他始终保持沉默。

    转眼便到了最后一题,形势对长青学院十分不利,除非其他两家学堂都得上中分,而长青得分上上。

    否则,延庆和县学附属两家学堂,任何一家学堂保持上上得分,长青学堂都会被淘汰。

    第五题比赛开始,小童抱着题签筒向三家学堂走去。

    这时,附属学堂教谕陈英低声对刘院主笑道:“看样子,今天又要加赛了。”

    刘院主笑了笑,没说话,旁边费院主极度不满地重重哼了一声。

    之前答第三题时,县学附属学堂也抽到作诗题,却得了上上分,难道他们的作诗水平就能达到诗人的高度?

    他认定考官不公,这件事他一定要投诉到底。

    教谕陈英看出费院主怒火中烧,他也笑笑不说话了。

    朱佩小心地抽出了最后一题,她心中好奇,没有交给范宁,便自己拆开题签,“呀!”她惊呼一声,连忙将题签如烫手山芋般扔给范宁。

    范宁打开题签看了看,顿时笑了起来,居然抽到了作诗题,题目是农家。

    这道题范宁几乎不用思考,当初报考延英学堂时,他就有所准备了。

    范宁提笔便写下一首农家诗。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他将诗递给朱佩,“抄一抄,咱们就完成任务了。”

    朱佩大喜,连仔细地将诗抄下,又仔细读了一遍,这才按照规定折起来。

    只片刻,三家学堂都答完题目。

    主考官看了看三家学堂,便抽出第一支顺序签,是红签,他笑道:“请长青学堂答题!”

    长青学堂最后一题运气不错,是一道对联题,上联是:小窗前数声鸟语。

    他对的下联是:短墙外几点梅花。

    对得非常工整,但这却不是新对联,而是在民间已有流传,这个学生显然比较知识广博,把这幅对上了,得分上上。

    虽然得分不错,但长青学堂的两名学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们的命运已不在自己手上,而掌握在其他两家学堂手中。

    两人神情十分紧张,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主考官抽出第二支顺序签,笑道:“是蓝签,请延英学堂答题!”

    童子上前,将答题卷和题签收走,交给了主考官。

    主考官笑道:“我们来看看延英学堂的最后一题!”

    几名考官纷纷围拢上来,仔细拜读这首诗。

    一名考官笑道:“这是描写农家孩童的农耕生活,写得很形象,很生动,颇有生活趣味。”

    另一名考官轻轻叹息道:“读这首诗,我就想到了自己孩童时的生活,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

    主考官又笑着问范宁道:“范少郎是不是也常常帮助父母干农活?”

    范宁看看自己的手掌,上面有几个小茧,估计范呆呆也种过菜,他便点点头道:“我父亲是渔夫,我帮母亲种菜。”

    朱佩在一旁捂嘴轻笑道:“我猜你那是爬树掏鸟窝磨的茧。”

    “谁说的,我也干农活好不好!”

    主考官赞许地点点头,“能写出这样的诗,足见你有一颗赤子之心,我给你上上分!”

    范宁大喜,伸手就去抱朱佩,却被朱佩狠狠踢了一脚,咬牙道:“臭小子,你敢占我便宜?”

    范宁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谁稀罕占你便宜。”

    长青学堂的两个学生却霎时间脸色惨白,延英学堂得分五个上上,他们只有四个上上,一个上中,惨遭淘汰。

    费院主再也按耐不住满腔怒火,重重哼了一声,起身便走,他去找学政投诉去了,这口恶气他实在咽不下。

    比赛还在继续,对延庆学堂和县学附属学堂尤其重要,附属学堂的成绩将决定谁能获得四强赛的最后一张席位。

    最后一个答题的是县学附属学堂,他们运气还是不错,抽到的是《礼记》,这是学堂上舍生要求熟记的。

    尽管参赛的两名学生是中舍生,但《礼记》难不住他们,题目要求背一千字,对他们更是小菜一碟。

    一名学生起身朗声背道:“曲礼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这名学生背的十分熟练,很快便背到‘越国而问焉,必告之以其制。’

    背到这里就算收尾了,他的同伴写了几行字上去,算是交了书法书法,最后等待考官打分。

    几名考官纷纷点头,背得不错,应该是满分,一旁的刘院主看出考官都要给高分了,他不由轻轻叹了口气,看样子真要加赛了。

    这时,朱佩却将手笔直举起,高声道:“主考官,他有两处地方背错了!”

    这个举报顿如石破天惊,两名学生大惊失色,众考官窃窃私语,他们没有听出哪里背错啊!

    主考官不露声色问道:“他们哪里背错了?”

    朱佩站起身不慌不忙道:“第一个错是鹦鹉能言,不离飞鸟,他背成了不离飞禽,第二个错是三十曰壮,有室;他们把‘有室’两个字忘了。”

    两名学生呆住了,其实他们自己也忘了到底有没有背错。

    主考官点点头道:“不离飞禽,我没有听出来,但他们确实把‘有室’两个字遗漏了,既然被延英学堂检举,我不能颠倒黑白,很遗憾,这道题只能给分上中。”

    刘院主‘嗷!’一声大叫,激动得跳了起来,他们赢了!

    范宁激动万分,却不管朱佩愿不愿意,一把将她抱住,大声夸赞道:“你简直太厉害了!”

    “放开我,臭小子!”朱佩气得咬牙切齿,狠狠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用力推开了他。

    她狠狠瞪了范宁一眼,但眼中却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得意。

    谁说她只是军师,他们不是一样杀进四强赛了吗?关键时候,还得靠她朱佩!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