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宋超级学霸 第七十章 比赛要延期
    下午时分,县学议事堂内吵得不可开交。

    虽然上午的乙区第二轮比赛虽然以延英学堂获胜而结束,但随后引发的各种争吵让赵修文晕头转向。

    主要是长青学堂费院主投诉考官不公,宽待县学附属学堂.

    同样水平差不多的诗,长青学堂做出来得分上下,而县学附属学堂做出来,得分就是上上。

    当然,县学附属学堂在最后一题也被淘汰。

    但费院主却不依不饶,如果按照县学附属学堂的得分标准,今天上午长青学堂的第一题得分应该是上上。

    最后长青学堂就有机会和延英学堂进行加赛,最后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

    费院主认为考官不公严重损害了长青学堂的切身利益。

    但其他三个学堂却出奇的配合默契。

    县学附属学堂和余庆学堂绝不愿意四强赛中出现两支长青学堂队。

    延英学堂更不愿意将苦斗夺得的唯一四强赛资格再拱手让给长青学堂。

    刘院主不慌不忙道:“作诗不像默经,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它有很多影响因素,立意高低、词句优美、韵律合拍,再比如考官的个人爱好等等。”

    费院主怒视着刘院主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刘院主淡淡一笑,“我个人认为,长青学堂这首上元诗,确实谈不上高明,它第一句写景,第二句转成写人,第三句又是写景,第四句似乎想说明一个道理,但就是道理也说得晦明不清,层次布局上很糟糕,依我看,给上中都是高分了。”

    程著也接口道:“我们应该拿延英学堂最后写的农家诗来作对比,这首诗无论立意,诗句优美,还是韵脚各方面都堪称上乘,所以得分上上,但长青学堂写的上元诗各方面都不如,它怎么可能也和延英学堂一样拿上上分?”

    附属学堂教谕陈英叹口气道:“既然费院主对我们不满,那我可以申请降分,那第三题得分降到上中,和长青学堂一致,确实农家诗写得很好,我们的诗远不能和它相比,得分上上,着实惭愧。”

    三个院主一人占据一角,刘院主批评长青学堂的诗不行,程院主则认为长青学堂的上元诗不配和延英学堂农家诗相提并论。

    而教谕陈英则是自贬,要求把县学附属学堂的诗降分为上中。

    这样一来,便将费院主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

    费院主无奈,只得望向学政赵修政给我说法吧!”

    赵修文半响道:“上午的比赛已经结束,再更改结果是不可能,我们只能在下面的比赛中吸取教训,不要再出现今天这样的分歧。”

    费院主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忽然重重哼了一声,起身便走。

    他心里清楚,自己势单力孤,肯定争不过众人,只是他面子挂不住,只得一走了之。

    这时,一名匆匆赶来,在学政赵修文耳边低语几句,赵修文点点头,对三名院主和教谕道:“你们先回去休息,具体四强赛的安排等候通知,县令那边有事,我先去一趟。”

    三人起身离去,赵修文则匆匆向县衙赶去。

    .......

    县衙官房内,县令李云忧心忡忡地来房间里来回踱步,昨天他就得到消息,陕西路转运使包拯改任两浙路转运使,已经抵达平江府。

    但今天一早他又接到岳父的急脚快信,才知道包拯来江南上任,其实是另有内幕,要彻查昆山县的腐粮大案。

    昆山县的腐粮案李云也有一点耳闻,据说县令和转运司昆山漕幕勾结,把新粮高价出卖,又从粮商手中购买腐粮冒充新粮,从中牟取大量利益。

    他岳父信中说,这批腐粮送到陕西路边军手中,引起了边军将士的强烈不满,这件事已投诉到天子案头,令天子震怒。

    所以才把包拯从陕西路调到两浙路。

    李云当然很紧张,昆山和吴县太近,他就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虽然吴县的粮食没有问题,但其他方面呢?

    他岳父酷爱收藏太湖石,为了满足岳父的嗜好,这几年李云可没有少做天怨人怒之事。

    虽然比较隐蔽,可就怕有人查。

    包拯可是还顶着监察御史的头衔啊!

    这时,门外衙役禀报,“县君,赵学政来了!”

    “请他进来!”

    片刻,赵修文走了进来,躬身行一礼,“参见县君!”

    李云呵呵一笑,“怎么样,费院主的投诉解决了吗?”

    赵修文叹了口气,“其他三家都不同意改变今天比赛结果,大家都一致认为,县学附属学堂可以降分,但长青学堂不能加分。”

    “看样子,大家还是认为考官打分有点不公?”

    赵修文沉默一下道:“其实总的说来,我认为还是比较公正,只是第一题打分尺度稍微严一点,这很正常,并不存在针对谁,偏袒谁的问题。”

    “学政的意思是,不用换考官?”李云问道。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也认为县学教授当考官是有点不妥,毕竟县学附属学堂也在四强赛中,我考虑从府学中借调几名教授过来,做最后四强赛的考官。”

    李云点点头,“这也可以,不过四强赛稍微推迟几天。”

    “为什么?”赵修文有点不解地问道。

    李云笑了笑,“新任两浙转运使包大官人过几天可能要视察吴县,我打算在他视察吴县时再举行决赛,趁机请他给吴县的教育多拨一点钱粮。”

    赵修文心中既鄙视又欢喜,鄙视这个李县令显然是想趁这个机会,用县士选拔赛博得上司青睐,为他自己增加政绩。

    但掌握财权的转运使来视察吴县,这个时候举行县士选拔赛,确实有利于吴县教育得到特殊优待。

    作为学政,赵修文当然希望这种好事出现,所以他心中对这个建议也十分欢喜。

    “也好!趁这几天,我正好去一趟府学,把新考官敲定。”

    ........

    当天下午,赵学政宣布了四强赛推迟几天举行的消息,理由是需要更换考官,将由府学的教授来出任最后四强赛的考官。

    入夜,在聚仙酒楼三楼的雅室内,余庆学堂院主程著置办了一桌酒席,宴请府学首席教授徐重。

    徐重穿了一身宽松的青色儒袍,鹤发童颜,显得格外精神。

    二人是老相识,又在同一个文人圈子里,彼此之间早已十分熟悉。

    “老程,别以为我不懂你的意思!”

    徐重半开玩笑半当真道:“我孙子在延英学堂读书,我也要避嫌,所以赵学政请我当四强赛主考官,我已经婉拒,这桌酒菜恐怕你是白请了。”

    程著摇摇头,“徐老这是说什么话,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请你吃顿饭都不行?”

    徐重呵呵一笑,“那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们喝一杯。”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程著又替他斟酒道:“其实我也是赔罪,毕竟令孙在第一轮被淘汰,也和我们余庆学堂比赛的缘故,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徐重挥挥手,“这和你们余庆学堂无关,只怪我当年瞎了眼,居然送孙子去延英学堂读书,最后被人耍了一道,这个教训我记住了。”

    程著当然知道,徐重指的是刘院主,他点了点头,“看来传闻是真的,这次选拔赛结束后,令孙要离开延英学堂。”

    徐重凝视着酒杯冷哼一声,“我只恨走得太迟。”

    话题已经到位,气氛也渲染足够,程著便小心翼翼把话题引向今天的目的。

    “这次选拔赛恐怕会影响到令孙前途,徐老有什么打算吗?”

    徐重对程著的引题心知肚明,他故作长叹,“我能有什么想法,这是他命不好,我也只能听天由命!”

    程著沉吟片刻道:“那徐老为什么不把他户籍迁出去,去别的州府参加童子试,据我所知,并不是所有州县都像吴县那样举行县士选拔赛。”

    “我怎么没想过,但朝廷控制科举严啊!必须买房买地,而且还要入籍七年才允许参加当地解试,我们平江府更严,祖孙三代都必须是平江府的籍贯。”

    徐重叹了口气,“否则我就将他户籍迁到长洲县去了。”

    程著微微一笑,“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入籍七年的规定,据我所知,宣州就是入籍三年,也不需要祖孙三代都是宣州籍贯。

    只要在宣州买百亩地和一座民宅就能迁徙户籍,三年后报名童子试,再找三个老举人作个担保,就能在宣州参加童子试。”

    徐重真有点动心了,他本来是想让自己堂侄在池州做个假籍贯,然后把孙子的户籍迁去池州。

    但这样做风险比较大,一旦被人揭发,自己的堂侄的州官之位难保,孙子的前途也完了,现在程著提出宣州有办法,这就让徐重又看到了孙子参加童子试的希望。

    徐重见程著的眼里闪烁着亮色,他怎么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便顺着对方递给他的杆子向上爬。

    “可惜我在宣州没有熟人啊!很多事情不好操作。”

    话说到这一步,双方就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程著笑了起来,“我就是宣州人,兄弟是宣州大户,如果兄长不嫌我多事,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保证妥妥帖帖帮兄长办好。”

    徐重大喜过望,起身行礼道:“多谢贤弟鼎力相助,我孙子之事就交给贤弟了,请贤弟放心,贤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有些话不用明着说出来,双方心知肚明就行了,徐重虽然不是四强赛主考官,但他是府学的首席教授,在府学中有着足够的人脉。

    =======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