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四强赛(中)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考场上霎时间安静下来,余庆学堂的一名学生猛地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恐慌。

    但大多数人没看到试卷,都不明所以。

    齐雍注视她道:“你想说什么?”

    朱佩站起身,不屑地看了一眼三名余庆学堂学生,不慌不忙道:“题目可是要求他们默李山甫的诗?”

    “正是!”

    “但他们默的却是李洞的《绣岭宫词》,难道不是吗?”

    全唐诗中收录了李山甫的一首诗,应该是《松》,而李洞也收录了一首诗,《绣岭宫词》,两人的诗是放在一起的。

    余庆学堂的答题学生虽然读过,却搞混了。

    偏偏这段时间,朱佩苦背唐诗,这两首诗她都背到了,所以她听到主考官谈及绣岭,她便发现了端倪。

    考场内顿时一片窃窃私语声,这下余庆学堂惨了,答错题和答不上题是一个性质,应该都给差,如果照顾学生情绪,那么可以宽容一点,但最多也只能给中。

    包拯却对朱佩好奇,他发现朱佩居然是个小娘子。

    他低声问道:“怎么还会有小娘子参加县士比赛?”

    李云笑了笑道:“规则里没有说不允许小娘子参赛,她是朱家的孙女,也是少有的小女神童,她祖父想让她开开眼界,我们都认为无妨。”

    一句‘我们都认为无妨’,就告诉了包拯,这件事是经过专门讨论的,包拯便笑着点点头,“参加县士比赛无妨,但参加童子试要谨慎一点。”

    “多谢转运使提醒,我们会注意。”

    这时,大堂内忽然骚动起来,人声鼎沸,原来考官打分已经出来了,居然一致给了上下分,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主考官齐雍解释道:“答错题和答不出题不是一回事,答不出题,我们会毫不犹豫给差或者中,而答错题也要视情况而定,他们显然不是不知道李山甫诗,只是搞混了,所以我要求他们再背一遍,他们也背上来了,我们酌情考虑,给他们打分上下。”

    主考官解释得光面堂皇,但几个院主却不能接受。

    性子急躁的费院主更是愤恨万分喊道:“还要比赛什么,你们直接宣布把第一名给余庆学堂就行了。”

    他们都认为考官在明目张胆偏袒余庆学堂,很多人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余庆学堂院主程著。

    但程著却如老僧坐定一般,全然不受外界影响。

    这时,学政赵修文也感觉府学教授打分有失偏颇,便对众人道:“请大家先休息一炷香时间,我们需要商讨一下。”

    众人纷纷离场,几名官员也到别房去休息,考场上只剩下十一名参加神童比赛的学生。

    这时,县学附属学堂的一名学生冷笑一声道:“还是余庆学堂有钱,佩服!”

    长青学堂几名学生也应和道:“原以为要逐出酒席,没想到却是罚酒一杯,这酒桌文化高深莫测,真让人难以理解!”

    三名余庆学堂学生脸胀得通红,这时,其中一人走到范宁面前,鞠躬行一礼,“是我把李山甫和李洞的诗记混淆了,多谢你们指正,这道题我们也认为考官给分偏高,绝不是我们本意。”

    范宁暗暗佩服这些十一二岁的少年,小小年纪,就深懂朝堂官斗之精髓,及时拉拢盟友,避免孤立。

    范宁既没有接过对方抛来的橄榄枝,也没有一口回绝,微微一笑道:“我们都是冲锋上阵的大将,只管听令行事,至于种种征战谋略是主帅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对不对?”

    “范贤弟说得太对了,在下苏亮,希望以后我们相处愉快!”

    这名苏亮的学生抱拳行一礼,转身走了。

    “阿呆,你实在太好说话了。”

    旁边朱佩有些不满道:“要是我,我就劈头盖脸骂他们一顿,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

    范宁笑了笑,“做人要留三分余地,说不定以后还会是同窗,不必把关系搞得这么僵,再说,确实不是他们三人的错。”

    “哼!现在就想着上县学了,没良心的臭小子!”

    朱佩要求上学堂,家里就当她去玩耍。

    但不管是她祖父还是父母,都不会允许她上县学,朱佩心里也清楚,每次她想到这件事就格外不高兴。

    这时,考官们又陆陆续续回来,其他人也悉数就坐。

    三个院主皆一脸不满,学政赵修文最后还是和考官妥协,维持余庆学堂第二题的上下得分。

    不满归不满,但没有哪个学堂因此罢赛,毕竟得分上下,对余庆学堂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将它和延英学堂、长青学堂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或许是赵学政的调解起了作用,第三题和第四题,考官都没有打压各个学堂,加上各学堂均发挥出色,四个学堂连续两题都得了上上分。

    一转眼便到了最后一题,也就是第五题的决赛之时。

    前面四题赛罢,延英学堂、长青学堂和余庆学堂并列第一。

    不幸的是县学附属学堂,它的得分中有一个上下,处境十分危险,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已经出局。

    这时,主考官齐雍起身道:“下面是最后一题比赛,为了保证公平,赵学政也将参与打分,希望大家能拿出最好的状态,哪个学堂将夺得县士选拔大赛金冠,就在此一题。”

    朱佩冷笑一声对范宁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相信最后一题还会出幺蛾子。”

    范宁却胸有成竹,他笑了笑道:“你只管把题目抽准,把字写好,其他的事情我来应对!”

    随着一声磬响,最后一题的角逐开始了。

    每个学堂沉默抽题,四强赛的最后一题都是上品题,难度较大。

    朱佩抽出了题签,她心中十分紧张,把题签递给了范宁,“你来开题吧!”

    范宁慢慢打开题签,居然是作诗题,以城廓或者村舍为题,作七言诗一首。

    范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道题还抽得真不错,正中他的下怀。

    “下面我宣布答题顺序!”

    主考官也抽出了答题顺序签,在上面宣布,“第一个答题者是县学附属学堂,第二个答题者是长青学堂,第三个答题者是余庆学堂,第四个答题者是延英学堂,大家请准备!”

    “长青学堂恐怕要栽了。”朱佩小声对范宁道。

    “你怎么知道?”

    “看他们样子吧!”

    朱佩撇撇嘴道:“一个个愁眉苦脸,估计是抽到难题了。”

    范宁目光一瞥,长青学堂的三名学生都坐在桌前发呆,三人的神情都快哭出来了。

    再看其他两个队,神情都很紧张,看样子都抽到了难题。

    范宁收回目光,他略一沉吟,便提笔写出了自己的答案,《游蒋湾村》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

    县学附属学堂抽到的是填词一首,词牌不限,韵律不限,内容要求勤勉读书,他们勉强拼凑了一首词。

    遗憾的是,考官又恢复了严格的批卷风格,五个考官加上学政,五个给分上下,一个给分上中,他们最终得分上下。

    这个得分一出,县学附属学堂命运已定,他们第一个出局。

    县学附属学堂的三名学生都难过要哭出来。

    第二个答题是长青学堂,他们题目也是关于诗,不过是要求默写李商隐的诗至少二十首。

    “很遗憾!”

    主考官淡淡道:“我只看到了十二首,还有八首没有默出来,我特地留了足够的时间,你们三人默写时间应该够了,但答题还是令人不满意。不过书法还算不错。”

    主考官看了一眼赵修文,便对众人道:“大家亮分!”

    众考官一起亮分,三个考官给了中,主考官和另一名考官给了上下,赵修文也打分上下。

    主考官点点头,“最后得分上下。”

    长青学堂三个学生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费院主恼火万分,但他又无从指责,只得重重哼了一声,起身出去。

    “我们再看看余庆学堂!”

    主考官的声音很冷漠,甚至带着一丝隐隐的敌意,给人感觉,他很不喜欢这支余庆学堂队,当然,主考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余庆学堂抽到的默经,默《尚书》中的《周书.洪范》。

    之所以赵修文要参与评分,就是防止考官偏袒,就像之前第二题余庆学堂明明默错了诗,如果不是朱佩发现,恐怕考官就会将错就错给了高分。

    所以赵修文参与评分后,至少考官不敢做瞒天过海的事情。

    余庆学堂答题不错,都做出来了,不过还是被赵修文发现一处小小的错误,最后一句话,把六极的顺序写错了。

    ‘二曰疾,三曰忧’,他们写成了‘二曰忧,三曰疾’。

    赵修文将这处错误指给了各考官看,这时,坐在下面一眼不发的程著忽然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主考官齐雍。

    齐雍就像没有看见程著的目光,他点点头,“有点可惜了,不太完美。”

    他这句话就定性了,五个考官出奇一致地打出了同样的分数:“上中”。

    “第五题,余庆学堂得分上中。”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