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各取所需
    和二叔告辞,范宁来到了县衙。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就在昨天下午,木堵镇的耆长宋武根通知了范铁舟,李县令希望范宁今天去县衙结案。

    范宁能理解县令李云的心情,眼看朝廷在审核他升迁江宁县令,这个时候却冒出一个御赐品被盗案。

    消息若传到京城,莫说升迁,恐怕连现在的吴县县令都未必能保得住。

    范宁也可以答应结案,关键是徐家能拿出什么样的补偿诚意。

    如果徐家还像昨天王夫人那样的态度,那这个案子就休想了结。

    范宁来到县衙门口,迎面遇到了都头陆有根。

    “陆都头!”范宁笑着向他打个招呼。

    “哎呀呀!小官人总算来了。”

    陆有根连忙迎上来笑道:“上午县君还在问你什么时候到?我说从木堵镇过来总要花点时间,估计下午能到,果然被我说中了,快跟我来!”

    范宁跟随他走进县衙,笑问道:“陆都头,徐家有没有什么消息?”

    “倒是有一个消息,徐家祖孙二人今天一早去宣州了,坐船走的,走得很仓促,据说徐小官人要进宣城县学读书,那边催得急。”

    范宁一怔,徐家跑掉了?

    他有些不满道:“徐家走了,那我的案子怎么结?”

    “小官人放心,既然县君请你来结案,就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陆有根见左右无人,又压低声音道:“昨天上午徐老爷子来县衙,和县君谈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差不多都谈妥了,所以县君立刻派人去通知你,今天来县衙结案,我估计会给你补偿。”

    范宁不再多言,跟随陆有根来到了县令的官房。

    “启禀县君,范宁来了!”陆有根在门口禀报一声。

    李云立刻笑呵呵迎了出来,“我们的小文曲星来了,本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他开着玩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范宁上前行一礼,“学生参见县君!”

    “来!来!请进来坐。”

    李云热情地邀请范宁进官房,陆有根则站在一旁。

    李云请范宁坐下,又令人上茶。

    李云又笑眯眯道:“范少郎的溪山行旅石昨天在朱府引起轰动啊!可惜被朱大官人先下手,与本官无缘,甚是遗憾!”

    “县君昨天也去了?”范宁好奇地问道。

    “我这两天没空,要明天才能去祝寿,我是听杨县丞说的,他昨天去了。”

    闲聊两句,李云便将话题转到正事上。

    他捋须沉吟一下道:“关于失窃一案,我已经两次和徐家交涉了,这件事起因是徐重的孙子徐绩对你不满,说了几句气话。

    李泉邀功心切,为了讨好小主人,便擅自派人去你家里行窃,目前李泉已认罪画押,本官以盗窃罪判他和周小毛服刑两年。”

    说到这,李云迅速瞥了一眼范宁,见他保持沉默,目光平淡,倒也佩服范宁能沉住气,小小年纪,居然如此冷静。

    李云又继续道:“至于范少郎的失窃物品,太湖石已经追回,另外一块白玉扇坠暂时下落不明,本官当然会继续替你追寻,不过这件案子本身应该已结束,所以本官想就此结案,不知范少郎的意思.....”

    范宁淡淡道:“学生也不是偏执之人,我和徐绩虽然有隙,但不至于毁人前途,学生愿意结案,但学生也希望徐家能给我一个说法。”

    “范少郎想要什么说法?”李云又问道。

    范宁沉思片刻道:“学生希望徐家当面向我道歉,但听说徐氏祖孙已经离开平江府了?”

    李云点了点头,又语重心长道:“徐绩必须要在三天内赶到宣城县学报到,所以他伤势未愈便匆匆走了。

    他祖父也一同前往,而且徐重已被聘为宣州州学教谕,一两年内都不会回吴县,让他们道歉恐怕已不太现实。”

    范宁笑了笑,“就算他们道歉,也不会有半点诚意,与其听几句没有诚意的道歉,还不如不听,那么学生退而求其次,希望他们赔偿我的扇坠损失。”

    “这才是理智的决定!”

    李云向范宁竖起大拇指,大为赞赏他的决定。

    “其实这也是我的解决方案,我们要面对现实,失窃的白玉扇坠很可能已经追不回来。

    所以本官也向徐家提出了赔偿要求,徐家愿意赔偿你五百两银子,或者他店里任意一块太湖石。”

    范宁就等着李云这句话,他想了想道:“既然徐家以偷窃我的太湖石为开始,那就赔偿太湖石为结束吧!”

    “好!痛快!本官就喜欢范少郎这样聪明理智之人,不钻牛角尖,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李云心中暗暗得意,为了平息此案,徐家可是答应赔偿范宁三千两银子,既然范宁选了太湖石,那这三千两银子就归自己了。

    范宁在结案书上签字并画了押,李云一颗心终于落地。

    其实李云根本就没有立案,自然也谈不上结案。

    但他要给徐家一个交代,这是他和徐家达成的协议,这份结案书是给徐家看的。

    至于李泉,一个偷税罪就足以让他在牢城营呆上两三年。

    “陆都头,带范少郎去仓库吧!他无论看上哪一块太湖石,都可以直接运走。”

    ......

    范宁告辞,跟随着陆有根向仓库走去。

    “陆都头,最近是要出差去京城吧!”范宁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陆有根停住了脚步,惊讶问道:“小官人怎么知道?”

    “我随便猜的,县君不是在升迁的节骨眼上吗?这个时候该送礼就得送礼,我想县君这么信任陆都头,应该会辛苦陆都头跑一趟京城。”

    陆有根竖起大拇指赞道:“不愧是县士魁首,果然聪明绝顶,一猜便中,我明天押船进京。”

    范宁轻轻松了口气,那块青珊瑚还在。

    陆有根带范宁来到一座紧靠河边的小仓库前,他打开仓库门,里面堆满了从奇石馆查封运来的太湖石。

    陆有根忿忿不平道:“这些石头加起来还不值五千贯钱,补税一半都不够,我们亏大了。”

    范宁暗暗好笑,这个陆有根是粗人一个,居然用奇石馆的购入价来衡量这些太湖石的价值。

    什么不值五千贯钱,那块青珊瑚就远不止五千贯好不好?

    范宁一眼便看见了青珊瑚,被两块大型太湖石压在下面,他一阵心疼,这可是奇石馆的镇馆之石啊!居然被这样虐待?

    “小官人,抱歉了,就只有这么多,原本还有几块不错的小太湖石,但县君要送给丈人,就不好拿出来了。”

    范宁忽然一阵剧烈干咳,他是用干咳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原来那个李县令是半瓶子醋,装作很懂石,其实他并不懂,拿走几块小的太湖石,却把真正的极品青珊瑚丢在这里了。

    范宁简直想放声大笑。

    “怎么样,看中哪一块,我让几个兄弟替你搬石,直接上船运走。”

    范宁故作挑选了半天,才指向青珊瑚,“就这块吧!这块小一点,我可以放在中庭,别的都太大了。”

    “没问题!”

    陆有根找来几个手下,大家一起动手,将青珊瑚抬了出来,还好,衙役没有野蛮装卸,青珊瑚完好无损。

    众人直接把青珊瑚放到一艘船上。

    范宁向陆有根抱拳笑道:“我就搭这艘船回去了,替我转告县君,祝他鹏程似锦,早日高升!”

    “小官人也保重!”

    船夫驾船走了,渐渐消失在河道远方。

    这时,李云慢慢走到码头上,负手望着范宁的船只走远。

    他回头看了一眼仓库,问道:“他拿走哪一块?”

    陆有根连忙上前禀报,“拿走一块中等大小的,他说别的石头太大,家里放不下。”

    “我挑选的那几块太湖石他没有碰吧?”

    “没有!”

    陆有根连忙摇头,“卑职就没有拿给他看。”

    李云就是不放心才赶过来,那个臭小子眼毒,别把自己挑选的极品太湖石给弄走了。

    他稍稍松口气,便对陆有根道:“剩下的石头今晚全部搬上船,就辛苦你,你和吴幕僚连夜进京,不等明天了。”

    “为县君效力,是卑职的荣幸。”

    沉默片刻,李云又问道:“周大毛怎么说?”

    “他向卑职再三发誓,他绝对没有偷什么白玉扇坠,也没有看到扇坠,就偷走一块石头,交给李泉了。”

    “把他和周小毛一并放了,告诉他们兄弟,五年之内不准踏入平江府一步,否则本官治他们重罪!”

    “卑职遵令!”

    李云轻轻叹了口气,“江南之地藏龙卧虎啊!一个九岁的孩子就这么厉害,借题发挥,把徐家搞得灰头土脸。”

    陆有根笑着拍马屁道:“他不算厉害,县君才是真正厉害。”

    李云脸一沉,“不能这么说,本官一向廉洁奉公,忠于职守,从不做以权谋私之事。”

    陆有根连忙扇了自己一记耳光,“卑职口误!”

    李云哼了一声,负手返回官房,陆有根回头对两名手下笑道:“我们县君确实一向如此!”

    他满脸谄笑地追了上去。

    等他们两人走远,两名衙役才重重向地上啐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