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何处不相逢
    县学学制两到三年,因人而异,正规学生七百人左右。

    但最多时却到了一千五百人,主要是很多县学老学生考不上解试,便滞留在学校中。

    学校见他们一心求取功名,也不好拉下脸赶人,便一年年累积下来。

    范宁的四叔就曾是其中之一,不过他现在撞了大运,被朱元甫推荐去府学读书。

    县学宿舍区在东面,占地颇大,由十几座大院子组成。

    房子大多有一百多年,在太宗时期翻修过一次,但还是十分古老,采光也不太好。

    范宁住在问梅第一苑,只是名字好听,其实看不到一株梅花。

    建筑是一座围堡式的大院,住着鹿鸣院的五十余名下舍生,四个人一间宿舍。

    “范宁,真羡慕你们啊!宿舍这么宽敞。”

    收拾好行李,陆有为便跑来看范宁的宿舍,范宁是县士,有优待,他和另外两名县士住一间屋,房间比其他学生宽一倍。

    用三架屏风一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

    “还凑合吧!”

    范宁笑了笑,给陆有为介绍两位宿友。

    “这位是苏亮,余庆学堂的,那位是段瑜,县学附属学堂,你们应该都认识。”

    大家一起参加县试选拔赛,当然都认识,很快便熟悉起来。

    范宁的两名宿友年纪都不大,苏亮只比范宁大一岁,身材瘦高,浓眉大眼,外形阳光,性格也十分开朗,他是县士第三名。

    段瑜是县士第五名,比范宁大两岁,长得像个小娘,皮肤白皙,眉目清秀,性格也十分文静。

    这时,外面的钟声敲响,陆有为笑道:“晚饭时间到了,我们吃饭去!”

    陆有为的父亲不仅是府学教授,兄长也是县学上舍生,他对县学的情况十分熟悉,一路上有说有笑给三人介绍情况。

    县学有四座饭堂,规模都要比延英学堂的饭堂大得多,每座饭堂能容纳数百人吃饭。

    人群从不同的宿舍大院走出,经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各处走来的人群很快便汇集在一起。

    “我只听说过进士和贡举士,县士是什么玩意?”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肆无忌惮的声音。

    范宁回头,只见他们身后跟着几名十三四岁的学生,范宁一眼便认出了为首学生,正是那个推攘陆有为的新生,只是他此时没有穿上披风。

    陆有为看见此人,眼中闪过一丝惧意,连忙向旁边让开。

    不用细看生员牌范宁便知道他们是谁的弟子,别的学生都戴着黑色巾帽,唯独他们几人带着青绿色巾帽。

    这是谷风书院张谊的弟子,绿帽子便是他们的招牌。

    “你就是范宁?”

    为首学生走到范宁面前,傲慢地打量他一下,“你很了不起啊!连我们师父的面子都不给。”

    范宁慢慢捏紧拳头,平静地答道:“我一向敬仰赵学政的人品,跟随他读书,是我的荣幸!”

    为首学生眯着眼睛道:“可惜赵老夫子却看不上你,热脸贴在冷屁股上,居然还是个门生,太可笑了!”

    说完,他仰头大笑,重重撞开了苏亮,和几个同伴扬长而去。

    “这个人是谁?”

    苏亮揉着被撞疼的肩膀,恨恨道:“太嚣张了!”

    “他叫杨度,是杨县丞的侄子!”

    段瑜注视着远去的学生,冷静地回答道:“在县学附属学堂他就是一霸,欺小凌弱,无人敢惹他,学业更是一塌糊涂,真不知他是怎么考上县学的?”

    范宁却不奇怪,县学这种人才荟聚之地,出现几个‘力求上进’的少年,也不足为奇。

    ......

    范宁在两年半后将面临和其他县学学生同样的考试,他课程也并不特殊,还是书法、五经、策论以及《孟子》和《论语》的深化理解。

    和学堂相比,县学的课程更加自由,县学除了四大首席教授外,还有其他十几名教授,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随意选课。

    每天都是上午有课,下午和晚上都是学生自习,学生可以在宿舍里练字,也可以找间课堂读书,当然也可以去藏书阁。

    吴县县学藏书阁是整个平江府最大的藏书阁,拥有各种书籍图卷近十万册。

    一转眼,范宁已经在县学度过了半个月。

    这天上午,上完了《周易》,范宁和苏亮、段瑜快步走出了课堂。

    “帮我给老爷子请个假,我今天有点事,就不去上他的私密课了。”范宁笑道。

    私密课就是四大首席教授给自己弟子单独授课,因为不公开,大家又把它戏称为私密课。

    苏亮叹口气:“范宁,你干嘛那么犟,当赵学政的弟子有什么不好,非要做个门生,让某些小人笑话你。”

    范宁笑了笑,没有回答。

    到目前为止,范宁并不是赵修文的弟子,而只是他的门生,倒不是赵修文不想收范宁这个弟子,而是范宁情况有点特殊。

    范宁是范仲淹的继承人,赵修文很清楚这一点,没有范仲淹的同意,就算范宁想做他的弟子,他也不敢收。

    段瑜拉了一下苏亮,“范宁不去就别勉强他,时间快到了,我们赶紧走吧!”

    两人快步走了,范宁转身向学堂外面走去。

    今天朱元丰中午请他吃饭,他的太湖烧酒卖得极为火爆,不仅在平江府深受欢迎。

    在京城同样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据说连天子都点名要喝朱楼新酿的太湖烧酒。

    前两天,朱元丰专门派人送请柬来,请他今天中午吃顿便饭。

    范宁快步来到县学门口,只见大门外停着一辆华丽的大马车。

    范宁微微一怔,这不是朱佩的马车?

    不会吧!朱佩不是回京城读书了吗?

    这时,车门开了,露出一张精致俏丽的小脸,头戴乌纱帽,穿着一件白色士子袍,腰束一条金丝玉带。

    范宁惊喜地跑上前问道:“你不是回京城了吗?”

    朱佩看见范宁,也一样心花怒放,她故作不高兴道:“你就这么希望我回京城?”

    “当然不是,我是听刘康说,你要回京城,所以.....”

    朱佩狡黠一笑,“我知道了,你是希望我回京城,你就好赖帐,对不对?”

    范宁挠挠头,笑嘻嘻道:“过去的旧帐还提它做什么,让它随风而去吧!”

    “想得美!我放的是高利贷,利滚利,还不清你休想脱身。”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再说吧!”

    范宁也不客气,直接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调头,缓缓向北门而去。

    朱元丰是在长洲县请范宁吃饭,长洲县和吴县就只相隔三里,两座县城遥遥相望,江南运河从两座县城间穿过,两岸是大片绿油油的菜地。

    一条宽阔的官道将两座县城连接起来,一座巍峨的九孔石桥横跨运河,马车驶过了运河,不多时,便进了长洲县的南城门。

    “朱佩,你现在还在延英学堂读书吗?”范宁笑问道。

    朱佩哼了一声,“本衙内已经考上县士了,还会在学堂读书?”

    “那你在哪里读书?”

    范宁偷偷看了背后剑梅子一眼,见她板着脸面无表情,对自己视而不见。

    范宁又回过头对朱佩笑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就在长洲县读书?”

    “算你猜对了!”

    朱佩笑吟吟道:“我在梅氏女学堂读书!”

    “居然还有女学堂?”

    范宁有些不解,“是不是学刺绣,针线活那种女学堂?”

    “我才不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朱佩狠狠瞪了范宁一眼,一脸娇嗔道:“我们学琴棋书画,还请个有名的大儒教我们写诗作词。”

    “好像同窗还不少?”

    “那当然!”

    朱佩轻轻哼一声,又得意洋洋道:“一共八个小娘,都是平江府人,这几天剑姐教我练拳术,阿呆,哪天我们来比试比试?”

    范宁翻了个白眼,这是准备拿自己当沙袋吗?

    其实范宁并不了解,北宋中产以上人家对女儿的教育也同样重视,不过不是县学、学堂苦读经书那种教育。

    而是从小送去女子学堂,学识字写诗填词,学茶道、学化妆,学琴棋书画,这样,女孩儿才有机会嫁入豪门大户去相夫教子。

    即使门当户对出嫁,男方家不仅要看嫁妆,才艺也是很重要一环。

    宋朝社会早已形成一种共识,只有才艺高明的母亲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后代。

    甚至很多豪门人家连聘请厨娘也要看相貌、看才艺。

    只是女子学堂也有高低之分,朱佩说的梅氏女子学堂就是平江府最好的女子学堂。

    马车在一座硬山式的酒楼前缓缓停下,酒楼前矗立一座欢门,上面扎满了五彩锦缎,使酒楼的档次显得十分豪奢华。

    酒楼前的高杆上挑着一幅黄底黑边的大酒幡,上写四个大字,太湖烧酒,背面又有四个大字,天下冠绝。

    酒楼侧面有一座单独的酒铺,面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见头,酒铺上面挂一张白纸,上写:每人限购一斤。

    几名牙人不断在队伍中询问,“要不要代客排队?”

    范宁从马车里出来,抬头望着酒楼招牌,黑漆木牌上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金字:‘朱楼’。

    范宁认出了这笔颇有气势的书法,和庞府大门前的牌匾一模一样,是天子赵祯的手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