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六个师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离开书铺,范宁又来到县学斜对面的杨记急脚递。

    宋朝的急脚递就是后世的快递公司,既做同城生意,也做异地托运。

    杨记急脚递在平江府有十二家分店,木堵镇就有一家分店,前几天,范宁还把几件冬衣和一封信通过急脚递送回家。

    宋朝没有电话,范宁又不想再跑一趟长桥镇,走快递最方便。

    这是范宁来宋朝后最让他感动的一项服务,居然有这么便利的快递,花几文钱就能迅速传递消息。

    即便这个时代没有电话,也使他没有感到任何不方便。

    急脚递十分便利,同城送信,保证两天内送到,收费还低廉,如果加点钱,当天也能送到。

    范宁写了一张纸条,交给急脚店掌柜,又取出十文钱给他,“长桥镇,比较急,务必今天送到。”

    掌柜收了钱,笑眯眯道:“小官人放心,保证今天送到!”

    宋朝的急脚递店铺考虑得很周全,如果是送信,他们有自己专门信筒,打上火漆,只能收信人撕开,这样就不怕**泄露了。

    ........

    回到县学已经是黄昏时分,他索性直接向饭堂走去。

    刚到饭堂门口,陆有为从一棵大树后闪身而出,跳上前笑嘻嘻道:“昨天你说补课的事情,还作数吗?”

    “你去外面找过补习班了?”

    “今天下午去了,问了一下对面客栈的杨大儒补习班,他们都说不行,补课效果差,而且补课费很贵,一个时辰就要两百文钱。”

    范宁笑了笑,“我正好要给亲戚补课,也不收费,你要补也可以,不过你要改口叫我师兄。”

    陆有为挠挠头笑道:“以前我是跟徐绩混,天生当小弟的命,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

    时间一晃就到了第二天下午,吃罢晚饭,范宁背上书袋,带着陆有为向文庙走去。

    酉时三刻就是下午六点半,离天黑至少还有大半个时辰,太阳即将落山,余晖将大地染上了一层瑰丽的橘红色。

    此时大部分店铺都已经关门,文庙广场上显得略有点冷清,范宁一眼便看见书铺门口站着两名少年。

    两人身材中等,年纪在十二三岁,头戴士子巾,都是锦缎士子服,只是颜色不同,一人士子服是白色,另一人则是蓝色。

    两人相貌都很清秀,显得文质彬彬。

    两名学生也看见了范宁,两人显得有点局促,他们手中各拎着一只装满了文具和书籍的大袋子。

    前来补课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他们压根就不想来,范宁年纪比他们还小,首先称呼就是一个大问题,难道要自己称呼范宁为师父?他们才不愿意。

    其次他们对范宁的才学也十分怀疑,范宁虽然是县士第一,但未必考得上县学,说不定他还不如自己。

    两人心中嘀咕着,一脸不情愿地望着范宁。

    范宁心中也有一丝抵触,他同样不想教这两个学生,这些大户人家子弟是不是也像延英学堂的中舍生?

    一个个自以为是,听说自己父亲是个渔夫,便一脸鄙视,恨不得把自己踩在脚下,再跺上两脚,如果这两人也这样傲慢自大,那还不如早点说清楚,双方都爽利。

    范宁走上前主动笑问道:“两位师弟就是来补课的吧!”

    一声‘师弟’让两名学生同时松了口气。

    称呼范宁为师兄倒是可以,古代文人讲究先闻道为长,范宁穿着县学的青衿深衣,头戴巾帽,已经是县学正式学生了。

    而他们却还是学堂的学生,叫范宁一声师兄也并无不可。

    别看这两名学生都比范宁大两三岁,但论各自的阅历和社会经验,范宁却比他们强得多。

    做他们的师兄,范宁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笑傲江湖》上的令狐冲和劳德诺,长满一脸橘子皮的劳德诺不一样叫比他小几十岁的令狐冲为大师兄?

    两人一起躬身行礼,“参见范师兄!”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但我还不知道两位贵姓?”

    穿白色士子服的少年道:“我叫蔺弘,是县学附属学堂中舍生,家就在吴县。”

    “那你呢?”范宁又笑着问另一人。

    “在下董坤,家在长洲县,也是县学附属学堂中舍生。”

    范宁笑了笑,“看来董师弟是董员外的亲戚!”

    “我是他侄子,董员外是我二叔。”

    范宁有些不解道:“据我所知,你们附属学堂几乎都能考上县学,为什么不再读两年,然后直接就上县学?”

    “这个.....”

    两人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大家都想早点上县学,从县学出来后,就直接可以参加科举了。”

    范宁又给他们介绍了身后的陆有为.

    这时,一名书铺伙计走出来,对他们道:“东主有过吩咐,你请进吧!”

    范宁对三人笑道:“你们先进去准备,我还要再等两个师弟。”

    三人向书铺内走去,范宁又连忙对伙计道:“带他们去仓库二楼,我和董员外说好了。”

    “小官人放心,东主吩咐过的。”

    三人先进去了,范宁又等了片刻,只见远处走来三人,除了明仁和明礼,另外还跟着一人。

    范宁微微一怔,居然来了三个人,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阿宁,我们来了!”

    其中一人向范宁挥挥手,范宁也分不清他是明仁还是明礼。

    “你怎么现在才来?”

    “我们记错地方了,以为是县学,后来才想起是文庙,赶紧过来。”

    范明仁把范宁拉到一边,低声道:“另一个是我们的好兄弟,家里的钱多得发霉,我给你介绍的生意,半个时辰付你两百文,我抽五十文,明礼就别管他了。”

    “抽你个头!”

    范宁用扇子敲了他一记,这才仔细看了看那名学生,见他身材魁梧高大,十分强壮,足足比自己高一个头,至少有是一米八,体型宽大,远远看上去就像电视上的熊二一样。

    待他走近一点,范宁又发现他长了一脸横肉,眼睛很细小,看起来十分凶悍。

    这体貌让范宁心中略微有点发憷。

    这样的学生自己若敲他一记,他会不会把自己举起来,扔到河里去?

    范宁一阵心烦意乱,这两个家伙给自己找事呢!

    他狠狠瞪了明仁一眼,不高兴问道“他家里不会同意吧!建议你们最好先征求他家里的意见!”

    “当然同意!”

    明仁急忙道:“他爹爹听说是你补课,立刻跑来求我们,一定要我带上他儿子,我实在推脱不掉。”

    “他书法怎么?”范宁又想挑别的毛病。

    如果书法不行,那补课也没有意义了。

    “书法还可以,在长桥学堂排中上,顺便说一句,他是上舍生。”

    明仁擅于察言观色,他见范宁一脸嫌弃,很不情愿的样子,连忙合掌哀求道:“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实在不行,抽头我就不要了。”

    范宁无奈,只得用扇子在狠狠敲了他的头一下。

    “既然你良心发现,不要抽头,我老人家也只好同意!”

    范明仁大喜,连忙招手,“铁头过来,小范同意了!”

    这名貌似熊二的学生快步走上前,一股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惊得范宁倒退两步,头皮一阵发炸,若情况不妙,他准备撒腿便跑。

    不料这个熊二却扑通跪在范宁面前,‘砰!砰!’磕头,“学生里李大寿拜见师父!”

    这个大转折让范宁愣住了,人家叫自己师父呢!居然还给自己磕头,这就不是你大寿了,而是你折寿。

    范宁有点哭笑不得,连忙扶起他。

    “你们三个听我说!”

    明仁和明礼蹦上前,一左一右笑嘻嘻道:“请师父训话!”

    范宁对这两个家伙又好气又好笑。

    “你们叫我师父,二叔怎么叫我?”

    明礼眨眨眼,“我爹爹当然叫你大东主!”

    范宁懒得理睬他,又对三人道:“我给你们说,还有三个学生也跟我补课,他们已经在书铺里面了,按照我定的规矩,你们都叫我师兄,不叫师父。”

    明仁小声嘟囔一句,“明明我是老大,还不如叫师父呢!”

    范宁瞪了他一眼,“现在我是县学前辈,你们是学堂小弟,明白吗?”

    “明白了,师兄!”三人异口同声。

    “跟我进来吧!”

    范宁带着三人走进书铺,李大寿老老实实跟在范宁身后,兄弟二人却在好奇打量书架上的一排排书,不时窃窃私语。

    “老二,这里居然有卖《文心雕龙》,学堂里不是说买不到吗?”

    两兄弟立刻发现了商机,“我们买回去,加价两成怎么样?”

    “就说我们从无锡高价买来!”

    两兄弟商量片刻,一左一右拉住范宁的胳膊,眉开眼笑道:“阿宁,能不能帮我们给书铺的东主说说,我们帮他卖书,抽两成的佣金。”

    范宁翻个白眼,这两个家伙吃完买家又想吃卖家,太黑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