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押题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着县学的教学秩序渐渐恢复正常,这场由剑社学生格斗引发的风波终于平息下来。

    县令高飞则成为这次事件的最大收益人,夺得了吴县的‘军权’和县衙小金库的管理审批权。

    走出这一步,县令高飞才算真正成为了吴县的实权县令。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月,这期间范宁回了一趟家,并参加了范氏奇石馆的盛大开业仪式。

    朱元甫和周麟两位老爷子将他们圈子里的石友全部请来捧场。

    当天便卖掉了上品和精品太湖石七十余块,收入丰厚。

    范宁的家又搬回了蒋湾村,木堵镇的宅子则借给二叔一家暂住,蒋湾村的新宅已落成,占地两亩半地,在村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周麟的大宅和蒋员外的宅子。

    由于母亲张三娘又怀了身孕,身体不方便,家里便请了三个仆妇和一个小丫鬟。

    但对于范宁而言,最重要之事是五月二十日举行的县学增补生员考试。

    吴县县学的生员并不仅仅来源于吴县,整个平江府的学生都可以前来报名考试,昆山、吴江、长洲等地的学生都有。

    当然,最多还是吴县本地生员。

    这次县学增补招生只收五十人,却有上千人赶来报考,二十人中才录取一人,竞争异常激烈。

    范宁已经给六名学生上了八次课,效果还是比较明显,他通过分析对比,寻找历年出题的规律,再去除已经连续几次出现的试题。

    范宁最终整理出一套由百余道试题组成的题库,要求六名学生用两个月时间全力攻克这百余道试题。

    这天傍晚,范宁来到了书铺门口,远远便看见明仁和明礼在书铺内与伙计聊天。

    最让范宁头疼的就是这两兄弟,范宁发现他们二人身体内的经商基因太重。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母亲怀着他们还在摆地摊,他们生下来就会做生意。

    还别说,这两个月他们二人四处奔跑,目标对准吴县数十家二三流学堂。

    居然把书店积压打折的上千本科举老书都推销出去了,净赚了四十余贯钱,董员外笑得合不拢嘴,连夸他们能干。

    “你们两个!”

    范宁走上前没好气道:“再过五天就要考试,你们还不肯消停吗?”

    兄弟二人见范宁,两人脸上立刻堆满笑容,跑过来发誓赌咒,“我们早就金盆洗手,在家拼命做题,这些天连学堂也不去了。”

    “那你们做的题呢?”

    范宁把手伸到他们眼前,冷冷道:“拿给我看看!”

    两人面面相觑,明仁连忙道:“丢在家里了,下次带来吧!”

    “在木堵镇呢!现在回去拿也来不及了。”明礼也接口道。

    “是吗?”

    范宁似笑非笑道:“我本来还担心你们没有做过那套试题,所以打算再给你们缩减范围,既然你们已经在家拼命,那就不用我多事了。”

    兄弟二人心意相通,立刻一左一右拉住范宁的胳膊,嘻嘻哈哈道:“我们昨天上午才金盆洗手,晚上开始拼命做题。”

    另一个道:“主要是题目太难,我们每人才做了一道题。”

    范宁哼了一声,“那你们昨天下午在做什么?”

    “我们昨天下午去逛奇石巷,一下子没忍住,后来又找金盆洗了次手。”

    范宁没辙了,他看了二人半晌道:“你们跟我来!”

    范宁把两人带到仓库二楼,他盘腿坐下,对二人道:“你们坐下,我有话要说!”

    明仁和明礼坐下,两人挤眉弄眼,待范宁重重哼了一声,两人立刻挺直了腰板,一脸严肃。

    “我答应过二叔,帮助你们考上县学,等解试结束后,我们兄弟三人再做笔大生意,几年下来,至少能获利几万两银子,这个提议能让你们动心吗?”

    明仁和明礼张大了嘴,半晌,明仁问道:“老二,你信他的话吗?”

    “估计他做梦还没醒!”

    范宁笑而不语。

    两兄弟又对望一眼,明礼一脸疑惑地道:“就算你有这个本事,可这和考县学有什么关系?”

    “我答应过二叔,至少要让你们参加解试,说实话,我希望你们能考过解试,拿到举人的资格,成为士绅,将来才能独当一面。”

    这时,楼下传来脚步声,其他学生都陆续来了。

    范宁指了指脑袋又对他们兄弟道:“如果你们的志向只想卖几本书,做个小买卖,那我不会勉强你们。

    但如果想和我一起赚大钱,就跟我拼一把,考上县学,我话已至此,你们自己考虑吧!”

    这时,董坤、蔺弘和身材高大魁梧的李大寿走上了二楼,最后上来的是陆有为,他脸上的伤已经痊愈,留下一条淡淡的疤痕。

    用他父亲的话说,以后相亲得站远一点才行。

    四人向范宁行一礼,“师兄好!”

    “大家坐下吧!”

    四人坐下,把范宁给他们布置的作业都取出来,交给范宁。

    范宁笑着众人道:“还有两次补课就要结束了,就像我第一天给大家说的一样,我们要广泛撒网,重点下钩,所以最后这两次补课就是我重点下钩的时间。”

    众人纷纷取出纸笔准备记录,连明仁和明礼也一反平时的大大咧咧,一本正经的认真听课。

    范宁取出一只备课本看了看,又继续对众人道:“我仔细考虑过,这次增补考试其实是年初招生考试的一次延续。

    那么出题人应该依旧和年初一样,还是由张若英来出题,所以这几天我研究的重点就是张教授出题的特点和规律。

    在做论的题目上,张若英已经连续两次出题《孟子》,那这一次会不会改为出题《论语》呢?”

    范宁看了看众人,下了结论,“我认为不会,还是考《孟子》!”

    董坤举手问道:“师兄认为不会,那应该有依据吧?”

    “当然是有依据!”

    范宁笑着取出一叠试卷,递给了众人。

    “这是十五年前、十二年前和十年前的试题,这三次考试也都是张若英出题,连续三次都是考《论语》,而且都是按照顺序出题,发现这个规律,我们再回头看最近两次张若英的出题。

    第一次是六年前县考,他出题来自《公孙丑章句下第二节》,一次是今年年初县考,他出题还是来自《公孙丑章句下第三节》。

    那么我可以大胆推断,这次增补考试的做论题,还是考《孟子》,但会不会继续考《公孙丑章句下第四节》,我不敢肯定。

    昨天我又去打听一下张若英的上课情况,他前两天给弟子上了秘课,讲的正好就是《孟子》,他给弟子出了一道题,《何谓浩然之气》大家意识到什么没有?”

    众人眼睛一亮,蔺弘连忙道:“师兄是想押这道题吗?”

    “确实打算押这道题!”

    范宁笑了笑又道:“不过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我还想再押一题,题目出自《公孙丑章句下第四节》,我给的题目是:《论孟子以距心之过谏齐王》,做论题我就押这两题。”

    众人都纷纷记下了范宁的两道押题,蔺弘又笑问道:“那默经应该押那一篇呢?”

    范宁笑了笑道:“既然是张若英出题,要么是《诗经》,要么是《礼记》,这是他最擅长的两门课,既然年初考的是《诗经》,那么这次我认为是考《礼记》。

    大家回去把《礼记》好好看一看,尤其重点在《儒行》。

    之前第十二年和第六年考的都是《儒行》,我觉得这次还是会考《儒行》。”

    李大寿挠挠头,“师兄,还有作诗题怎么办?”

    “作诗题我再想想办法,下次上课我再告诉大家作诗题,现在大家把《孟子》和《礼记》拿出来,给我好好背熟刚才说的这两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