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叶子戏
    宋朝县学考试和后世一样,有不少家人前来送考,县学大门关上,家人都没有离去,各自找地方休息等候。『→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不少善于抓住商机的茶馆纷纷跑来摆开了露天茶摊,原本开阔的县学门口广场上很快便摆下了七八座茶摊。

    范宁和朱佩也在一家茶摊上找个位子坐下,两人要了一壶茶,几盘点心,

    范宁却有点心不在焉,他欠身注视着地面,双肘支撑在膝盖上,手掌在轻轻的摩挲着。

    旁边几名家长的议论声传入他耳中。

    “张员外,你消息比较广,你觉得今天考试和年初相比怎么样?”

    “难度都差不多,关键看是谁出题,我听县学附属学堂的陈院主推断,这次很可能还是张若英出题,议论题应该出自是《论语》。”

    “不会吧!年初张若英才出过题,怎么又是他出题?”

    “这次增补考试就是年初考试的延续,所以才会是他出题。”

    一名家长哭丧着脸道:“完蛋了,我以为是嘉鱼书院韩院主出题,押错题了!”

    “如果真是韩院主出题,你就能保证自己押中?”旁边几名家人都笑了起来。

    另一边也有几名家长在低声议论。

    “哎!我家大郎最弱就是做论题,他在刘大儒补习班读了一年,进步却不大,愁死我了!”

    “刘大儒补习班不行了,名声都臭了,我托关系让三郎去长青学堂跟随上舍生一起复习,感觉进步很大,还是得去正规学堂读书。”

    “阿呆!”

    朱佩见范宁一脸心事重重,便柔声安慰他道:“不用太担心,不管他们能不能考上,你都已经尽力了!”

    范宁点点头,苦笑一声道:“我觉得自己就和这些家长一样,比自己考试还要紧张,希望他们都能考上吧!要不然.....”

    范宁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几人不幸落榜,自己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们,尤其是李大寿,他可是磕头叫自己师父啊!

    朱佩忽然抿嘴笑了起来,“阿呆,认识你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失魂落魄的样子,蛮有意思的。”

    范宁额头上出现三条黑线,他立刻挺直了腰,向两边看了看,“咦!剑姐呢?她居然不在你身边。”

    “她估计去收拾某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吧!”朱佩冷哼一声。

    她又瞥了范宁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调皮的神色。

    “你以后说话也要对我客气一点,否则剑姐误伤了你,可不关我的事。”

    范宁笑嘻嘻道:“我什么时候敢对你老人家不客气,真惹恼了你,恐怕不用剑姐出手,你腰间剑光一闪,范小儒几条小命都没了。”

    朱佩听他自称范小儒,不由捂嘴咯咯直笑。

    经过朱佩一打岔,范宁的心情也开朗起来,不再担心几个师弟考试之事,他笑道:“坐着也无聊,不如我们找点有趣事情玩玩吧!”

    “好啊!我们来玩扇牌儿。”

    她立刻喜滋滋的从袋子里取出一副扇牌儿。

    范宁玩扇牌儿还是朱佩教他的,只是他手气着实糟糕,每次都输得落花流水。

    范宁本想去逛逛吴县的奇石店,没想到朱佩居然要玩扇牌儿。

    他心中一阵发憷,只得无奈道:“怎么玩?抢花魁、斗官帽还是叶子戏?”

    扇牌儿就是今天扑克牌和麻将的祖先,有四十张牌,分为十万贯、万贯、索子和文钱四种花色,正规的玩法叫做叶子戏,玩法类似于今天的桥牌,一般是四个人玩,是文人喜欢的游戏。

    但平头老百姓更喜欢玩简单一点的,比如斗官帽,很像今天的争上游,每人摸十张牌,拼手气、比大小,看谁先把牌出完就算赢,四人、二人都可以玩,赢家通吃,输了几张牌,就掏几文钱。

    抢花魁更简单,就是比花色,一次摸三张,谁的花色足谁赢。

    因为玩法简单、又有赢钱刺激,所以斗官帽和抢花魁风靡大宋,老少皆宜。

    “我要贴小猪头,当然是玩斗官帽!”

    朱佩把盒子放在石桌上,将扇牌儿洗了一遍,笑嘻嘻道:“说好了,每输五张牌贴一张小猪头,午饭前不准拿下!”

    小娘子手气特好,这两个月打牌,范宁就没有赢过她,脸上常常被贴了五六张猪头。

    不过这却是范宁的建议,他囊中羞涩,没钱输给朱佩,便建议贴猪头来做输牌惩罚。

    范宁挽起袖子坐上前,“玩就玩,谁怕谁,今天非把你的脸上贴满小猪头。”

    第一把牌才出了几张,朱佩便将手中最后两张牌打出来,九十九万贯。

    她乌黑的大眼睛里闪露出狡黠的神色,仿佛一颗顽皮的小火星独脚跳着,从一只眼睛跳进另一只眼睛。

    朱佩得意洋洋道:“一品亲王,阿呆,很抱歉,你又输了!”

    范宁手中还有八张牌没出,他根本没有出牌的机会。

    看来今天的手气依然在朱佩那边,才玩了五盘,范宁已经输了十几张牌。

    这时,范宁一眼瞥见桌上有张九十万贯,便趁她不备悄悄偷了过来,正和他手中的牌凑足了四张九,九十九万贯九索九文,这叫君临天下,相当于争上游中的四个a炸弹,是牌中最大。

    待朱佩打出了一把进士及第,就是三张花色一样的连牌,表示状元、榜眼、探花。

    范宁一把押下去,“哈!君临天下,我赢了!”

    朱佩手上还有四张牌没打出来,她气得一跺脚,“怎么搞的,你的手气怎么变好了?”

    她忽然反应过来了,“不对呀!刚才九十万贯好像是我打出来。”

    “你肯定记错了,这把是我赢了,先减掉四张牌!”

    “不对!九十万贯就是我打的,我记得清楚,你肯定偷牌了。”

    “没有!肯定没偷,是你自己记错了,你是上一把摸到的”

    “你肯定偷了!”

    朱佩娇声跺脚不依,红润润的小嘴撅得快能挂上油瓶子,“阿呆,你居然耍赖!”

    “糖葫芦诶!卖糖葫芦,又香又甜的糖葫芦!”

    不远处走来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糖葫芦就是北宋中期才刚刚出现,糖浆裹住林檎、樱桃或者金橘,深受大宋百姓喜爱。

    朱佩眼睛一亮,立刻跳起来道:“我去买糖葫芦。”

    她刚跑两步,忽然想起什么,惊叫一声,回头急忙遮掩她的椅子。

    范宁一下子愣住了,他看得很清楚,朱佩刚才坐的椅子上竟然还藏有一堆牌。

    范宁气得七窍生烟,这个死丫头,难怪今天她手气那么好,难怪她不让自己收牌,原来她才是耍赖!

    .......

    下午时分,县学内悠扬的钟声敲响,这是提示钟声,表示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时辰。

    但提示钟声敲响,也意味着学生可以交卷离场,县学的大门缓缓开启,几名学生先后走了出来。

    家长们纷纷站起身,紧张地望着大门处,两名最先出来的学生家长焦急地跑上去,低声埋怨自己孩子干嘛这么早交卷。

    这时,范宁看见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学生从县学里走出来,他不由吓了一跳,李大寿居然是第三个交卷。

    李大寿在六个人中写字最快,首先做完试卷也在情理之中,可现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时辰,范宁还有点担心。

    他急忙跑了上去,“大寿,你怎么交卷了?”

    李大寿满脸激动,上前单膝跪下,抱拳道:“感谢师兄教诲,大寿没齿难忘!”

    范宁连忙扶起他,“快起来,让别人看了笑话!”

    他心中忽然一动,小声问道:“难道题目真押中了?”

    李大寿激动得连连点头,“三题都押中了。”

    范宁大喜过望,连忙问道:“议论题考的是什么?”

    作诗题是端午,这个范宁最有把握,默经题他觉得会考《礼记》中的儒行一篇,但范宁最拿不准就是议论题。

    他推断考《孟子》中的两篇,一篇是《何谓浩然之气》,另一篇是《论孟子以距心之过谏齐王》。

    就不知押准了哪一篇?

    李大寿忍不住笑得脸上开花,低声道:“考的是《以距心之过谏齐王》。”

    范宁拳掌一击,他心中有一种中了大奖般的幸运,张若英出题果然有规律,这个规律被自己抓住了。

    李大寿继续道:“诗题考的是《端午》,默经题有两篇,一篇是《公孙丑章句下第四节》,另一篇是《儒行》第二段,弟子全部都做出来了。”

    “那有没有检查?”

    “弟子检查了两遍,弟子一个字都没写错,整篇卷子,弟子一个字都没有修改。”

    “好!好!”

    范宁连说两个好,笑道:“过来坐一会儿,等他们出来,我带你们去吃饭。”

    范宁带着李大寿来茶摊坐下,不过他却没想到,李大寿刚坐下,大群家长便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询问今天的题目。

    家长们议论纷纷,不少家人忿然道:“议论题考得太偏了!”

    “其实考不算偏!”

    终于有人说了几句公道话,“毕竟都是小学塾都要求熟背的内容,再说默经也考了这篇文章,特地提醒考生,说明县学出题还算厚道。”

    其实范宁也觉得考得不难,《论语》和《孟子》都是最基础的东西,若连这个都背不下来,哪还考什么县学?

    关键是做得好不好的问题,事先押准题目,学生们就能反复修改,甚至得到教授的指点,文章的质量就高了。

    范宁觉得只要六人都发挥正常,应该都考得不错。

    这时,朱佩将范宁拉到一边小声笑道:“这次如果他们六人都考上县学,三元补习班的名声就打响了,阿呆,我觉得你真可以办个补习班。”

    补习班之事范宁不是没想过,但他想的不是办县试补习班,而是办科举补习班,把自己的六个学生继续带上去,帮助他们考过解试。

    说不定自己还能办一所学校,培养优秀弟子。

    不过现在考虑学校之事,似乎还早了一点。

    把自己的三元补习班延续下去,才是眼下该考虑之事。

    想到这,范宁笑道:“补习班之事回头再说吧!咱们先看看发榜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