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邱家的复仇
    “我们都知道惊牛案的幕后策划者是张启林,难道邱立会不知道?大掌柜龙俊自缢身亡就说明了一切。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说到这,范宁淡淡一笑,“其实我早就看出这个突破口了,只是想等一等,等惊牛案彻底消停,等邱立彻底绝望,那时才是我们出手的最好机会。”

    “你觉得现在机会成熟了?”

    范宁笑了笑,“再向后推,邱立就死心认命了,而且,我觉得张启林应该又在策划新的事件,我们不能再等下去。”

    王安石负手来回踱步,思索良久问道:“你觉得邱立能掌握张启林的什么把柄呢?”

    “我觉得还是要从金富钱铺着手,金富钱铺原来只是一家小钱铺,却在短短的两三年内一跃成为明州最大的钱铺,这里面会没有文章?会没有张启林的影响?只要我们深挖下去,一定能抓到张启林的把柄。”

    范宁抬头注视着王安石,“我有一种直觉,邱立很清楚张启林的把柄!”

    ........

    邱勇被判了极刑,邱家的钱铺也被官府查抄没收,一时间,邱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加上这些年德晟钱铺放高利贷,做了不少恶事,仇家很多,当邱家落魄,不断有仇家上门寻事,将邱氏父子吓得胆战心惊,不敢出门一步。

    这天下午,邱氏父子三人正在商议迁居他乡,鄞县呆不下了,只能搬走他乡才能免遭报复。

    “父亲,我建议回常州老家!”

    说话的是老大邱琏,他主张尽快搬迁,恨不得今天晚上就走,他有一儿一女,有人放话要让他断子绝孙,他着实很担心儿女的生命安全。

    “我们在武进县有五百亩土地,想办法再购几家店铺,还可以从头开始。”

    老二邱琳却希望不要那么着急搬走,再等一等,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而且就算搬回故居老宅,想找他们报仇的人,还会像狼一样追踪而至,那时反而更危险。

    “父亲,我觉得或许钱铺之事还有转机,不如再等一等,实在不行了,再搬走也不迟。”

    邱立叹了口气,“我苦心经营了四十年的钱铺,说封就封了,你觉得官府还会交还给我们?”

    “我也说不清楚,但惊牛案没有真破,我们就有机会。”

    邱琳话音刚落,外面传来老管家的禀报声,“老爷,县君来了,说要和老爷谈一谈。”

    父子三人面面相觑,王安石居然来了,邱琏顿时有点紧张,“王安石不会是来秋后算帐的吧!”

    邱立沉吟一下,“应该不是,我有一种预感,或许咱们店铺真有转机了。”

    他连忙吩咐道:“请县君到贵客堂,我马上就来!”

    ........

    王安石一边喝茶,一边打量邱家的贵客堂,他还是第一次来邱家,从外面看邱家很不起眼,甚至院墙都有点破败,可进了府宅,尤其是进了内宅,才发现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王安石轻轻拍了拍身边的一套桌椅,竟然是上好的黄花梨,还有这座白玉屏风,居然是用大块白玉拼成,虽然不是整块白玉,但也十分罕见,至少价值七八千贯。

    至于院子里的上品太湖石,各种精致的亭台楼阁,这座府宅至少花了二三十年的心血,邱家舍得放弃,一走了之?

    这时,外面传来迟缓的脚步声,随即听见邱立苍老的声音,“县君到来,令小宅蓬荜生辉,老朽有失远迎,请县君恕罪!”

    王安石回头,只见两名小丫鬟扶住老态龙钟的邱立走了进来,和去年相比,邱立就像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虽然王安石能理解他失子之痛和失去家业之殇,但他还是觉得邱立有一丝作伪之嫌。

    王安石淡淡一笑,“事先没有预约,打扰邱老员外。”

    “没有!没有!县君能来小宅做客,老朽求之不得。”

    两人寒暄两句,随即分宾主落座,有丫鬟上了茶,邱立小心翼翼问道:“德晟钱铺听说已经转到县里,不知我们邱家有没有赎回的可能?”

    德晟钱铺是邱立从无到有,耗费数十年心血打造而成,因为小儿子的愚蠢,使邱家痛失产业,邱家做梦都想把它拿回来。

    既然县君今天到来,邱立便抓住这个机会询问这件事。

    王安石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王安石把话题转到自己的来意上。

    “我最近确实对钱铺的发展很感兴趣,尤其对金富钱铺感兴趣,我打听了一下,几年前,金富钱铺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钱铺,怎么短短两三年就成了明州第一?邱老员外是此行元老,应该知道其中原因吧!”

    邱立的心怦怦跳动起来,他太清楚王安石打听金富钱铺的意义,这是要对张启林下手了。

    说实话,他就等着这一刻的到来,张启林策划惊牛案,害了自己的小儿子,最后却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天下哪有这种好事?

    不过邱立也不是善茬,他可以帮王安石,但他必须拿回自己东西。

    沉默片刻,邱立缓缓道:“我明白县君的意思,我手中也有县君想要的东西,只要县君肯拿出一点诚意,我愿双手奉上。”

    王安石心中暗喜,果然被范宁那小子说中了,邱家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知老员外想要什么诚意?”王安石不露声色问道。

    “我儿子......”

    不等邱立说完,王安石一口回绝,“邱勇之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已经上报刑部和提刑司,不是我一个县令能操纵。”

    邱立目光黯然,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死刑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说到底都是张启林害的,他心中一阵痛恨。

    “好吧!我想要回德晟钱铺,就这个条件。”

    王安石想了想道:“完全送还给你,我没法向州里交差,但我可以用一个优惠的价格让你赎回去。”

    邱立当然知道不可能无偿取回,只要能拿回来,他用钱赎也愿意。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王安石点点头,“我既然答应你,就不会言而无信。”

    邱立精神一振,随即对门口的次子邱琳道:“去把东西和人都带来!”

    片刻,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被带了上来,他怀中抱着一只纸袋子。

    一进门他便跪下哭道:“恳求青天大老爷为小民做主!”

    王安石愣了一下,这个少年是谁?

    邱立在一旁介绍道:“县君,他就是龙俊的儿子,叫做龙丹。”

    ‘龙俊的儿子?’

    王安石有点吃惊,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当然知道龙俊对金富钱铺意味着什么。

    但让他感到吃惊的是,龙俊的儿子居然躲在邱立府中,邱立和龙俊是什么关系?

    邱立看出了王安石的疑惑,他知道不给王安石解开这个结,会留下后患,他便摆摆手,让儿子先把龙丹带到院中稍候,

    待两人出去,邱这才对王安石道:“龙俊原本是我的侄女婿,我侄女病逝后,他又娶了别人,但他儿子却是我侄女所生。”

    原来邱家和龙俊居然有这层关系,难怪龙俊的儿子会躲在邱家。

    但王安石更疑惑了,他问道:“既然有这层关系,那龙俊就不应该和张启林联手坑邱家才对。”

    邱立叹口气道:“这件事得怪那个孽子,孽子生怕我不答应,便对龙俊说了假话,说我全力支持,事发后,龙俊也意识到张家要杀人灭口,便把儿子托付给我,还有他掌握的金富钱铺的秘密。”

    说着,邱立将厚厚一只纸袋放在王安石面前,“这里面有县君想要的一切证据,只希望县君能兑现承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