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两个学渣的抉择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年的大暑要比前几年热得多,入夜,宿舍里又闷又热,俨如蒸笼一般,令人无法入睡。

    不少学生夹着席子到院子里睡觉,但很快便受不了蚊虫叮咬,又不得不返回宿舍。

    宿舍里很安静,只听见段瑜低微的鼾声,他体质较弱,酷热反而对他影响不大。

    “范宁,睡了吗?”苏亮在屏风的另一头低声问道。

    “睡不着啊!”

    范宁又困又热,有气无力地道:“我觉得说话都在出汗!”

    “要不我们去勤学楼露台上睡吧!昨天不少人去睡了,说那边风大,比较凉快。”

    范宁想了想,一翻身坐起来道:“走!去勤学楼。”

    两人穿上衣服,各自夹一卷竹席,带一壶凉茶,离开宿舍向勤学楼走去。

    “范宁,你觉得真会考劝农吗?”走出宿舍不久,苏亮便小声问道。

    “这是我自己的判断,你可以适当准备,如果不考,对你的损失也不大。”

    苏亮叹了口气道:“我考虑过了,劝农这种题目其实并不算冷僻题,每个人都知道那么一点点,都能写出一篇文章来,但如果想写一篇高水平的文章,就得花时间、花精力去深入了解。”

    “年初我们游学时,董坤他们也花了不少精力去调查这方面的内容,你可以看看他们整理的资料。”范宁笑着建议道。

    “还是不够,毕竟只是资料,很多东西必须要自己亲自去体验,我打算县考后请几天假,去帮我姨娘家收割小麦,亲自感受一下农民的辛劳。”

    范宁拍拍他胳膊,他能感觉到苏亮内心的矛盾,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押题没有依据,纯粹就是胡乱猜测。

    而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比较信任,但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押题,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准备这道题目。

    相比之下,段瑜就不太想在自己的押题花费太大精力。

    八个人中,范宁最担心明仁、明礼两兄弟。

    事实证明,张若英最初的担心并没有错,这两人真不是读书的料,每次考试都是最后两名,连二叔都对他们二人灰心丧气了。

    范宁相信,就算自己把解试题全部告诉他们,他们也一样考不上解试,光是书法一项就足以将二人淘汰。

    两人来到勤学楼,勤学楼是一栋三层的楼房,在二楼处有一座木制露台,每年夏天最热时,露台上都会躺满来这里乘凉睡觉的学生。

    此时露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了学生,范宁和苏亮找到一处空位,两人铺上席子,刚刚躺下,便听见了熟悉的叫卖声。

    “最实用的帐篷蚊帐,蚊虫咬不着,睡得安稳,独家供货!”

    “昨天已经卖掉三十顶,便宜又实惠,卖完就没有了。”

    只见明仁和明礼举着一顶大锅似的帐篷走了过来,不断有人问价格,“多少钱一顶?”

    “两贯钱,概不还价!”

    “太贵了,买顶蚊帐才三百文钱,你这个破帐子居然要两贯钱?”

    “那你老人家继续睡吧!看你能不能坚持到半夜。”

    “帐篷蚊帐,独家售卖,夏季无忧!”

    范宁着实又好气又好笑,这两个家伙的生意头脑怎么就这样灵光,他们头脑若能把一星半点放在读书上,也不至于成绩那么差。

    如果仅从做生意来看,这兄弟二人胆识和头脑确实无人能及,年初游学,两人从鄞县买了两箱日本大珍珠,到平江府转手一卖,各赚了两百两银子。

    而且在路过秀州税卡时,利用游学身份掩护,替一个商人携带两箱香料过关,举手之劳,两人又各赚了两贯钱。

    范宁觉得自己已经会做生意了,可和他们无孔不入的生意经比起来,自己还是差得太远。

    “你们两个!”

    范宁向他们招招手,“你们帐篷怎么卖?”

    “哟!阿宁也在。”

    两人笑嘻嘻地在范宁席子上坐下,把帐篷蚊帐递给范宁,“这帐篷真的很管用,你先试用两天,好用了再买。”

    范宁看了看这顶所谓的帐篷,其实就是用几根细竹棍支撑起来,但做得很精巧,外形像一只倒扣的大浴缸,只要把边缘压好,蚊子确实飞不进来,和后世的帐篷蚊帐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算算本钱,最多也就两三百文钱,可这两个黑心的家伙居然要卖两贯钱。

    “帐篷不错,你们从哪里搞来的?”范宁笑问道。

    明仁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这玩意叫做防蚊帐篷,我们在船上看见有人用,便打听了消息,平江府没有卖,但在秀州某个小县有卖,我们特地跑去进货五百顶。”

    “你们卖掉多少了?”

    “差不多三百七十顶了,不光是县学,其他学堂也很好卖,我们打算过几天再去进货一千顶,扩大范围售卖,一个夏天,我们光卖这顶蚊帐,就要卖三千贯钱。”

    “那能赚多少钱?”

    弟兄二人对望一眼,两人异口同声道:“这就不能说了,商业机密!”

    范宁瞪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不是忘记了,这个月十五日有重要的考试,你们不想参加科举了?”

    “县考没有问题,保证不会耽误,我们目标不高,拿个秀才头衔就心满意足了。”

    范宁心中恼火,拾起一本书,卷成书筒,在他们二人头上狠狠各敲一记,“我现在最后悔之事,就是不该帮你们考上县学,你们二个混蛋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两人的脸皮厚比城墙,明礼从怀中掏出一只药葫芦,摇了摇,笑眯眯道:“这里有卖后悔药,不贵,三百文一粒,阿宁要不要来一粒?”

    范宁又好气又好笑,居然还卖后悔药,这两个是什么人啊!

    “我拿你们没办法,算了,蚊帐不错,五百文钱,卖给我一顶。”

    兄弟二人商量一下,明仁道:“你老人家要蚊帐,我们可以送你一顶,如果你要花钱买,不好意思,两贯钱,不还价!”

    “你们这个蚊帐,至少要赚十倍的暴利啊!”旁边苏亮不满道。

    兄弟二人脸不红、心不跳,振振有词道:“物以稀为贵,平江府就我们在卖,当然要卖个高价,明年估计就泛滥了,能赚一点算一点吧!”

    范宁倒不在意对方卖高价,能够想到用帐篷蚊帐解决蚊虫侵扰,这种价钱本身就含有一种知识产权,不能用成本来考虑,卖贵理所应当。

    范宁担心的是两人的读书态度,他们莫非真的为了经商要放弃科举吗?

    范宁觉得要和他们二人好好谈一谈,今天虽然没有时间,但至少要了解一下他们的态度。

    “你们两个,过来坐下!”

    “马上就来,稍微等一等哈!”

    两人已经有生意了,好几个学生被蚊虫叮咬得实在受不了,愿意花高价买他们的蚊帐。

    只片刻功夫,两人便卖掉七八顶帐篷蚊帐,见暂时没人买,两人便笑嘻嘻地在范宁席子上盘腿坐下。

    “师兄有什么教诲,我们虚心受教,古人云,夕闻道,朝死,足矣!”两人嬉皮笑脸道。

    范宁冷冷道:“如果你们实在不想谈,明天我就把二叔、二婶请来一起谈!”

    两人对望一眼,他们知道范宁真生气了,这才老实下来,不敢再嬉皮笑脸。

    “从你们二人进校到现在,我们这一届一百多学生,你们二人始终牢牢占据着最后两名,连大寿都已经考进前三十名了,你们却没有一点进展。

    按照以往记录,六月份的县学考试都会有半成的学生无法通过,如果你们连县学考试都考不过,你们怎么去面对父母,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明仁小声嘟囔一句,“只有五天就县考,再努力也来不及啊!”

    “是啊!只剩下五天,哪里还来得及,再说这些话没意思!”

    范宁意味深长道:“现在说可能已经晚了,那就希望你们二人在兴高采烈赚钱之余,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考虑一下怎么向父母交代?”

    明仁和明礼无精打采地向楼下走去,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们购买帐篷,他们也无心应对。

    苏亮小声笑道:“好像他们真受打击了,你没有考虑他们的心情啊!”

    范宁叹口气道:“从年初,我就隔三岔五就敲打他们一次,他们从来都当作耳旁风,现在只剩下五天,他们才着急有什么用?”

    明仁和明礼走到楼下,两人坐在台阶上发呆,明礼低声道:“看来考不过县考没法交代了,咱们上次商量的特殊方案,我觉得可以启用。”

    明仁点点头,“你说得对,大丈夫不拘小节,特殊时候需用特殊手段,我记得张教谕书房的后窗有一处破损,咱们的机会就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