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痴人说梦
    范宁着实没有想到四叔范铜钟会来,这两年他和四叔见面不多,只有在新年和重大节日时才会偶然见到。

    不过范宁也听说朱元甫对他也颇为看重,甚至给他提供了朱家的助学金。

    基本各地的豪门巨富都会重点培养一些出身贫寒的优秀人才为己所用,朱家也是一样,吴县县令高飞就是朱家资助的优秀人才。

    据说朱家资助了数十名优秀的贫寒子弟读书,人数虽然不少,但四叔有何德何能让朱元甫如此看重,着实让范宁不解。

    “阿宁,想不到我们叔侄二人一起参加科举!”

    范铜钟喝了口茶笑眯眯道:“传出去也算是段佳话了。”

    考上了才是佳话,考不上就是笑话了。

    “四叔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范宁淡淡笑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消息比较广,想给你透露一点内幕,对你做题会有很大的好处。”

    “多谢四叔关心!”

    范铜钟伸长脖子压低了声音,就生怕声音稍大被别人把秘密听了去。

    “告诉你两个消息,这次议论文的题目是‘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消息绝对可靠,我花了两贯钱才搞到题目。”

    范宁心中好笑,临到考试之前,各种猜题层出不穷,题目倒是一本正经,就像真的一样。

    他又不露声色问道:“那另一个消息呢?”

    “另一个消息是关于主考官周震,有人在齐州调查,发现他和富弼关系很好。”

    第二个消息范宁倒有点兴趣,这关系到周震的政治色彩。

    一般而言,主考官的政治倾向对考生的对策题影响较大,比如一个保守色彩很重的主考官,对于渴望变革求新的答卷,肯定是持否定态度。

    富弼这个人比较复杂,在范仲淹的改革中,他是范仲淹的左膀右臂,但到了王安石改革,富弼却是坚决反对者。

    但并不能说富弼不支持改革,他只是反对王安石的激进式改革,尤其反对青苗法。

    只能认为富弼支持温和式改革,更多属于改良派。

    所以说,如果认定周震和富弼交好,就认为周震是改革派,然后在对策题中大肆抨击保守旧法,这样做反而大错特错。

    不过富弼极为重视民生,周震应该也是一样,如果在民生方面发挥,倒真是押题的良策。

    “怎么,你不相信四叔的话?”范铜钟见范宁笑而不语,不由有些不满地问道。

    “没有不相信,只是很感谢四叔的及时告之。”

    范铜钟高兴得搓搓手,又道:“第二个消息是免费送你的,不过第一个消息四叔我花了两贯钱才买到的题目,要不我们分摊一下,一人一半怎么样?”

    范宁额头上出现三条黑线,他原以为四叔这两年会有点出息了,没想到和从前还是一个德性,变着法子要钱,现在主意竟然打到自己头上了。

    范宁想了想笑道:“我们学政也押了几道科举题,四叔是否有兴趣?”

    范铜钟眼睛一亮,赵学政押题这种资源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他花两贯钱买道考题纯粹胡扯,但赵学政押题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他连忙一摆手,“我们叔侄之间,钱就不要提了。”

    他还算有点小聪明,知道必须先放弃自己的小算盘。

    范宁这才不慌不忙道:“赵学政认为周主考偏重于孟子,崇尚民为重,君为轻,对策题可以从民生方面着手,至于议论题,赵学政也认为会出自《孟子》,默经题和诗题,赵学政认为那是基础,没有押题。”

    范铜钟愣了半晌问道:“可是.....押的题目在哪里?”

    范宁笑了起来,“四叔,赵学政又不是周主考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押得中具体的题目。

    但赵学政认为对策题是考民生,这就足够了,你只要对民生有足够的了解,不管是什么样的题目,都能应对,尤其在农业方面,建议四叔下点功夫。”

    范铜钟满心失望地离去了,对他而言,他是需要得到准确的题目,然后再花钱请人做一篇,光告诉他一个范围,对他没有半点意义。

    范宁站在门口目送范铜钟远去,他不由暗暗摇头。

    事实上,赵学政根本就没有押题,范宁是看在叔侄的份上,暗示四叔要考农业,只要四叔多找几篇关于劝农的文章看看,就能写出一篇不错的对策文。

    可是就连这样的文章,估计四叔范铜钟也做不出来,这样的水平还想考上科举,无疑是痴人说梦了。

    这时,学政赵修文从后面走来,笑眯眯问道:“你四叔给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他给我带来一道题,说是今年科举的议论题泄露了,叫什么‘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

    赵修文笑了起来,“这道题是三年前的县考题,你四叔倒还记得。”

    赵修文笑了笑又问道:“还有什么有趣的消息?”

    “还有就是关于主考官周震,齐州那边有消息传来,说他和富弼的关系不错。”

    赵修文点点头,“这种消息一直很引人瞩目,三十年前就是这样了,每个考生都会揣测主考官的性格、喜欢和政治倾向,从解试到省试都是这样。”

    “那学政觉得这种揣测有意义吗?”范宁又问道。

    赵修文微微一笑,“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学政自己认为呢?”范宁依然不甘心,继续刨根问底。

    赵修文摇摇头,“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你不在意主考官,那你不会受主考官的影响,因为你不会去迎合他去做题,也就不会轻易走极端。

    打个比方,一些考生觉得周震和富弼走得近,便认为他是改革派,然后在做对策题时,往往就会旗帜鲜明,支持改革,抨击旧制度,以为会得到周震的青睐。

    能不能得到周震青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种卷子可能连放到周震案头的机会都没有,在副主考或者普通评卷官那里就被‘咔嚓!’掉了,哗众取宠的卷子没有几个考官会喜欢。”

    范宁默默点头,赵学政说得很对,剑走偏锋不仅会失去自己的本色,往往会适得其反,保持本色才是王道。

    ........

    长洲县学位于城南,距离考试院不远,原本是平江府学的一部分,后来两家拆分,县学占地就明显少于府学。

    仅仅从规模而言,长洲县学不如吴县县学,但长洲县学的办学质量却是平州府最好,仅从每次考上解试的人数就能看得出。

    当然,这也和长洲县城人口构成大有关系,长洲二十余万人口,七成以上都生活在县城内,它城外的乡镇很少,只是北面有几个乡镇。

    正因为县城人口众人,居民的富裕程度要普遍高于吴县,家长对自己教育的投入也要强于吴县,天才少年也因此层出不穷。

    每次科举童子试,长洲县都要拿走大部分贡举士名额。

    今年长洲县的实力更加强大,他们已经在数月前公开喊出包揽五个贡举士名额的口号。

    距离科举还有三天,十名县士也同样集中在长洲县学内进行最后的准备。

    一间宽敞的大堂上,十名长洲县的县士挺直腰坐成一排,一名中年男子正在给他们讲解今年的形势。

    这名中年男子叫郭云,只有三十七八岁,目前是长洲县学政,年富力强,精灵充沛。

    或许是年轻的缘故,郭云显得很强势,敢于主动出击,一般人不敢说包揽全部名额,他却敢公开说出来,丝毫不考虑其他县的感受。

    不过他虽然人比较狂妄,但还是有真才实学,或者说他的口出狂言只是一种策略,他私下里还是很重视对手。

    郭云也画了一幅形势图表,对十名少年县士道:“虽然我们今年的整体实力要强过往年不少,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事实上我们也有对手,根据我的掌握的情况,我们至少有三个对手,吴县、吴江县和昆山县各有一个。

    吴县县士第一名叫做范宁,据说是范仲淹的堂孙,但他却出身贫寒,听说他在县学才开始学点茶,我便知道他不是书香世家,这样的对手才可怕,他是真正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