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赌怡情
    范宁笑了笑道:“一篇议论文而已,在课堂上,学政可是要求我们一个时辰写完,现在过去了三个时辰,难道还写不出来?”

    范宁脸上自信的笑容使赵修文稍稍松了口气,他又连忙问道:“题目是什么?”

    “《春秋无义战》,这就是今天的议论文题目,学政有猜到吗?”

    赵修文眉头略略一皱,摇了摇头,“这个题目做起来简单,但要做好却不容易,虽然知道会考《孟子》,却没有想到会考这个题目。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赵修文刚要询问范宁具体做题,却听见不远处传来郭云的怒吼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质疑圣人?这是科举,不是课堂练习!”

    范宁扭头望去,只见学政郭云正在对江峰怒吼,江峰满脸通红,低着头,双手在用力揉搓着布袋。

    赵修文忽然警惕地问范宁,“你没有质疑圣人吗?”

    范宁摇摇头,“学生分得清场合!”

    “这就对了,不是说我们不能质疑圣人,只是风险太大,就算主考官不在意,但还有初审卷官、复核审卷官、副主考,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对你的质疑不满,你的卷子就被否决了,根本到不了主考官桌案上。”

    “多谢学政提醒!”

    这时,赵修文一回头,见又有两人交卷出来,他眼睛一瞪,“你们两个怎么出来了?”

    出来之人正是范明仁和范明礼,他们两人满脸轻松,就仿佛考得很不错的样子。

    明仁上前对赵修文行一礼,嬉皮笑脸道:“我们二人是重在参与,见识一下科举是什么样子就行了,至于考上举人,我们有自知之明。”

    明礼故作惊恐道:“学政不会对我们还抱有希望吧?”

    赵修文翻了个白眼,如果解试从头到尾排名的话,他估计这两个活宝至少排名在两千五百名以后了。

    指望他们考上举人,还不如指望今年的童子试吴县包揽五个贡举士,好像还更靠谱一点。

    “算了,你们去吧!明天继续考试,坚持三天都考完,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要求。”

    “学政放心吧!临阵脱逃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两人跳上去,一左一右拉住范宁的胳膊,笑嘻嘻道:“阿宁,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赵修文瞪了他们一眼,“我警告你们,不准带范宁去喝酒,不准影响他明天的考试。”

    “学政,我们怎么会影响阿宁考试,马上就回来!”

    两人拖着范宁向远处走去,赵修文望着他们走远,不由摇摇头,他没有阻止两兄弟带走范宁,也是希望范宁稍微放松一下,绷得太紧也不是好事情。

    ........

    “你们两个家伙,究竟带我去哪里?”

    范宁从他们手中挣脱出来,稍稍整理一下衣服,狠狠瞪他们一眼。

    “就是前面那家店,挂着个红色雨棚那家,是我们见过最有意思的店。”

    范宁倒有几分兴趣了,笑问道:“是做什么的?”

    “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两人快步来到店门口,范宁抬头细看牌子,只见牌子上写着:‘顶运关扑店!’

    范宁心念一转,惊呼声脱口而出,“啊!原来是家赌馆。”

    “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赌馆了,正规铺子,走!我们押注去。”

    兄弟二人硬把范宁拖进店中。

    关扑店就是宋朝的赌馆,不过不是明清时电视中那种热情腾腾的赌馆,倒有点像后世的麻将馆,店里摆着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人在赌钱,以玩叶子戏居多。

    在柜台旁边放着一块大木板,木板上贴着一张大纸,上写“押注解试”四个大字。

    明礼走上前,取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敲了敲柜台,“掌柜在不在?”

    银子当然是半路上在朱氏钱铺取的,兄弟二人显然想再博一把。

    柜台后面一扇小门开了,走出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他一眼看见明仁、明礼,立刻满脸堆笑,“两位小官人又来了?”

    “照顾你生意还不好吗?”

    明仁把银子往掌柜面前一推,“再押童子试第一名,押姚曦。”

    兄弟二人商机极为敏锐,童子试第一名的大热门是长洲县士江峰,目前是一赔二,他们刚才在考试院大门口见郭云在训斥江峰,便知道江峰这一科考得不好。

    两人立刻抢在消息未传出之前,赶来关扑店下注,到下午会有很多人赶来下注,赔率肯定也会发生变化。

    掌柜找出他们昨天的下注单,笑眯眯道:“两位昨天押了范宁,今天押姚曦,他目前依旧是一赔四,两位准备押多少?”

    “各押五两银子!”

    “好咧!两位稍等,马上就好。”

    范宁趁这个机会把两人拉到一边,好奇地问道:“你们昨天押我了?”

    “当然要押自己的老弟,我们各押了五两银子,你目前是一赔二十,状态很不好,你要努力啊!不要让我们亏了钱。”

    范宁没好气道:“你们怎么不押一百两银子?我考上第一,你们就发财了。”

    “我们可没那么傻!”

    明礼指了指牌子下面一行小字,“你看看这里!”

    范宁这才注意到下面有一行小字,‘押注童子试赔付上限为百贯钱。’

    明仁搂住范宁的肩膀笑眯眯道:“所以我才押你五两银子,谁让你给人信心不足,居然一赔二十。”

    “那押普通解试呢?”范宁笑问道。

    “普通解试就没有限制了,你要是有本事押解试前三名,关扑店给出的一赔一百的高价,要是押中,就真的发了。”

    “有这么高?”

    “当然,前提是要三个全押中,而且名次不能错,稍微错一点就无效了。”

    范宁点点头,“你们身上还有多少银子?”

    “我们一人还有十两,阿宁,你要做什么?”

    “借给我,我来押一把!”

    兄弟二人顿时有了兴趣,拉住范宁问道:“你要押前三?”

    范宁微微一笑,“大赌伤身,小赌怡情,稍微玩一把,输了也无妨,就怕赢了,这家关扑店赔不起。”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是平江府第三富豪杨家的关扑店,你还怕它赔不起?”

    这时,掌柜已经写完了单子,递给明仁、明礼兄弟,他又对范宁笑问道:“这位小官人要押解试前三,不简单啊!”

    范宁取过一张纸条,在纸条上写了三个名字递给掌柜,“我押这三人,名次在旁边标注了,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小官人好胆识,好!二十两银子小店接了。”

    对于关扑店来说,这种押注基本上都是在送钱,几千人参加科举,就算有热门人物,你就算全部押准了,但想押对顺序却更加困难。

    况且范宁押注的三人中,有两人还名不见经传,从未听说过,所以掌柜很欣然地收下这笔押注。

    掌柜给范宁开了一张押注单,笑道:“小官人,这单子你收好了,祝你好运,中奖就是百倍收益。”

    “谢掌柜口彩!”

    范宁收起押注单,对明仁、明礼笑道:“我们走!”

    三人走出关扑店,明仁低声问道:“李幼林在热门榜上只排第十,你怎么认为他能夺解元?”

    范宁微微一笑,“我在童子热门榜上也只排第七,你们又怎么押在我身上?”

    明礼立刻反驳道:“你是我们兄弟,我们当然要支持你,赔钱也要支持,可你和李幼林又没有什么关系。”

    范宁真不好解释了,他只得笑了笑道:“现在什么都不好说,等发榜再看吧!输了也就认了。”

    明仁、明礼心中满腹疑惑,再三追问,范宁只是笑而不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