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兴农九策
    很快三人又回到了考试院,这时,考试结束的钟声刚刚敲响,大批考生从考试院中涌了出来。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考生们大多神情轻松,脸上洋溢着笑容,看来普遍都感到今天考得不错,正如赵修文的评述,今天的议论题比较容易上手。

    “范宁!”

    远处有人大喊,范宁一眼看见了苏亮和段瑜,又看见了李大寿,他在向这边招手。

    三人连忙走上前,董坤和蔺弘也在,这时陆有为也奔了过来。

    “大家今天都考得不错吧!”范宁笑问道。

    “还不错,至少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错字。”

    “今天题目不难,容易上手,好像都考得不错。”

    这时,苏亮建议道:“范宁,我们找地方吃饭吧!中午都没吃饱,要饿死了。”

    范宁欣然笑道:“我们去吴山酒楼,我请大家!”

    吴山酒楼距离考试院不远,一般而言,过了中午后,酒楼都歇业了,变成了茶馆的天下。

    但科举这几天却是例外,科举期间是平江府各家酒楼生意兴隆的时刻,从早到晚都有酒菜供应。

    一行人来到吴山酒楼,已经有不少刚考完试的士子坐在酒楼内。

    众人在二楼靠窗处拼了三张桌子,九人围坐一圈。

    一名酒保上前问道:“各位小官人可是参加科举的考生?”

    “正是!可是考生有优待?”

    酒保笑道:“府衙有规定,考试期间不准向考生卖酒,小店会送一份好菜给各位。”

    范宁摆摆手道:“酒就不喝了,你们店的水八仙各来两份,糖醋鲈鱼、清蒸桂鱼,藏书炙羊肉,焖蹄髈,清炖小鸡,清蒸大螃蟹,再来一些时蔬,差不多了。”

    “螃蟹要多少只?”

    “每人两只,要母蟹!”

    酒保有点为难,“一般都是公母蟹各一半,小官人全要母蟹,小店不好办!”

    “可以,公母各一半。”

    “多谢小官人理解,不知小官人要什么饮子?小店有荔枝膏水、杨梅渴水、甘蔗水、姜蜜水、绿豆水、甘豆汤。”

    范宁问众人,“大家想喝点什么?”

    “喝甘蔗水吧!”

    董坤笑道:“这里的甘蔗水不错,很甘甜。”

    “我也要甘蔗水!”苏亮也笑道。

    “我也是!”

    范宁见众人意见统一了,便对伙计笑道:“那就来九杯甘蔗水,要大杯的。”

    “好咧!各位稍坐,马上就来。”

    酒保下去了,只听他在楼梯上大喊:“二楼九大杯甘蔗水!”

    范宁笑着问身边陆有为,“怎么无精打采的?”

    陆有为摇摇头,“今天议论文我有点写偏题,题目是《春秋无义战》,我却在长平之战上花费太多笔墨,写成了《战国无义战》,这次我肯定栽了。”

    “你是围绕着战争来写?”范宁又问道。

    “是啊!”

    陆有为哀叹一声,“我主要是围绕着吴越争霸和长平之战来写,写了差不多三千字,光长平之战就写了一千字,后来我觉得太啰嗦,想把长平之战删去,可如果删掉,整篇文章的框架就乱了,关键是时间上也来不及......”

    说到最后,陆有为难过得哭了起来,呜咽着抹泪,“第一门就考砸,这次我真没有希望了!”

    众人都同情地望着他,长平之战居然写了一千字,就算审卷官再宽容,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这篇文章。

    大家都知道明仁和明礼肯定先淘汰,没想到第三个被淘汰的人居然是陆有为。

    坐在另一边的明仁伸手揽住陆有为的肩膀安慰道:“想开一点,等发榜的时候,陪你哭的人有两千七百多个。”

    这话虽然过分,却是事实,两千七百八十余名考试,最后只录取五十五人,可不是两千七百多人要跟着痛哭。

    范宁也笑着安慰陆有为,“你是第一次参加科举,考不上很正常,人家都是考了多少次,不断积累经验,才终于考上,你想想看,上一届咱们县学学生只有两个人考中举人,其他全部落榜,也没有看见谁痛哭流涕,心态要放平和一点。”

    李大寿也诚恳地劝他,“阿陆,我就没有想过自己能考上举人,关键是我想知道解试到底考什么,是什么样的氛围,演练百场,不如实战一场,有了这次经历,下一次科举我就有信心了。”

    众人纷纷劝说陆有为,陆有为这才不再哭泣。

    这时,两名酒保端着大盘之快步走来,他们的甘蔗水榨好了,两大盘红黄色的大螃蟹端了上来。

    众人纷纷倒上姜汁醋,捡起一只大螃蟹拧腿剥壳,满满的蟹黄和蟹膏令人垂涎欲滴。

    这时,从楼梯口上来一群士子,足有七八人之多。

    只听有人笑道:“大家今天尽管放开肚子吃,我请客!”

    “老范今天大方了!”

    范宁停住了嚼蟹,抬头向楼梯口望去,他一眼便看见了四叔范铜钟,只见他满面春风,看样子他今天也自我感觉良好。

    “哟!你们也在这里。”

    范铜钟眼睛毒辣,一眼便看见范宁,他走上前得意洋洋道:“阿宁,你今天考得不错吧!”

    范宁笑了笑,“我考得一般,应该没有四叔考得好!”

    “那是!你科举经验还不够,再积累几次,应该就差不多了。”

    这时,范铜钟目光一转,又看见明仁和明礼兄弟,他顿时笑了起来,“真巧,你们也在这里!”

    明仁和明礼没有范宁的底气,连忙起身陪笑道:“四叔,好久不见了。”

    “你们两个过来,我正好有件事情要找你们帮帮忙。”

    范铜钟不容分说,把兄弟二人拉到楼下。

    范宁摇了摇头,这兄弟二人就像两只撞在蛛网上的小飞虫,被四叔这只蜘蛛抓住了,后果可以想象。

    片刻,范铜钟眉开眼笑走上楼,向范宁挥了挥手,“阿宁,你慢慢吃,我们去楼上雅室,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一群府学生笑哄哄地上了三楼,这时,明仁和明礼才慢慢吞吞走上楼来,两人就像霜打的叶子一样,整个精气神都蔫掉了。

    两人一屁股坐在位子上,皆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明仁、明礼,怎么了?”众人还从未看见一向乐观的两人居然也有如此沮丧的时刻。

    范宁笑问道:“这次被他敲诈了多少?”

    明仁叹了口气,“我刚取的五两银子被他借走了,明礼也是!”

    “既然只是借走,那肯定要还的,毕竟他是你们四叔啊!”蔺弘有点不太理解两人的沮丧。

    明礼也叹息一声,“算了!算了!家丑不可外扬,这次算我们倒霉。”

    他这句话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看来范家兄弟这位四叔也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

    次日,科举继续举行.

    今天的考试是重中之重,考对策,对策题在整个科举中占分比最大,约占了近一半的分。

    所以,有句话就叫做得对策者得科举,这句话不光是指解试,省试甚至殿试也是一样,殿试只考一道对策题,临时出题,完全就是考士子的真才实学。

    不过,如果别的科目失分太多,就算对策题答得再好也没有意义。

    范宁两个多月之前就已经告诉了所有同伴,这次对策题会考劝农,范宁也不知道他的伙伴们准备得如何?

    别人不清楚,但范宁知道苏亮和李大寿是认认真真听从自己的建议,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深入田间地头,了解农民的疾苦。

    天还没有亮,考试院前点满了灯笼,灯火通明,将考试大门处照如白昼。

    今天没有再验身份,队伍进度快了很多,搜完身便可以进入考试院中。

    “范宁!”

    苏亮从后面快步追上了范宁,小声笑道:“说实话,我很期待啊!”

    昨天晚上,赵学政给他的议论文评分为甲等,令苏亮大受鼓舞,加上他深入乡村调查了一个多月,对大宋的农业,对农民的疾苦了解得十分透彻。

    使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范宁微微笑道:“我就送你两个字,冷静!把握好这两个字,相信你今天一定能拿高分。”

    苏亮点点头,“我记住了,范宁,也祝你今天发挥出高水平!”

    ........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范宁坐在考房内耐心地等待着开考的钟声,桌上的砚台里已经磨好满满的墨汁,笔也搁在砚台上。

    卷子上已写好了名字和卷号。

    晨曦穿透了乌云,褪去浓厚的夜色,给大地染上一层朦朦胧胧的灰明,灰明中又透出一缕青色。

    范宁很喜欢清晨的感觉,他深深呼吸一口气清冽的空气,空气中深深的凉意使的头脑变得格外清爽。

    ‘咚——咚——’

    开考的钟声终于敲响,考官手中的铃声也随即响起。

    几乎所有的考生的摒住呼吸,等待着题目在自己的眼前出现。

    终于来了,士兵举着木板走来,范宁看清楚了木板上的题目。

    《兴农九策》

    范宁心中弦蓦地一松,轻轻吐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