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做笔大买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娘,恭喜了!”村民们纷纷向张三娘贺喜。

    报喜的公差更是连声恭贺,“自童子试开考以来,吴县从未夺过解试第一名,令郎是我们吴县第一人,恭喜大娘子!”

    张三娘笑得嘴都合不拢,连声道:“感谢大家!感谢大家!”

    管家老元在一旁提醒道:“大娘,得散钱感谢!”

    张三娘顿时醒悟,连忙道:“你去侧屋把红箱子的钱拿出来散给大家!”

    红箱子的钱足有三十贯,几名后生去帮忙抬了出来,老元给众人发钱,几名报喜的公差更是每人得了几贯钱,欢喜告辞而去。

    一时间皆大欢喜,整个村子都在谈论范宁解试中榜考第一的事情,范宁考中童子解试第一,不仅是范家的荣耀,更是蒋湾村的荣耀,很多村民都各自去跑亲戚,炫耀着自己和范家的关系。

    消息迅速传开,整个吴县都沸腾了,无数家长跑来范家请教神童的秘密,一时间使范家门庭若市。

    张三娘只得不胜其烦地将金银花泡澡的故事说了一遍又一遍,结果自然导致金银花大卖,数年畅销不衰。

    以至于用金银花给孩子泡澡成了吴县的一个风俗,使吴县农户中兴起一股种植金银花的热潮,这是后话不提。

    在科举发榜的第二天,范宁从关扑店低调领走了两千贯钱,这件事让明仁和明礼兄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他们兄弟二人为了赚钱,这几年拼了命,只要有利可图的事情他们都做,甚至放弃了科举,天不亮起床,深夜才能入睡,每天做梦都在盘算着商机。

    但范宁只是随手押了一注,赚的钱比他们两年多来起早贪黑挣得还多,兄弟二人开始反省,他们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小打小闹最终成不了气候。

    中午时分,大部分士子都已踏上归程返家,长洲县城内又渐渐恢复往日景象。

    在朱楼一张靠窗的小桌前,范宁和明仁、明礼相对而坐。

    范宁端起茶杯喝了口热茶,淡淡道:“你们觉得我随手押注就赚了两千贯,似乎太容易了,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是你们中了两千贯钱,关扑店会把钱给你们吗?你们把这一点想通了,我们再谈。”

    兄弟二人做生意极有灵性,一点便透,明仁连忙道:“我们心里明白呢,如果你不是童子试第一名,如果董知府没有给杨家打招呼,关扑店肯定不会认这笔帐,他们完全可以说没有底单而不认这笔押注。”

    明礼一旁补充道:“我们也知道,挣大钱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没有足够的后台背景支撑,也只能赚点小钱。”

    范宁点点头,“这就是我要给你们说清楚的第一件事,背景和后台是赚钱的基础,说得难听一点,县学要不是看在我的面上,也绝不会容忍你们在县学里做生意,这一点你们应该很清楚。”

    明仁和明礼都默默无言,他们当然很清楚范宁给他们的帮助,去年他们印一本书大卖,结果江宁的原版书铺追查到吴县来告官。

    陆都头听说他们和范宁的关系,立刻派人暗中通知他们,使他们把刻板和书及时转移,最后对方什么都没有找到,告状也不了了之。

    至于县学允许他们做生意,也是看在张若英看在范宁帮忙扳倒张谊的面上,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

    他们当然很清楚赚钱是需要背景和后台,他们父母就是最好的例子,辛辛苦苦开杂货店赚几个小钱养家糊口,十几年做下来,却被有背景后台的大店几天就挤垮了。

    “阿宁,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吧!”

    范宁见他们已经懂了,这才从书袋取出一块柚子大小的蛋形田黄石,放在他们面前。

    “这块黄玉是我三年前在奇石巷买到的,你们看,它就像凝固的蜂蜜一样,非常漂亮,但它却并不值钱,三百文钱就能买下来,可谓养在深闺人不识。

    如果两三年后它变得身价百倍,文人疯狂追捧,而恰好这种黄玉的矿脉被我们占有,或者说,我们已经囤积了足够多的原石,你们说这是不是一条赚大钱的渠道?”

    明仁拾起田黄石端详片刻,不由惊叹道:“这简直就是羊脂黄玉,才卖三百文钱?”

    弟兄二人对望一眼,两人眼中开始闪烁起熊熊野心之火,范宁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发大财的康庄大道。

    明礼沉思片刻问道:“刚才你也说,文人现在并不看重这种黄玉,那该怎么做,才能让它在文人圈子里热络起来?”

    范宁笑了笑,“这就是我的事情了,你们两人要做的事,就是联合朱家买下这条矿脉,并尽可能地大量囤货,回头你们去一趟吴江,找到朱元甫老爷子,我年初也给他写信说过这件事,朱家在福州有一座银矿,还有一座烘焙茶厂,朱老爷子也表态愿意与我合作,只要和朱家谈妥,你们就去奇石馆提一万两银子,租一艘大货船走海路去福州!”

    “等一等!”

    兄弟二人的内心有点凌乱了,明仁急忙道:“我有点糊涂了,我们去找朱元甫,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谈合作,那怎么个合作法?每人出多少钱?你把话说清楚。”

    明礼也接口道:“这个黄玉的产地在福州,福州哪里?我们怎么找到产地?怎么买矿脉?阿宁,这么大的生意,你让我们去做,至少你要给我们讲清楚。”

    “所以让你们别急,听我把事情交代清楚。”

    范宁不慌不忙道:“第一,不是让你们和朱家谈,我已经和朱老爷子谈好了,只是让你们跑腿,这件事是奇石馆出钱,买下的矿脉也是属于奇石馆.

    奇石馆你们父亲占了一成的份子,这一次我给你们两成份子,你们兄弟二人一人一成,朱家和我各占四成;

    第二,我会写一封信让你们带给朱老爷子,到时他会安排一名管事和你们一起去福州,然后具体买矿的事情,不用你们出头,朱家在福州银矿的管事会办妥此事;

    第三,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这条矿带,大概在福州罗源县和连江县的交界处,那边有人卖这种黄玉,很容易打听到;

    第四,买下矿脉后立刻招募人挖掘,同时大量收购,我担心它成聚宝盆后,朝廷会染指;

    第五,在明州港和福州港各租一座仓库,然后源源不断地将原石运回平江府;

    第六......”

    范宁把事情一桩桩讲解得明明白白,明仁和明礼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生意和他们做的小买卖完全不是一回事。

    范宁看出他们眼中的压力,便笑着道:“这种石头在当地并不值钱,很多人家还用它垒猪圈,你们这两年只是辛苦一点,其实没有什么危险,等它将来变得火爆后,你们就应该坐镇京城奇石馆了。”

    发财的巨大诱惑让两人无法拒绝,他们两人缓缓点头,注视着桌上的卵形黄玉,他们感觉自己的命运已经和这种漂亮的石头联系在一起了。

    范宁伸手将石头收了起来。

    “这块石头回头我会交给你们,你们带去福州,现在你们的任务是先吃饭,吃完饭你们随我去办件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