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家宴
    程府后宅内,程泽为了转移父母对他的婚姻压迫,便开始替妹妹的终(身shen)大事((操cao)cao)心了。

    “大郎,你路上遇到两个朋友,你就想着把自己妹妹许配给他们?”程泽的母亲瞪大了眼睛。

    程泽的母亲姓杨,是扬州第三大豪门杨氏家族的女儿,二十年前嫁给程员外,给他生了一儿一女。

    她一心想让儿子娶自己堂弟的女儿,继续巩固程杨两家的联姻,偏偏儿子不喜欢那个表妹,居然在相亲的前一天还跑出去游玩,着实令她恼火。

    现在儿子更是提出一个荒诞的想法,让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娶自己女儿,还是平江府那边的人,简直让她难掩愤怒。

    “你是不是长了一个猪脑子,你妹妹才十三岁,你就急着把她嫁出去?就算相亲,也应该是找门当户对,熟悉的人家相亲,哪有像你这样的兄长,随便从路上拉两个人就要把妹妹嫁掉,你告诉我,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

    “娘,你不要这样极端好不好?这两个人可是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女婿,人家一个是平江府童子解试第一名,另一个是第五名,范宁是范仲淹的孙子,苏亮是世代书香子弟,哪一个不比我们强?”

    杨氏有点愣住了,她看了一眼旁边的丈夫,见丈夫若有所思,便道:“员外,你不会也动心了吧!”

    程员外砸吧砸吧嘴,缓缓道:“其实大郎说得也没错,这两个少年都前途无量,尤其那个范宁,平江府童子解试第一名,他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女婿,我倒觉得圆圆配不上人家。”

    杨氏也有点缓过神了,细细一想,可不是,扬州童子解试第一名王钦骑马夸街时,多少豪门大户想招他为婿,根本轮不到他们程家。

    平江府又远远强过扬州,平江府的童子解试第一名就在自己家里,这真是个机会啊!

    “大郎,他们会不会已经定亲了?”

    程泽摇摇头,“我们问过他们,都没有定亲,所以我才极力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

    程员外想了想又道:“虽然范宁是解试第一名,可我更喜欢那个姓苏的孩子,他更加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我总觉得范宁城府太深,让人看不透。”

    杨氏当机立断道:“那让圆圆自己来看看,看看她的想法,晚上摆家宴,圆圆也可以上桌。”

    “这个办法不错,就摆家宴,很自然地观察他们。”

    说到这,程员外向儿子一瞪眼,“你别想岔开话题,你和秀儿的婚事这两天必须要定下来,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件事我和你娘做主了。”

    程泽无力地抵抗着,“再等等吧!说不定孩儿也能考上进士。”

    晚上,程家在内堂设家宴款待平江府来的三名少年贵客,晚宴并不是用圆桌合餐的方式,而是分餐方式,也就是每人一张桌子,每人一份饭菜。

    合餐式和分餐式都在宋朝都同时并存,一般而言,大户人家更偏向于分餐式,即使坐在一张桌子,饭菜也是各自一份。

    而底层人家就没有那么多究竟,合餐方式比较节约食材,更适合于普通人家节俭的生活方式。

    大堂一共摆了八(套tao)桌椅,正上方是主人夫妇的两张桌椅,而下方左右两边各三张桌椅,一边是程家的三个孩子,一边是三个客人。

    这种摆法似乎有点怠慢客人,其实也不尽然,关键是范宁他们三人是长子程泽的朋友,作为晚辈,他们当然要坐在下首。

    范宁坐在右首第一个,中间是苏亮,下方是李大寿,李大寿有点魂不守舍,还在想着练字,只是主人请客,他无论如何不能不给面子。

    而左边第一个是程泽,中间的位子还空着,下首是一名**岁的小胖子,正是程泽同父异母的弟弟程海。

    程员外看了一眼中间的空位,有点不满道:“大郎,你去催催你妹妹,有客人在,让她马上过来。”

    他话音刚落,只听见脚步声响起,一个珠圆玉润的小娘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她向父母使个万福礼,低头直接坐上自己位子。

    范宁和苏亮迅速交换一个眼色,果然就是下午见到的那个小娘子,原来她是程泽的妹妹。

    范宁向苏亮眨眨眼,暧昧地笑了一下,苏亮的脸顿时红了,恼火地瞪了范宁一眼。

    程员外看在眼中,他呵呵笑道:“我给三位少郎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女圆圆,年方十三。”

    程圆圆脸更红了,哪有介绍年龄的,爹爹这样介绍,会让人误会。

    程员外又对女儿道:“圆圆,这三位是你兄长的朋友,都是平江府的少年才俊,这位范少郎,是今年平江府童子解试第一名,中间是苏少郎,是童子解试第五名,那位是李少郎,长他们几岁,也考中了举人。”

    程圆圆连忙起(身shen)给三人行一个万福礼,却不敢抬头。

    这时,几名使女端着酒菜飞快走来,给每张桌子上菜斟酒,菜肴很丰盛,酒也是上好的清酒,程家请客确实很有诚意。

    程员外举杯笑道:“大家不用起(身shen),这杯酒给三位少郎洗尘,希望三位少郎能多住一阵子,就像自己家一样,如果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众人连忙客气几句,大家一起饮了第一杯酒。

    大家开始谈笑风声地吃菜喝酒,家宴就很随意,没有太多礼节,彼此间都可以聊天说话。

    杨氏却在悄悄打量三人,李大寿首先排除了,长得太黑太凶,一脸横(肉rou),让人望而生畏,而且有点魂不守舍,让杨氏很不喜欢。

    范宁和苏亮倒真的在瑜亮之间,听儿子说,两人都是十二岁,但苏亮要比范宁大半岁,不过(身shen)材却是范宁更高一点,两人皮肤都很白,一看就有读书人特有的儒雅之气。

    不过范宁看得出更老成一些,目光很深沉,但嘴角又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让人看不透。

    而苏亮却很开朗阳光,城府不深,几乎所有的丈母娘都喜欢这种开朗阳光的女婿。

    不过丈母娘更关心他们的家世。

    “听说,范少郎是范相公的孙子?”杨氏温和地笑问道。

    范宁微微欠(身shen)答道:“范氏家族很大,我只是范相公的远房晚辈,其实关系不大。”

    “哦——”

    杨氏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父亲是做什么营生?”

    范宁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依然很有礼貌地回答,“家父是太湖渔夫,捕鱼为生,所以晚辈家境比较贫寒,家中只有草屋三间。”

    旁边苏亮简直是婶婶可忍,叔叔不能忍,他刚要开口纠正范宁的胡说八道,范宁却不露声色踢了他一脚,把苏亮到嘴边的话又踢回去了。

    杨氏笑了笑,“贫寒子弟能考中第一,不容易啊!”

    虽然杨氏不失礼貌,但她心中对范宁的兴趣便消退了,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如果范宁现在是进士,倒可以不在意出(身shen),但举人还不行。

    杨氏的兴趣立刻转到苏亮的(身shen)上。

    “听说苏少郎是书香世家?”

    不等苏亮开口,范宁便笑眯眯替他回答,“小苏的祖父是苏台镇余庆学堂的创始人之一,父亲是余庆学堂首席教授,家中有良田数千亩,是苏台镇有名的书香大户人家。”

    苏亮胀得满脸通红,低声对范宁恨恨道:“我自己会说,用不着你多事!”

    “有些事(情qing)你不好意思开口的,还是我替你说吧!”

    范宁又对杨氏和程员外笑道:“小苏年方十二,尚未定亲!”

    内堂上顿时笑声一片,连程圆圆忍不住偷偷看了苏亮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