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意外发现
    范仲淹的情况范宁也大概知道一点,去年朝廷准备调他出任杭州知事,但邓州百姓极力挽留,使范仲淹得以再次留任。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但范宁也只知道这么多,更多的消息他便不了解了,不过,既然欧阳修提到这件事,范宁知道必然还有更深的用意,他没有接口,继续耐心听欧阳修说下去。

    “范公请求留任邓州,遭到很多重臣反对,但当今天子却立排众议,下旨准许范公再留任邓州。

    有人告诉我,天子的本意是想把范公调回朝廷,只是反对者太多,才退而留任范公。

    按照惯例,留任者不会做满一届,最多延任一两年就要调走,所以范公下一步的走向就至关重要了。”

    范宁想了想问道:“伯父的意思是说,天子准备给庆历新政的大臣平反?”

    欧阳修叹了口气,“庆历新政本来就是天子极力推进,但遭到权贵反对太激烈,为了保护范公等人,天子才把他们调出京城。

    现在已经过去五年,天子恐怕又想逐渐启用革新派,从富弼就看得出,他又被升为礼部侍郎,封大学士,我觉得这就是天子想启用范公的先兆。”

    范宁不太明白欧阳修为什么对自己说这番话,难道自己还能左右天子提升范仲淹不成?

    欧阳修又缓缓道:“我给你说这些,是因为范公这几个月很可能又要成为朝中的舆论中心,会有很多人盯上他,这必然会影响到你参加科举,你要有心理准备。”

    范宁这才明白欧阳修在说什么,其实他已经体会到了,‘范仲淹孙子’这个标签比他想象的要沉重得多。

    沉默片刻,范宁又问道:“既然天子想把祖父召回京城,为什么不直接任命,难道掣肘的人很多吗?”

    “你说对了,以张尧佐为首的权贵在极力阻击你祖父回京,天子就算想召回他,也需要有理由。

    像富弼,他之所以被召回京城,就是因为他安置流民有功,提升他让其他人无话可说,要召你祖父进京,同样需要让人心服口服的理由。”

    .......

    在欧阳修府宅里吃了晚饭,范宁便告辞回客栈了。

    欧阳修也没有挽留范宁住在自己府上,现在是多事之秋,欧阳修很谨慎,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言行被某些人用来对付范仲淹,从而影响到天子调范仲淹回京城的想法。

    牛车里,范宁双手枕在脑后,望着车窗透进来的一片夜空。

    如果自己没记错,范仲淹只有两年生命了,两年后,范仲淹病死在从杭州调往颍州的途中。

    历史上,范仲淹应该是前年被调去杭州,但不知哪个地方出了差错,范仲淹并没有去杭州,而是留任邓州了。

    既然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那历史能不能再转一个弯,让范仲淹渡过这一劫。

    历史上,范仲淹调回京城应该是失败了,这件事给他身心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使他一直郁郁寡欢,最终染疾而亡。

    那能不能因为自己的出现,使范仲淹能成功调回京城呢?

    ‘天子要召你祖父进京,他同样需要让人心服口服的理由。’

    范宁想到欧阳修说的这句话,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

    咸宁坊位于内城西北,这里也是一片高档住宅区,不少皇亲国戚或者朝廷高官的府宅都位于这里。

    在坊内有一座占地约四十亩的大宅,这里便是朱家在京城的府宅之一。

    朱氏三兄弟在京城都有自己的府宅,朱元甫的宅子目前由次子朱孝云居住。

    朱元甫的长子在吴江老宅,次子朱孝云在十年前考中进士后,一直在京城为官,目前任吏部审官院承旨。

    朱孝云有两子一女,长子朱哲已经十九岁,智力却永远停留在三岁,次子朱毅十七岁,目前在太学读书,小女儿朱佩只有十岁,一直和祖父生活在一起,今年才被父亲接到京城。

    朱佩在京城当然也要读书学习,学习琴棋书画以及礼仪、茶艺等等,此外,朱佩进京的主要原因还是父母思念女儿。

    在朱宅内堂,朱佩喝着茶听护卫徐庆的汇报,在她身后不远处则站在贴身护卫剑梅子。

    徐庆年初跟随范宁去了鄞县后便回了吴江,朱佩进京,朱元甫便正式让徐庆跟随朱佩,成为朱佩的跟班随从。

    “启禀主人,属下已经找到了范宁他们的住处,他们今天中午刚到京城,目前住在观音院桥的张巧儿客栈,一共有三个人,都是他从前的好友。”

    朱佩当然知道范宁考中了童子解试第一名,也知道范宁已经离开平江府北上,这些天,她一直让人打听从平江府过来的客船,估计也该到了。

    朱佩考虑问题很周密,她得知范宁是乘坐李氏船行的五百石客船北上,便派人打听李氏船行的停靠习惯,得知李氏船行的船只一般都停在城外刘拴儿家的码头上,船夫都有私货要贩卖。

    根据这条线索,徐庆便轻而易举地查到了范宁三人的落脚地。

    朱佩也只是想知道范宁在哪里落脚而已。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几天辛苦你了。”

    徐庆犹豫一下道:“属下还发现一个奇怪之处。”

    “什么奇怪之处?”

    “范小官人住的客栈居然有人在监视。”

    这个消息让朱佩一怔,“监视范宁?”

    “这个不清楚,属下只是无意中发现,有两个人在监视张巧儿客栈,是不是监视范小官人,暂时不能肯定。”

    “去弄清楚,他们到底在监视什么?是不是和范宁有关系?”

    “遵令!”

    徐庆匆匆走了。

    朱佩着实想不通,范宁住的客栈怎么会有人监视,难道这小家伙得罪人了?

    .........

    次日一早,范宁和苏亮雇一辆牛车来到大相国寺,在大相国寺旁边的一条小街,是京城书铺最集中之地,这条街也叫书苑街,这条两里的街上足有三四十家书铺,几乎所有的书商都在这里有铺面。

    书铺一家接着一家,各种各样的商铺标识贴满了街道,但让范宁没有想到的是,这条书苑街北面居然也有十几家奇石馆。

    范宁问一名书铺的伙计才知道,大相国寺同时也是京城最大的珍奇异石的集中地,其中寺院内的万姓交易有很多卖奇石的摊子,而正式开店的大铺子则集中在书苑街。

    不过今天范宁和苏亮是来买一些复习资料,暂时还没有时间去逛奇石馆。

    他们走进一家叫做‘博文斋’的书店内,这家书铺在京城也能进入前五,书铺内,各种书籍层层叠叠,令人眼花缭乱,深达数丈,除了一楼,还有二楼,简直让人置身于书的海洋。

    今天两人想买一些科举复习资料,毕竟京城的可选余地要比吴县大得多。

    但很快,范宁和苏亮便发现,可选余地大未必是好事,当他们发现各种最新的科举复习资料足足铺满了一面墙时,他们便面临选择困难,各种复习资料实在太多了,让他们不知该如何选择。

    “范宁,这本书不错!”

    苏亮将一本厚厚书递给范宁,范宁接过,书名是《名儒著解五经》,他翻了翻,是十几名大儒对五经中一些重点问题的理解。

    范宁摇了摇头,把书放回去,“这本书适合刚进县学的学生,对参加省试的士子,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苏亮想想也对,书中讲述的那些问题,对于参加省试的学生而言,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那你打算找哪方面的书籍?”

    “我想找律法方面的书籍。”

    “律法?”

    苏亮顿时惊讶道:“你觉得这次省试会考律法?”

    律法曾经是省试学生必要的一个科目,但十几年前便取消了,所以现在的士子们都不再复习律法,只是在县学里附带开设了这门课。

    范宁笑了笑,“我专门看当年的科举说明,只是说律法不再作为单独一门考试科目,但并没有说不考,如果这次省试的对策文中出现律法的内容,我一点都不会奇怪。”

    苏亮也有点担心起来,“可现在再让我们背律法,根本就来不及啊!”

    范宁对他道:“出题者也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如果涉及律法,一定不会是很冷僻的内容,而应该偏于最常见的案子。”

    “常见案子又是哪方面呢?”苏亮依旧心慌意乱地问道。

    范宁微微一笑,“我曾经问过高飞和王安石,县令审案,最多遇到哪方面的案子,他们两人的答案都是一样,关于财产纠纷,占了各种案件的六成以上,所以我打算再好好理一下大宋律法中关于财产所有权的各种条文。”

    这时,范宁在一堆律法书中忽然发现一本书,《民间财产纠纷审案大全》。

    范宁笑了起来,“我要找的就是这本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