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幕后人物
    次日凌晨,天还没有亮,范宁被一阵轻微的哐当声惊醒,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意外发现椅子上坐着一个黑影。

    范宁顿时头发一阵发炸,蓦地坐起身,“你是什么人?”

    椅子上人轻轻笑道:“小官人的警惕性还是太差了,我都坐了半夜!”

    这声音范宁听出来了,正是从前神出鬼没的徐庆。

    范宁心中一松,他坐起身,披上一件外套,见徐庆正在把玩自己的汝瓷官窑茶盏,不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要那么高的警惕性做什么?”

    徐庆微微一笑,把茶盏放回桌上茶盘中,“我既然建议小官人提高警惕,总是有原因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范宁听出徐庆话中有话。

    “你到窗边看看就知道了,当心点,在窗帘背后看。”

    范宁心中疑惑,快步来到窗帘背后,撩开一条缝,向街上望去。

    此时天还没有亮,大街上依旧一片漆黑,不过客栈和小食铺的灯笼散发着昏黄的亮色,使这两个地方周围一丈处都依稀可辨。

    “你不要看得太远,就在下面!”

    徐庆在旁边提醒道:“小吃铺杆子旁边蹲着一人,看见没有?”

    范宁看见了,昏暗的灯光下,小吃铺的杆子旁果然蹲着一个黑影,天还没有亮,居然有个黑影蹲在那里,确实有点蹊跷。

    “他蹲在那里做什么?”范宁不解地问道。

    “监视你!”

    “监视我?”范宁愕然,“监视我做什么?”

    “那人只是个无赖,有人出五百文钱一天雇佣两个无赖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主要是看你和谁接触。

    昨天在书铺外,我打晕一个跟踪你的无赖,审问他得知,是一个中年男子雇他们监视你,雇佣者是谁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监视你,他们也不知道。”

    范宁想起欧阳修的话,他便隐隐猜到了,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

    半晌他问道:“就这一个监视者吗?”

    “还有一个,在大门口斜对面,蹲在一条小巷里,现在你看不见他。”

    说到这,徐庆注视范宁,“我家小主人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监视你。”

    范宁微微叹口气,“我现在还没有想清楚,我回头在考虑一下。”

    其实范宁已经猜到了,这些人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他的堂祖父范仲淹,有人不想让范仲淹进京,便四处收集对他不利的证据,或许他们觉得自己会成为堂祖父的联络人。

    “我明白了!”

    徐庆见范宁不肯明说,便不再勉强他,又道:“我家小主人希望你能离开客栈,专心备考,不要卷入这些是非之中。”

    范宁苦笑一声,他何尝又愿意卷入这些是非,不过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回避就能回避得了。

    他想了想问道:“我前两天才来京城,怎么会被对方找到?”

    “应该是客栈登记簿上有你的名字,你最好住民居,这样对方就很难找到你了。”

    停一下,徐庆又道:“我可以帮小官人找一处民居,如果方便,我们今天就搬走。”

    ..........

    天还没有亮,范宁便将苏亮和李大寿叫到自己房间,给他们说明了情况。

    两人在惊愕之余,当即表态愿意立刻搬走。

    半个时辰后,天刚蒙蒙亮,三人结了帐,此时徐庆赶着一辆双牛大车已悄然停靠在客栈后门,三人将行李搬上牛车,随即坐上牛车,牛车缓缓启动,向蒙蒙的晨曦中驶去,不多时便消失在晨雾之中。

    一直到中午时分,在门口监视范宁的两人,发现范宁房间开窗的是另一名陌生士子,这才发现不对劲,急忙奔至客栈内打听消息,却得知范宁三人一早便结帐离去,好像是离开京城去了陈留县。

    这个消息让两人目瞪口呆,万般无奈,他们只得去向雇主汇报这个意外的消息。

    就在客栈南面不远处的春明坊内,有一座占地约八十亩的巨宅,府中雕梁画栋,一座座精美的小楼掩映在绿树池塘之中。

    这里便是当朝著名权贵、国丈张尧佐的府邸,张尧佐因其女张贵妃深得天子宠爱,这几年他也极得天子垂青,出任权势最大的三司使,执掌朝廷内库,他的两个儿子也被赐同进士出身。

    下午时分,张尧佐小睡方醒,两名侍妾服侍他起身,洗了一把脸,又穿上一件宽大的白色禅衣。

    这时,使女在门口禀报,“老爷,刘管家有急事禀报,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让他来见我!”

    张尧佐接过一盏茶,摆摆手,两名侍妾退了下去。

    片刻,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走了进来,此人叫刘凌,是张尧佐府邸的三管家,负责对外打交道,十分精明能干。

    他走进房间,跪下道:“卑下无能,没有做好老爷交代之事,特来向老爷请罪!”

    “什么事情没有做好?”张尧佐喝了口茶问道。

    “启禀老爷,老爷交代监视范仲淹的孙子,结果他失踪了。”

    张尧佐脸一沉,不满道:“什么叫失踪了,把话说清楚。”

    “启禀老爷,卑下按照老爷吩咐,我们自己府中家丁没有出面,而是找了两个泼皮,暗中盯住范宁,结果今天中午发现不妙,范宁一早已经结帐走了,不知所踪。”

    “混账!”

    张尧佐重重一拍桌子,怒骂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不用说,肯定是被他发现了,你找的都是些什么蠢货,连个小孩子都盯不住,给我严惩不贷!”

    “小人已将他们每人重打五十大棍,可是现在该怎么办?请老爷示下!”

    张尧佐负手站在窗前,有点心烦意乱地望着窗外,一个范宁当然不会乱他的心情,关键是天子对范仲淹的态度开始改变。

    范仲淹是革新派的一面旗帜,所有的保守派都很担心,一旦范仲淹回朝,一些已经被冻结数年的改革措施会不会又重新启动。

    阻止范仲淹回朝已经是所有保守派的共识,张尧佐作为保守派的代表人物,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他主要负责监视范仲淹和其同党的联系,作为范仲淹堂孙,范宁自然也落入张尧佐眼中。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张尧佐很清楚范宁在范仲淹心中份量,三年前的羞辱至今还时时刺痛着他。

    尽管范宁和范仲淹这两年很低调,两人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但不能因此否定范宁是范仲淹继承人的事实。

    沉思良久,张尧佐问道:“有没有问客栈掌柜,范宁去哪里了?”

    “有问过,掌柜说,好像听他们说京城不安全,去陈留县好一点。”

    “去陈留县?”

    张尧佐眉头微微一皱,陈留县属于开封府属县,位于开封府东南四十里外,在开封府各县中,人口和规模都仅次于东京汴梁。

    住在陈留县参加科举什么的都不太方便,张尧佐不太相信范宁等人去了陈留县,这极可能是范宁的欲盖弥彰,他一定还在京城。

    想到这,张尧佐又回头道:“继续在京城寻找他的下落,记住,找到了也不要惊动他,他是平江府的贡举士,不要被某些人抓住把柄把事情闹大,明白了吗?”

    “卑下明白了。”

    刘管家躬身行一礼,转身快步走了。

    张尧佐走了几步,便对门口使女道:“去把长衙内找来见我!”

    不多时,一名少年赶来,他穿一件绣金锦袍,腰束玉带,头戴金冠,长一张瘦长脸,尖下颌,颇有几分像张尧佐,因为年少的缘故,看起来容貌还比较清秀。

    这个少年正是张尧佐的长孙张椿,三年前在庞太师府中和范宁打过擂台。

    张椿今年十四岁,他得到开封府的特别推荐,以开封府贡举士的身份,准备参加明年一月的童子省试。

    张椿进屋跪下磕头,“孙儿拜见祖父!”

    “你起来吧!”

    张椿站起身,垂手站在祖父身旁,张尧佐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复习得怎么样了?”

    “孙儿正在全力以赴的复习备考。”

    孙子的态度让张尧佐很满意,但光有态度还不行,还得有实力。

    张尧佐又缓缓道:“祖父让你来,是要告诉你,三年前庞太师府上那个范宁要也进京参加科举了,他和你一样,也是考童子试,这一次,我可不希望你再败在他的手下。”

    张椿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个范宁又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