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陪美逛街(上)
    次日一早,范宁正在井边洗漱,出去买早饭的苏亮匆匆忙忙跑进来,一脸古怪地看着范宁,“范宁,外面有人找你!”

    “谁找我,徐庆?”

    “不是!”苏亮没好气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出你小子隐藏得很深啊!

    难道是朱佩?范宁连忙擦干净嘴角,走出院子,只见大门半开着,门口站着一名年轻俏丽的女子,却是欧阳倩。

    “倩姐,是你?”范宁这才反应过来,欧阳倩一定是收到昨天自己寄的信了。

    欧阳倩今天穿一件由折枝梅纹绮裁成的褙子,衬托出她修长的身材,脚上穿一双小而尖翘的凤头鞋,上面绣着花鸟的图纹,脸上也精心化了妆,俏颜如桃花艳丽,一双美眸如含秋水,格外的明媚动人。

    她拎着个小绣花包,笑吟吟道:“你自己答应的,要陪阿姐逛街,我今天正好想出去走走,你就陪我吧!”

    范宁犹豫一下笑道:“当然可以,只是我还没有收拾好,要不倩姐稍等我片刻。”

    “可以呀!我就在这里等你。”

    “那怎么行,去我书房等吧!”

    欧阳倩嫣然一笑,“阿姐正好要检查一下你的书法怎么样了。”

    她跟着范宁走进了院子,苏亮已经躲进屋了,李大寿依然在苦背经文,欧阳倩打量一下院子笑道:“院子还不错,难怪你不住客栈,感觉这里比客栈好多了,你还挺有本事的,这种房子短租很难找到。”

    “是一个朋友帮忙的,我哪里能找到?倩姐,这边是书房,你进去坐一会儿吧!”

    范宁住在正房,正房有两间屋子,却互不相连,范宁便将一间用作书房,一间做寝房。

    欧阳倩抿嘴一笑,“去吧!”

    欧阳倩在范宁书房坐下,桌上放着一本还未合上的书,范宁昨晚显然在看这本书。

    欧阳倩看了看封面,书名叫做《民间财产纠纷审案大全》,旁边还有一叠厚厚的书籍,居然是《宋刑统》,这让欧阳倩不免有些好奇,科举并不考律法,范宁怎么会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

    她又取过一本练字册,翻开看了看,一笔漂亮的行楷顿时吸引了她,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范宁写的字。

    短短三年时间,范宁的字已经从拙劣的鸡爪字变成了飘逸流畅的书法,而且字中蕴藏着一种灵性,使一篇字竟变得栩栩如生,仿佛这些字都拥有生命一般。

    欧阳倩心中十分感叹,难怪父亲这么看重范宁,说他潜力深不可测,仅仅从书法来看,父亲对范宁的评价并不夸张,这一刻,欧阳倩心中对范宁一丝尚存的轻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倩姐,我好了!”

    范宁出现在门口,他换了一件白色缎子深衣,腰束革带,头戴纱帽,手拿一柄折扇,看起来文质彬彬,脸上挂着一丝懒洋洋的笑意。

    欧阳倩见他打扮得整齐,心中欢喜,起身娇笑道:“我们出发!”

    两人走出房门,院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欧阳倩有点奇怪,“阿宁,你的同伴呢?”

    范宁狠狠瞪了一眼苏亮的房间,他知道一双眼睛肯定在窗后偷看,他撇撇嘴道:“谁知道呢?我们走就是了。”

    范宁和欧阳倩离开了民宅,苏亮的门立刻开启,苏亮一脸激动地从房内奔了出去,猛敲李大寿的门,“大寿,你刚才没看见,我知道范宁为什么没有相亲了!”

    ........

    “倩姐,我们去哪里?”范宁走出院门问道。

    “你别管,跟我走就是了。”

    欧阳倩招手叫住一辆牛车,对车夫道:“去御街!”

    范宁顿时精神一振,御街虽然不是最繁华之地,却是整个京城商业档次最高的一条街,他早就慕名已久,今天终于有幸一游。

    牛车在街上缓缓而行,欧阳倩笑着给范宁介绍御街,“御街是仿照长安的朱雀大街建造,是天子出行的专用通道,从皇城宣德门到内城最南面的朱雀门,大概有五六里长,这一段老百姓都叫御街,实际上,御街以州桥为界,北面一段才是御街,从州桥到朱雀门一段叫做天街,又叫南门大街。”

    “倩姐去御街想买点什么?”

    “逛逛呗!为什么一定要买东西?”

    这时,欧阳倩忽然想起一事,“阿宁,还没有吃早饭吧!”

    苏亮已经把早饭买回来了,但范宁还没有来得及吃便被欧阳倩叫走,范宁挠挠头笑道:“其实肚子也不饿,不如我们中午一起吃。”

    欧阳倩却没睬他,她想了想道:“等会儿御街口子上有一家‘武大郎炊饼’非常有名,我带你去尝尝。”

    “叫武大郎烧饼?”范宁惊讶道。

    欧阳倩奇怪地看了范宁一眼,“为什么惊讶,开饼子店的东主姓武,排行老大,不叫武大郎叫什么?京城叫什么郎炊饼的店铺至少有十几个,最有名是武大郎炊饼和黄二郎炊饼。”

    范宁摇摇头,这个同名有点意思,实在是另一个武大郎炊饼太有名了。

    不多时,牛车到了御街口子上,欧阳倩连忙道:“老丈请停车,我们就在这里下了!”

    两人下了牛车,欧阳倩正要取钱付车费,范宁却抢先塞了一把钱给车夫,“我来付!”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掏钱的道理。”

    范宁拉着她的手便走,笑道:“这两年我屡获嘉奖,囊中丰厚,倩姐就别和我客气了。”

    欧阳倩见他豪爽大气,心中更加欢喜,便抿嘴笑道:“好吧!阿姐今天就沾沾你的光。”

    她一指对面的店铺,“这就是武大郎炊饼店了,光饼的种类就有百余种,还有他家的胡辣汤,不比曹婆婆肉饼家差,你也要尝一尝!”

    范宁见两层红色小楼修得还算气派,大门上方的挑着一幅旗幡,上写,‘武大郎炊饼’五个大字。

    此时天色还早,早饭尚未结束,酒楼里坐满了客人,大多是附近的居民,一家老小来这里吃早饭,家庭气氛十分浓厚,诱人的香气弥漫着店堂。

    两人在二楼靠窗找到一个位子,这个位子比较小,只能两个人坐,对人多的客人并不适用,正好成全了范宁和欧阳倩。

    “运气不错,还真有个位子。”

    欧阳倩取出一块手帕,垫在椅子上,笑着坐了下来。

    范宁在她对面坐下,他向四周打量一下,见大部分食客都在吃同一种肉饼,他连忙小声问道:“好像品种比较单一。”

    欧阳倩笑道:“不是品种单一,大家都希望他们店的羊肉馅烤饼,还有糖浆烤饼,这两种饼是最受欢迎,要不要点两个给你尝尝。”

    范宁笑着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期待。

    一名伙计上前,欧阳倩给他说了几句,伙计立刻转身去端饼了。

    不多时,伙计端来四块饼,两碗胡辣汤和一碗豆汁。

    “两位客人请慢用!”

    范宁喝了一口胡辣汤,只感觉一股热气从体内向体外贲张,浑身异常暖和,在深秋寒意十足的早晨,这种感觉令人格外舒适。

    “这汤过瘾!”

    范宁大声夸赞,拈起一块饼大口咬下,新出炉的饼烤得又松又软,新鲜羊肉还有丰富的汤汁,美味得差点连舌头吞下来。

    范宁顾不上说句话,有滋有味地大吃起来。

    欧阳倩托着香腮,眼含笑意地望着范宁吃早饭,她也经常带着自己的弟弟出来吃早饭,可弟弟却比较娇气,这也不吃,那也不吃,这样嫌烫,那样嫌凉,每次都让她头大。

    相比弟弟的娇气,范宁吃饭却爽快豪气,没有一点扭扭捏捏,这才是男孩子吃饭的样子。

    欧阳倩将另一碗胡辣汤也推给范宁,柔声道:“慢慢吃,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呢!咱们在这里坐久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