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头疼的家务事
    天还没有亮,范宁又被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惊醒,他朦朦胧胧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床边的椅子上又坐着一人。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他着实有点不满道:“你去别人家里都是这样随意侵入?”

    “事实上没有!”

    徐庆笑道:“假如你房间里有女孩儿,我绝对不会进来。”

    “看来我今天要去招个小丫鬟了。”

    范宁打了个哈欠,闭目又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见徐庆丢下一句话,“欠了别人人情,就算一时还不了,也应该表示一下感谢。”

    徐庆什么时候走的,范宁不知道,但他醒来后,门窗都已经关好,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徐庆的好言相劝其实不错,若不是朱佩,他恐怕现在还在糊里糊涂被别人监视,无论如何,他都应该去感谢朱佩的帮忙。

    范宁的态度还不错,次日一早便前往朱府,感谢朱佩帮助自己摆脱监视。

    他在朱府门口稍等了片刻,一名身材高胖的管家出来道:“小官人请随我来!”

    “麻烦大院了!”

    范宁跟随他进了朱家府门,和木堵和吴江的朱府不一样。

    这座京城的宅院修建得异常精致,每一座院墙上都有长长的房檐,白墙黑瓦,显得格外雅致。

    府中的院子都不大,每一座小院都有自己的风格,有的精致、有的清雅,有的幽静,有的富贵,移步易景,令人美不胜收。

    范宁沿着一条走廊走进一座小院,小院中间是一座圆形的鱼池,池中有一座丈许高的青太湖石,玲珑百态,如仙子腾空,堪称极品。

    “这里是贵客堂,小官人稍坐片刻,我家主人很快就到!”

    范宁走上台阶,走进了典雅富贵的客堂,地上铺着厚厚的褚红色提花波斯地毯,正中放着两把花梨木的官椅,中间是一张茶几,两边各有两把同样的花梨木官椅。

    墙角放着一座价值不菲的三扇白玉屏风,上面绘制着一幅幅精美的宫廷仕女图。

    范宁又抬头看了看两边墙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其中一幅书法他认出是欧阳修的手笔。

    另外几幅花鸟小品,估计也是名家所绘。

    这时,一名使女进来给他上了茶,茶盏就让范宁吓了一跳,居然是钧瓷官窑,这种晶莹饱满的质感可不是一般民窑烧制得出来。

    就在范宁端着茶盏惊叹之时,外面响起清脆的环珮声,随即一阵脚步传来,似乎有五六人向贵客堂走来。

    范宁忽然意识到不对,来的不是朱佩,是另有其人。

    他刚站起身,只见堂外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进来,足有五六名女子,中间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美妇,头梳高髻,眉目秀美,穿一件略微宽大的金丝绣花褙子,十分典雅得体。

    她面带微笑,声音很轻柔,“你就是范宁吧!我是朱佩的母亲。”

    原来是朱佩母亲,范宁连忙上前行礼,“晚辈参见夫人!”

    朱夫人姓王,长洲县人,也是名门闺秀,嫁给朱佩的父亲朱孝云后生了两子一女,长子朱哲虽然已十九岁,智力却宛如三岁幼儿,给王氏带来极大的痛苦。

    虽然她才三十七岁,但她眼角和额头已有细小的皱纹,看起来就像四十余岁的女人。

    王夫人要照顾弱智的长子,精力被大大占用,只好把小女儿朱佩交给她祖父抚养,直到女儿长到十岁才把她接回京城。

    王夫人当然知道范宁,她嫁给徐家的姐姐多次写信向她告状,说范宁多么横蛮无礼,多么飞扬跋扈,整天就和女儿朱佩厮混在一起,学堂里甚至有了闲话。

    王夫人很清楚闲话是什么意思,她顿时又惊又怒,便决定阻止女儿再上学堂。

    直到王夫人从长子的房间里发现一个少年的石雕,当她知道这个木雕就是范宁时,她才意识到大姐并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能让长子朱哲喜欢,且让他记住雕像的人,绝不会是阿姐所说的横蛮无礼。

    王夫人更相信自己的长子,长子纯净无暇的内心绝对容不下任何冷恶之人。

    否则,长子怎么从不给大姨雕像呢?

    “小官人请坐吧!”王夫人笑容很温柔,她能感觉到眼前这孩子的知书达理。

    范宁坐了下来,一名使女给王夫人也上了茶,几名使女仆妇分站在大门两边。

    王夫人在范宁旁边坐下,含笑问道:“小官人是什么时候进京的?”

    范宁连忙欠身道:“回禀夫人,晚辈五天前进京!”

    王夫人点了点头,“我听说你童子试考得很不错,不错,值得赞赏!”

    “谢夫人夸赞,晚辈还差远,只是侥幸考好。”

    王夫人笑了起来,“当年朱佩父亲考上进士时,他也告诉我母亲,只是侥幸考好了,后来我才知道,哪有什么侥幸,都是谦虚话而已。”

    “晚辈不敢当!”

    王夫人在范宁身上依稀看到了当年丈夫的影子,心中对他更有好感。

    她一招手,一名使女上前一只精美的木盒子放在茶几上,王夫人打开盖子,里面竟是一个精致无比的石雕小人。

    “小官人认识这个小石人吗?”

    范宁细看木头,心中一惊,小石雕竟然是自己,正摸着后脑勺傻笑,雕得栩栩如生,憨态可掬,就连自己戴的帽子,穿的衣服都纤毫毕现,这应该是朱元甫老爷子过寿那天。

    “这是.....朱佩长兄的大作?”

    王夫人笑着点点头,“他就这个爱好,这只小石像就送给你了。”

    “多谢!多谢!”

    范宁想了想,从皮囊中摸出一个鹅卵形的田黄石,放在桌上,“这种石头叫做田黄石,最适合雕刻,我送给朱哲,请夫人替我转给他。”

    “多谢小官人,我一定转给他。”

    虽然王夫人非常客气,招待也热情周到,用了贵客堂接见范宁,但至始至终,王夫人却丝毫没有提及朱佩。

    坐了片刻,范宁只得起身告辞。

    王夫人也没有挽留,让管家把范宁送出府门,并很客气地欢迎他经常来坐客。

    走出朱府,范宁松了口气,他不是愚笨之人,当然很清楚王夫人其实是在用一种十分委婉的方式暗示自己,以后尽量少和朱佩往来。

    当然,范宁也完全理解,任何一个母亲都会保护自己女儿。

    毕竟朱佩已经长成少女,就算自己不会伤害到朱佩,但朱佩和一个男孩儿厮混在一起,她也考虑女儿的名声。

    范宁摇了摇头,从前朱元甫从不禁止朱佩和自己交往,但到了京城,朱佩的父母就会严格约束女儿了。

    也罢,回头给徐庆说一声,让徐庆转达朱佩,并不是自己不懂感恩,自己已经尽力了。

    范宁正在路边探头寻找牛车,这时,一辆马车从旁边一条小道上疾速驶来,‘嘎!’地停在范宁面前,车门开启,只见朱佩在车内一脸不高兴道:“先上车!”

    范宁上了马车,见剑梅子就坐在自己身后,依旧面无表情,就像从不认识自己。

    范宁早已习惯了她的冷漠,对朱佩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朱佩怒道:“我非要把那个该死的管家开掉,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

    范宁也觉得那个管家有点过份,自己明明是来见朱佩,就算他不放心,可以禀报朱佩的母亲,但也应该同时告诉朱佩一声,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他却向朱佩隐瞒了,这对客人也是一种极不尊重,如果这个管家不是失职,那他确实没有把朱佩放在眼中。

    “那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范宁又一次问道。

    “是剑姐告诉我的。”

    “可是.....你现在赶着出来,被你母亲知道了,她会生气的。”

    朱佩半晌才冷冷道:“既然从小就她不管我,现在又何必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