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科举报名
    时间转眼到了十一月,寒风萧瑟,冬天的气息笼罩着京城,人人都换上了厚实冬衣,店铺也纷纷加上门帘,抵御寒气,整个京城也仿佛变得臃肿起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这天一早,苏亮在院子冻得直跳脚,不停向手中哈热气。

    “快点啊!我都要冻死了。”

    范宁在屋里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道:“谁让你那么急的,你现在去,考试院也没有开门,还不是要在外面排队?”

    “早点去,听说不会抽到粪号,要不然抽到茅厕隔壁,谁还能有心思考试!”

    范宁将刷牙的软枝放在水杯里,又用毛巾擦一下嘴角,懒洋洋道:“你居然是为这个原因,我真服了你,不是给你说过了吗?省试和解试不一样,不在考试院考试,是在北军营的帐篷里。”

    苏亮一下子冲到房门口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过这种事情?”

    范宁耸了耸肩,“那你是自己忘了,上次你带我去拜访欧阳修,欧阳修亲口对你说的,我还记得很清楚,你却忘了!”

    “拜托!我在欧阳修面前紧张得话都说不出,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说了什么,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

    苏亮发现范宁书房里暖和,索性挤了进来,笑嘻嘻道:“欧阳修当时还说了什么,给我说说吧!”

    “我也记不清楚了,好像是鼓励你写文章要务实,不要追求那些花哨的东西。”

    “不愧是大宋的文坛领袖啊!”

    苏亮长长叹息道:“对我这种小人物都能淳淳教诲,平易近人,相比起来,县学那些傲慢的教授简直就是一堆垃圾!”

    范宁有点无语,欧阳修对他苏亮客气,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好不好,这家伙怎么就想不通呢?

    “师兄,我已经好了!”院子里传来李大寿的声音。

    “我倒把他忘记了!”

    范宁叹了口气,“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我都快忘记还有他这个人存在。”

    “来了!”

    范宁在内衣穿上紧身的羊皮袄,在外面套上士子服,系上革带,带上了纱帽。

    “我们走吧!”

    他拿着书袋和苏亮走出房门,李大寿也换了一件新的士子服,和刚来京城相比,他明显有些憔悴,一脸无精打采,见范宁出来,他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范宁见他眼圈发黑,精神萎靡,不由摇摇头问道:“昨晚又写到什么时候?”

    “大概.....两更时分!”

    “胡说!”

    苏亮瞪了他一眼道:“我昨晚四更时分起床上茅厕,你的灯还亮着!”

    “我那个....那个.....”李大寿吱吱呜呜说不出话来。

    范宁已经为李大寿之事不知说了他多少次,要节制,否则会欲速而不达,李大寿从来都是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时间久了,范宁也懒得再说他。

    他一摆手,“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

    三人离开住处,乘一辆牛车前往考试院报名科举。

    考试院能同时容纳数千人参加考试,对于近十万赶考士子显然是远远不够,以前都是分布在多个场所同时进行,正好今年京城的北大营空出来,所以明年春天的省试科举便放在北大营举行。

    不过报名处依旧在考试院,三人赶到考试院,只见考试院前已经人山人海,至少有上万人赶来报名。

    范宁见至少数十支报名队伍,便对苏亮和李大寿道:“各州报名肯定是集中在一起,不可能分开报,我们分头找,找到后在这里集中!”

    两人答应一声,三人分头而去,只片刻,苏亮便奔了回来,远远向范宁招手,“范宁,这边!这边!”

    范宁连忙走过来,苏亮笑道:“就在最右首,和其他几个江南的州府在一起!”

    “大寿呢?”范宁左右不见李大寿。

    “我在这里!”李大寿从旁边人群中钻了出来。

    “赶紧过去吧!”

    三人来到最边上的一支队伍前,这里已经排了上百人,除了平江府,江宁府、常州和秀州的报名点也在这里。

    省试报名还是比较简单,因为很多考生要到新年后才能赶来,所以允许代为报名,实际上每个考生的资料都由各州府送进京城,只要考生拿出各州府开具的‘省试推荐表’,然后在名册找到名字,便可以开具浮票,也就是准考证。

    参加省试科举的士子,除今年考中举人的士子外,更多是往年的老举人,年龄非常杂,有像范宁、苏亮这样年仅十二岁的少年,也有五六十岁的老举人,但大部分举人都在二三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的举人也有不少。

    苏亮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范宁,向前面一努嘴,“看那几个老者,我跟你打赌,他们就是参考举人,不是来替孙子报名的!”

    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站着三名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每个人都背着书袋,三人正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

    “怎么样,敢不敢打赌?”苏亮低声笑道。

    范宁撇撇嘴,“谁跟你打赌,他们显然是参考士子!”

    这时,范宁目光一转,却见几名家丁模样的男子簇拥一名少年匆匆走来,这名少年正是吴江士子柳然。

    “范宁,认识他吗?”苏亮小声道。

    范宁点点头,“我知道,吴江的柳然,考童子解试第二名。”

    范宁在京城已经是第二次看见柳然了,十几天前他送朱佩回府,正好在朱府门口看见柳然,不过他当然坐在马车内,柳然并没有看见他。

    “这人是吴江柳家的子弟,和朱家是朝中的盟友,他父亲听说也是朝廷实权官,这人你要当心一点。”

    苏亮有些话不好明说,只能含蓄地提醒范宁,范宁笑了笑,“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

    “难说!你当心点就是了。”

    这时,柳然也看见了范宁,他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来,抱拳笑道:“我还在想,会不会遇到贤弟,果然遇到了。”

    “柳兄弟的胳膊好了没有?”范宁关心地问道。

    “早就好了,破一点皮,不碍事!”

    柳然爽朗一笑,目光转向苏亮,“这位是.......”

    “他是苏亮,你应该知道!”

    柳然恍然,“原来是苏贤弟,久仰!久仰!”

    苏亮欠身笑道:“我也久闻柳兄大名了。”

    柳然没有理会站在后面的李大寿,他压低声音笑道:“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愿和两位贤弟分享,今年的主考官很可能是欧阳修!”

    范宁笑而不言,他当然知道今年的主考官是欧阳修,不过他还是佩服柳然的消息灵敏。

    苏亮却吃了一惊,“消息确切吗?”

    柳然点点头,“要到十二月才会正式宣布,但从种种迹象看,应该就是他了。”

    苏亮回头望向范宁,范宁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解释道:“省试主考官和解试不太一样,省试一般是由礼部准备几套题目,然后由天子的指定最后考题,和主考官无关,所以就算知道欧阳修是主考官,其实意义也不大,首先他也不知道题目,其次是糊名考试,连卷子也抄誉一遍,他也无法帮你,不是吗?”

    “范贤弟说得对,不过如果是欧阳修的弟子就不一样了。”

    柳然的意思是指,欧阳修看文章,便能知道是不是他弟子所写。

    范宁淡淡一笑,“如果欧阳修连这点自律都没有,他就枉为主考官了。”

    “贤弟说得对,是我想多了。”

    柳然呵呵一笑,他犹豫一下,又对范宁道:“还有个消息要告诉贤弟,我刚才看见陆绩了,他得到宣州的推荐,参加童子省试。”

    说完,他向范宁拱拱手,到前面去取浮票了,已经有人帮他报了名,他直接去取浮票便可。

    望着柳然的背影走远,苏亮小声道:“这人的心机很深啊!”

    范宁点点头,“看得出来,居然把主考官告诉我们,看似很大度,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意义,他很善于把握分寸,如果和他做不成朋友,那一定是劲敌!”

    “范宁,陆绩不是在平江府落选县士了吗?怎么又跑到宣州去了?”苏亮疑惑地问道。

    范宁冷笑一声,“他有个削尖了脑袋的祖父,怎么可能甘心落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